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R】老爹老爸爱情故事02

就……就瞎开脑洞,没什么历史依据(张学友尴尬挠头.jpg



二、


年二九一大早,小宋被一阵嘈杂声闹醒了。她动了动硬邦邦的肩颈,挣扎着爬起来,看见老麦穿着帅气的新衣服兴致勃勃地照镜子梳头。


“外面干嘛呢这么吵?”小宋眯着眼睛去找牙缸,问道。


“醒了把秋裤穿上,回头再给冻着。”男人瞥了姑娘一眼,语气像七大姑八大姨似的。“院子里那破井干了,你爹找人通呢。”


小宋口里含着牙刷蹲在屋角的池子旁边,抬头定睛看了看老麦,含糊不清地问:“你穿这么好看干啥去?”


老麦对着小圆镜子挑挑眉,笑出一口大白牙。“见我童年女神。”


哎哟,这可是大八卦。想老麦自己是个男神,单位多少女同事的梦中情人,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百,帅得很有风度,还很会给自己捯饬。饶是如此可就是找不到女朋友,因为所有人都以为他有对象,男神远远看着就好——可把噶子愁坏了。


这样人人眼中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大帅哥,童年女神到底什么样子?小宋一下子醒了,又稀罕又好奇。老麦对自家妹子的想法知道得一清二楚,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妥协了。“你赶紧换衣服,穿喜庆的,咱俩一块儿去。”


就这样,男人带着小姑娘,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马上除夕了,村里渐渐热闹,巷子土坡旁常有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欢笑声,村口停的车子也多了起来。目的地不远,走个五分钟就到,巷里穿来穿去的路,老麦记得还很熟,没到门前他就喊开了:“安婶子哎!”


门口“嘭”的一声响,紧接着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就骂过来了:“死麦子你嚎什么玩意儿!”


“哎哟嗬,男人婆你也回来啦?”拐过墙角就看见一个高个子姑娘坐在门前揉屁股,旁边一架倒了的梯子,顶上没糊好的对联耷拉下来。


“你丫就欠抽。”姑娘挣扎着想爬起来,咧嘴疼得又坐回去。


老麦在一旁想笑,觉得不太厚道,就推了小宋一把:“去,扶你芮芮姐起来。”


这位绝对不是童年女神,小宋腹诽道。像老麦这种熊孩子怎么可能喜欢村里的女孩子,一村姑娘都是他的弟兄。


进了门,院子里像从前一样打点得井井有条,水仙和小金桔长势喜人。老麦不见女主人,一问才知道安婶病了好几天,现在好些了,还有点小感冒。


芮儿进到里屋,给母亲通报了一声。安婶坐在床上看书,老麦径直走到床前蹲下了,抓着女人的手,一脸心疼:“天呐,我的婶子。”


安婶撂下书捧着老麦的脸看了又看,抑不住的激动,眼里泪汪汪的。“麦子都这么大了……也不常回来看看。你噶叔和莫老师呢?”


“都回了,下午就来。这是他俩的女儿宋哈娜。来叫人!”


“安婶儿好。”小宋乖巧听话。


“啊?”安婶目瞪口呆,愣了半天大概是在努力接受事实。“这,两个汉子,能生个大姑娘出来?还这么俊俏,快让婶子看看来。”


“不是,”小宋哭笑不得走上前去,“我是领养的。”


安婶一头雪白的长发,编成一股大辫子静静地垂在一旁。她的眼角留下了岁月的刻痕,母女俩很相像,能从芮儿的脸上看得出安婶年轻时的风采。老妇的手细瘦又有些粗糙,眼睛还很有神,谈吐很是温柔,小宋打从心底里喜欢她。想想老麦被男人带大,没体会过什么母爱,能把她当童年女神也无可厚非。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现在城里科技那么发达了,男人还能生娃。”安婶笑呵呵地握着小宋的手。“好孩子,等你爹你爸过来了就开饭。”


芮儿在城里工作,久久才回一次老家,安婶一个空巢老人实在不容易。小宋坐在床边有些心酸,捧着她的手皱着眉头难过。


安婶揉揉小宋的脸。“噶子比你大一点的时候,带着你麦哥进城喝西北风去了,村里都担心得要命,最后还是莫老师接济的。”


“您还真别说,”老麦无情揭穿,“这丫头昨晚缠着我讲故事呢。”


“听故事好啊!想当年莫老师刚进村的时候,多少姑娘偷偷瞧上他要跟他处对象,哪知道人家最后偏生找了噶子。”


然而莫老师一开始对噶子压根没印象。当时的莫老师甚至不是老师,他是下乡搞科研的大学生干部,解释了很多遍,村民们叫习惯了不愿改口,就算了;到后来回城真的当上了人民教师,也是一种缘分。


莫老师的队伍一行几人,分了两个到守望村,其中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漂亮的高材生欧莉娜。小村闭塞,村民们只知道上面分下来的人是为他们谋福利通财富的,一股脑儿欢迎,具体干嘛来的,那可不一定知道。


噶子爷俩纯好奇,一路跟着人到村委会,蹲在墙角听了一会儿,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老师这个试验田是要做什么?”安婶在某些契机下进过学堂读过书,对文化人的事情饶有兴趣。


“我们要搞温室种植技术,还要开始普及国外的有机农业。”莫老师说的名词噶子一个都没懂,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


“那好啊,挺好挺好,虽然没太听懂。呵呵呵呵。”安婶笑了笑。“那田找了吗?”


“没呢,您有推荐吗?”男人语里有些腼腆。


噶子把耳朵贴在窗台边,正打算细听,一个小声音突然从门边飘出来:“麦子,你跟你叔干嘛呢?”


小麦在噶子腿边吓得虎躯一震,直起身子一脑袋撞在黝黑的胳膊上:“妈啊男人婆你吓死老子!”


小芮一脸嫌弃,皱出两条法令纹:“你还老子,你老子在你边儿上呢。”


没等噶子来得及捂住小麦瞎嚷嚷的嘴,安婶就从窗户探了个头出来。“那就用噶子的田吧,他一个人打理得挺好,经得起捣鼓。”女人乐呵呵地笑道。


“可劲儿拉鸡巴倒!”噶子一声怒吼。


TBC.

评论(14)
热度(20)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