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R】老爹老爸爱情故事01

写着开心的脑洞。

76R,猎寡猎。

私设颇多,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一、


知名游戏主播小宋,最近遇到一个问题。


快过年了。


不是说找对象的问题,她的双亲对这方面看得很淡,大姑娘能挣钱养活自己,一辈子不嫁都无所谓。


这一点跟别人家还是有差别的,自己家多开明,跟朋友说起来倍儿骄傲。只是今年据说要回老爸的老家,一个没有wifi的乡下地方,本想年三十开个直播,这么一来就泡汤了。


小宋对这个决定其实非常不解,为什么突然要回乡下?老爹想了想,摸摸她的脑袋,眼睛里有很深远的故事。“是我要回去,别怪你爸。”他说。


“没怪,就是好奇问问。”小宋有些不好意思。


老爸在一旁看电视,沉沉地笑一嗓子:“等你长大了再告诉你。”


这大概就是什么老爹老爸爱情故事,基情燃烧的岁月,田头小伙子们相亲相爱辣眼睛,之类的故事。小宋想。


年二八一大早要出发,小宋放下行李想回头帮帮两老,就看到一辆SUV开进大院,下来一个戴着牛仔帽子的男人。这是人民公仆老麦,小宋叫他哥,没有血缘关系,却像兄妹一样亲。


“莫老师。”老麦上楼给二人提行李,对小宋爹还是很客气。“噶叔呢?”


莫老师无奈地挥挥手:“上厕所呢。这人临出门事儿就多,没辙。”


老麦呵呵一笑:“这没啥,早着呢。”


一路高速,下国道塞车俩小时,小宋睡了醒醒了睡,到了还挺有精神,一下车就追着人家养的鸡玩。城里来了人,家家跑出来看,一看是黝黑的噶子带着莫老师回村了,个个高兴得吆喝什么“他三姨二舅快出来看呐”之类,光是各种称呼小宋就听了不下三十个。


“你倒是给我说说嘛,”吃了晚饭,小宋就缠着老麦给她讲故事,“他俩都不愿意告诉我。”


他们坐在老屋的房顶上,仰望城市所没有的浩瀚星斗,听虫鸣啾啾,嗅着田间地里独有的质朴气息。


老麦吐了个烟圈。


“那就要从我还是小麦的时候说起了。”


大概是一个普通的初春,天很高,大家都跟每年的每天一样,生活有条不紊。小村庄对年份的概念不是很重,只知道是踏进了九十年代,平静的日子还会一直继续下去。


戴着大草帽的小男孩子疯也似的冲出村,往田地的方向奔去。村口停了好几辆小轿车,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稀罕玩意,妇女全都跑出来围观。小麦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赶忙去田里通风报信,村子要出大事啦!


田头所有人都戴着斗笠毛着腰,根本看不出来谁是谁。小麦一眼认出,他奔着一个皮肤顶黑、个儿还高、五大三粗长得也挺好看的人去了。他一路蹦蹦跳跳气喘吁吁,越过别人刚犁好的地,恨不得骑个牛。远处黝黑的汉子停下来歇息没一会儿,就听见那头风吹来一个小孩的声音。


“噶子——噶子哎——”


男人把锄头往脚边一撂,望着小麦像马驹儿一样撞过来。


“你小子,”男人大巴掌拍掉小麦的草帽,向后躲了躲稚气未脱的拳头,“嚷嚷什么?让你叫叔,说了多少遍就不听是吧?”


“噶子噶子噶子噶子略略略略略!”小麦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丝毫不给长辈面子,仗着自己还没开始长个儿,溜得像猫一样愣是没被抓着。


这个被小麦称作噶子的男人其实就叫噶子,没别的名字。他是孤儿,老娘去得早,在城里发了财的老爹只给他留了一块地,从小自己学邻里摸索着种东西,到现在也算有模有样。一个人过惯了没觉得有啥,跟大家处得挺好,逢年过节三姑六婆就要给他说媒,挺好的小伙子。


小麦是村里的留守儿童,父母都进城打工去了,就把他交托给噶子。这孩子打从4岁起就没见过爹妈,杳无音信连死活都不知道,找也没找到。噶子觉得这跟孤儿也没什么区别了,就让小麦叫他一声叔,从此俩人相依为命。然而他自己半斤八两,光知道自己一个人怎么过日子,哪里懂得带孩子?放他漫山遍野蒲公英一样飞,就把小麦教成了个人精,小小年纪懂得可多,大人还拿他没办法。


春去秋来好几年,日子四平八稳没什么大变化,小麦可算是过腻味儿了,噶子也没办法。想带他进城,可进了城自己能干什么?现在是急缺人才的时候,哪个单位都要大学生,噶子思来想去,小麦不能不上学,可自己又没文化,供不起这个小祖宗读书,不知如何是好。


自己犯着愁,小麦还没大没小天天屁颠屁颠没个正型儿,揍了好几回屁股不顶用,噶子只好盼着他别给自己惹什么幺蛾子。看着孩子从外头跑进田里,噶子心里咯噔一跳,这兔崽子保不准是踹了村委会安婶的猪,要么就是揍了铁匠老托的儿子。


“说,闯什么祸了。”噶子黑着一张本来就很黑的脸,叉着腰俯视小麦。


孩子一听委屈得不行,小脸儿垮下来:“怎么就知道说我闯祸!你怎么不问问出什么事儿了!”


“噢,出什么事儿了?”噶子从善如流。


小麦一双大眼睛里掩不住的兴奋:“城里来人了!”


噶子愣了愣:“你爹妈回来了?”


“啧,哎呀不是,”小麦一副“你咋听不懂”的表情嫌弃地摆摆手,“我爹妈要回来了我还能在这儿?就带你看个热闹,走走走回家吃饭。”


噶子一面感伤自己养了个小白眼狼,一面好奇那些城里人来干什么。这乡下地方,破砖房子茅草顶,冬天漏风夏天漏雨,晚上起个夜还得跑公共茅房。难不成他们还能是给咱改善生活脱贫致富来的?


没等瞎想,村口停的几台锃光瓦亮的红旗轿车映入眼帘,村委会安婶跟一个年轻人握手,把眼睛都笑没了。噶子就听见安婶说“莫老师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看那青年一股泰然自若的气场,似乎是感到有人在看自己,便偏过头。噶子看到一张英俊健朗的脸。


“那就是你爹和你爸的第一次见面。”老麦摸着胡子眯着眼睛,思绪飘了很远。


TBC.

评论(10)
热度(30)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