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影日】趋光 06

什么?我终于更新了?


六、


会议仍在进行。


“其次,‘鸦天狗’说他已经准备好配合我们的‘光速’行动了,但想知道上次我们跟他提及的新人会不会对行动有所影响。”清水接下去说。


泽村看看略显紧张的影山,脸色暗了暗,对清水说:“最好回复他说,没问题,让他不要担心。”


影山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清水点头表示了解,然后请举手的月岛发表意见。


“清水前辈刚才说我们不应放松对别的运输港口的部署。但在我看来,从整体上说,这次坎麦尔的出货行动很蹊跷,我认为我们非但不能放松,而且还要将重点放在机场以外才对。”月岛眼镜反光,样子非常严肃。


“怎么说?”泽村问。...


+

【影日】趋光 05

出路问题太彷徨。我对人生已经没有一点希望了。


五、


距离从音驹的“缅因”那里得到多条情报线已经过了两周,坎麦尔似乎一直在有条不紊地策划着五月二十八日从巴基斯坦境内至意大利西西里的、所谓“新航线”的贩毒路线。而此时,日向每天睡到下午的日子也暂时告一段落,跟着孤爪逐渐忙了起来。


这样渐趋密切的来往虽然不明显,但当然不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日向在某一次去往总部开例会的时候,就被某名上级干部叫过去。


面前这个南欧女人个子不高,一头乌黑浓密的卷发,戴着大框眼镜,浅棕色的眼睛远远看去像是泛着冰冷光泽,但整个人包括衣着在内却是暖色调嘻哈风,性感的嘴唇化着粉色淡妆,时常带着玩世不恭的弧...

+

【影日】趋光 04

忙了一天,就算有什么漏洞也没力气管了orz

修文心情:?????


四、


山口跑来和月岛整理情报资料的时候说,有个头发乱乱的男人进了组长办公室。


“乱发男?是不是个子挺高,吊儿郎当看起来很臭屁的一个人?”


“你认识他?”山口饶有兴趣地问。


“他是音驹的组长黑尾铁朗,以前看过他的资料。”月岛啜了口咖啡,答。


山口表示震惊:“两组国际刑警终于要串通一气互通有无了吗?!”


“你那两个措辞是怎么回事……”月岛道,“早该这么做了。人类不能因为上一次的失败否定下一次的努力。”


“可上次也不全是合作不愉快产生的问题啊……”山口抱怨道。


“这不是重点。...

+

【影日】趋光 03

并没有多少影山的戏份,就是个普通的过渡章。

当年这篇说是跟朋友联文,结果那家伙全程就光顾着听我脑洞……惆怅。

由于两年前的剧情和文笔实在吓飞我,不得不全篇大修,现在等于是重新写了一遍。被旁若无人的室友和实习证明等事宜闹得脑浆炸裂,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什么东西。当我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我是在找借口。

谢谢你们。


三、


孤爪研磨抬了抬下巴,身后的大汉们点点头便果断冲进了那破旧的工厂。提纯工厂在风尘里脏兮兮的,铁皮屋檐在雨天流下来的锈水挂了满墙,看起来已经使用了很多年。然而内部却是一副现代化的光景,该有的专业器皿一样不少,甚至还有生物实验室。坎麦尔不缺这种不打眼...

+

【影日】趋光 02

听着妖王的hop修文还是很舒爽的。尤其在室友看综艺节目发出无脑大笑的时候。

汤圆还是要甜!甜!甜!那种巨甜的才好吃!

↑跟下文并没有关系(。


二、


“我知道你很看好自己,影山君——然而现在的乌野不需要意气用事的人,我希望你清楚牢记这一点。单兵作战能力固然重要,但这绝不是我们聘用你的目的。”


“是。”


“这次就算依然不能端掉坎麦尔,我们也不能再犯两年前的错误,不然你知道后果。”


“……我明白的,菅原前辈。”


“从此你就是一名国际刑警。进了这个门,就要有无法全身而退的觉悟。”


“我已宣誓效忠乌野,不轻易回头。”


月岛萤坐在分属于他的好几台电脑...

+

【影日】趋光 01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小排球同人,高三文风愚蠢剧情更愚蠢的时候,现在看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都是什么辣鸡。最近养肥了60多话一口气补回来重新被燃哭,打开旧文想改又无从下手,只能像捉虫改错字一样零星修一下。

警匪pa,短ooc,难吃,难吃,难吃。

放上lof也就算是一个留念吧。我还是很喜欢写东西的。


一、


春末入夏的时候,风不大,带着海的味道凉爽吹来,略潮,柔柔地轻吻脸颊。记得那种太阳很舒服,没有盛夏的毒辣,难得从连绵春雨云中冒出的日头安静得像个文学少女,仿佛薄纱穿在身上,令人愉悦。


就是在这样舒畅的天气里,很多人穿着漆黑的衣服,从高到矮排排站,自己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空气...

+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