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15

时隔俩月,阿渣我又回来了。

你看你们要催更嘛,不催我都忘了(有脸说!



十五、


带新兵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要顾及多方因素,像培养其独立性、引导其今后的发展方向等,同时要保护自己不被伤害——有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坑队友,这样的阵亡案例也有百分之零点几的比例。


乔鲁诺是一位经验非常丰富的教官,童子军出身的他在自己还是个新兵的时候就开始带新兵了,什么样的没见过?把手榴弹的拉环丢出去的,关键时刻反坦克大炮扛反了的,打死按不对火箭发射台指令的,等他按完黄花菜都凉了。


现在的超级地球不比以往,长久的战争加大了征兵需求,联邦司令部如今也不管征来的都是什么人了,似乎对人类在危急时刻爆发出的能量表现出极大的信心。一名士兵从入伍开始训练几个月就上战场,然后送到沦陷面积没那么大的、相对安全的星区进行实战训练,再慢慢提拔上去。很多人刚到3级以上的星区就已经受不了了,状况百出,大多数教官或老兵都表示自己未来某天被新人气死的可能性比战死沙场更大一些。


所以像特里休这种只是有些怯场的孩子,对于乔鲁诺来说还是非常亲切的。一回生二回熟,女孩做事干净利落,工作态度保守,甚至一副“我为联邦省弹药”的模样严格控制自己的子弹使用量,连一枪一个的高手米斯达都劝她不用对自己那么苛刻。乔鲁诺知道她的要强劲儿从哪里来:舰长小组加上特里休也就三个人,本来就比别的组少一人,其中一个还是新兵蛋子,特里休不想、更不敢拖后腿。


大概是被自己的父亲刺激到了吧。每次看在训练室找前辈们训练的特里休,看到姑娘头上滚落下来的汗水,乔鲁诺就想起自己。特里休好歹还有父亲可以刺激她,自己的父亲呢?在明知道有子嗣的情况下杳无音信二十年,乔鲁诺甚至开始觉得自己不需要父母,毕竟这些年来断过的腿掉过的肉,全都是自己一个人扛下来的。


舰长小组安稳落地后,三人就朝着雷达图上的救援点进发。米斯达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乔鲁诺要揽下这么些苦差事,每组总共就分到三个任务,舰长愣是给自己组包下三个运送类。


没有任何一种任务能超越运送类在大兵们心目中的地位,也没有哪一种任务让每一个绝地潜兵都深恶痛绝,提起来就像闻到鲱鱼罐头,或者好比饿了八辈子都不会想去吃的东西。士兵们从入伍开始就接触到最初级的运送类,比如特里休最初的回收黑匣子任务;等这些黑匣子伴随新兵一整年之后,就会有运送光能者能量源的任务,保卫小火车的任务;当然这都不是最恶心的。


试想一下,你已经在战斗中失去了大部分耐心,除了穿黑色制服的自己人以外所有活物都被你习惯性瞄准射击,而同时你还要地毯式搜索那几个启动求救信标后满大街躲猫猫、不好好呆在信标附近的难民,甚至忍受他们“怎么这么晚才来”等诸如此类的碎碎念抱怨。如果你的战友们与你一样无法控制好自己的脾气,那么年度报告伤亡的难民里可能有十分之一是被狂躁的绝地潜兵击毙的,也许更多。


“说真的乔鲁诺,拒绝运送类,拒绝。”


相比起特里休的乐此不疲,老伙计米斯达就是全程一脸烦躁,跟自家组长抱怨了无数次。他是出了名的爽利人,运送类任务太墨迹,他宁可做十个暗杀任务也不愿意送一个黑匣子。对此乔鲁诺只能拍拍搭档的肩膀聊以安慰,在他眼里这可是训练新兵的绝佳方法。


第三个任务就是护送难民到防空堡垒,等待运输船定期救援。通常这些没法自己走过去的难民都是在距离防空堡垒几条街外的求救信标安放点等待支援,不然很有可能走到半路就被敌人的巡逻队袭击,风险非常大。


米斯达眼尖,这种时候他就派上了大用场,在焦黑的建筑群里找人就像玩游戏一样。然而今天他看了半天没找出来,有些奇怪。


“你确定是在这附近?”他压低嗓门,悄声说话。周围太安静了,只有未燃尽的火在街区的枯树枝上烧出轻微的噼啪声响。


乔鲁诺重新确认了一遍雷达图:“没错,拐过前面那个街角就是求救信标安放点。”


“那就拐过去再看看。”特里休提议道。


米斯达保证,他跟着乔鲁诺从童子军走到星将,没有哪次像现在那么畏首畏尾,仿佛前方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八成就像是学习委员要给新同学一个好榜样似的按部就班。


然而当他真的靠在墙角往外探出最多一厘米的距离,一把手枪就悄无声息地抵在了他的头盔上。


三人背对着突然出现的变故,将步枪都别回背后,缓慢地举起双手,一点一点地向外挪。他们的对面是一家破破烂烂的百货超市,周围没有空地,商业地段城市规划拥挤,在这种距离之下随便一点响动都会被临近的墙壁打回来。乔鲁诺由此可以断定周围没有生化人和虫族,而透明的光能者水母探机在发现敌情以后也一定会拉警报,不会让他们这样僵持太久。墙后面的是人类,乔鲁诺笃定地分析,但他不能判断到底是哪一部分人类。


米斯达的手臂从举起开始就定下了一个动作趋势,他给缓慢移动的双腿也规划好了行动路线,只差一个爆发点。抵住脑后的枪只要一有动作,训练有素的绝地潜兵就会发起反击,虽然步枪在身后,但腰间的手枪才是他最拿手的武器。


双方蓄势待发,均不敢轻举妄动,连呼吸声都被压制到最小。特里休承认她很想回头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同为人类为什么要相互提防?


头盔上的枪口向没有盔甲保护的脖颈移动,米斯达落下了一小滴汗,依照多年的默契,乔鲁诺现在应该开始倒数了。三。二。一。


最后一秒数完,米斯达瞬间转过身去打飞了对方的枪;乔鲁诺抽出手枪扭转身,一枪托砸下去,正好被对方翻过来的手掌接下,同时那人腿一错,别住了特里休横扫过来的脚,另一只手两指捏向米斯达的喉咙——


“好了西撒,自己人。”


一个健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对方立刻松开一身防备。站在三人面前的是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戴着防毒面具,身材不高,但从刚才过的两招可以看出他的结实。


而另一个白大褂就站在求救信标旁,光天化日毫无遮掩,仿佛有一夫当关的架势。他摘下防毒面具,额前刘海飞起,浓眉大眼,冲着三人笑笑。


“你就是乔鲁诺·乔巴拿?”


TBC.

评论(22)
热度(24)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