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ipstick

欢乐向普通人au,一点都不严肃。

我就开个脑洞,不好吃不要揍我orz。



Lipstick


这是Steve Rogers今年接到的第五个全套口红订单,也是入行以来的第五单,并且全部来自同一个人,除此之外没有别人。


这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之前这个人也跟他订过专业线的产品,什么血粉啊肤蜡之类的,持续了几年。Steve是一名彩妆进货商,店主ID叫“大盾”,凭着发货快、信誉好、价格低廉且客服周到这几个优点,在圈内有口皆碑。他的客户大多是年轻的时尚女性,订单也基本倾向于单品,向他购买专业线产品的人少之又少,除了几个熟客,就是这个人。


而这个人突然改了方向。第一单是整套Tom Ford白管,这让Steve讶异之余非常兴奋;几个月后又是同一个人,买下一套Dior烈焰蓝金口红,他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这位ID名叫“甜甜圈味盔甲”的客户每隔几个月就来进一次货,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话,也没发过买家秀,给人高冷神秘的印象。等买到全色号GA红管唇釉的时候Steve实在按捺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好友Wanda Maximoff。


“……你该不会是遇到倒卖的了吧?”Wanda皱着眉头,盯着这几个发货记录问。从成立工作室以来,她没少在各种问题上帮助这个想法单纯的男人,此时她有些懊恼。“怎么不早告诉我?二道贩子抢生意你也不是没见过,都第五单了。”


“可我们也不应该仅凭这几个订单就断定人家是二道贩子吧,而且人家之前在我们这儿买了两三年东西呢,像修容饼假睫毛那些也是成套成套买。”


Wanda扁扁嘴噎了一下。“那不一样好吗。要不你戳他问问?”


“怎么问?”Steve愣道。


“你就假装跟他套近乎,看看什么底细,让对方以为我们在做老客户感恩回馈什么的。”Wanda给他出主意。


于是Steve敲开了店内网页的聊天窗口,卖家主动找买家总觉得很奇怪。而他两天后才收到对方的回复,等得俩人都心挂挂。Steve对那位盔甲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非常普通平淡,也不告诉对方到底有什么事,就像突然问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人“在吗”二字一样让人想回复“不在”;然而对方还是回了,极为简练,只有一个问号。


大盾:盔甲亲你好,我是盾牌工作室的店长。是这样的,下个月我们做活动,三年以上的老客户下单可以享受八折优惠,亲有没有兴趣?


官话对于Steve来说还是不难的,在Wanda的帮助下几年来也摸出了门道,只是不知为何有些紧张,手心微微出了小汗。


甜甜圈味盔甲:……所以在我刚进完这个季度的货以后你告诉我下个月优惠?


刚对上话就遇到了难题!两人十分紧张。老客户最不好对付,尤其是这种大老板,说错一句话就是一笔损失。在Steve和Wanda斟酌措辞之时,盔甲又发出了对话。


甜甜圈味盔甲:算了,选你家又不是图便宜。


Steve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开心。像他这种认认真真做生意的已经不多了,认真在于他对顾客的用心,每一个买家都会打心底里觉得舒服,态度好到连别家偷偷来故意找茬的喷子都不好意思挑刺儿。这与Steve的努力有很大的关系,他本身性格就很谦和,加上平时与客户对话时多加注意,对方再怎么无理取闹他都忍住不发脾气,这就创下了连续几年无差评的记录。


谢谢,我也觉得我们家服务质量好。店长被自己感动了。


大盾:谢谢你的认可。另外盔甲亲你现在是否有空,可否配合我们做一个问卷调查?


这次过了好久都没有回复,Steve捧着手机等了一下午,就在准备撂下手机去吃饭的时候Wanda给他发了一个视频链接,并附文字:“天啊天啊那个女模特好美啊我看着能吃十碗饭?!”与此同时,盔甲回话了。


顾客重要。Steve想也没想就点开了店内聊天窗。


甜甜圈味盔甲:如你所见我很忙,不过我对你们的问卷倒是有那么一点兴趣。


店长松了一大口气,还好对方不是因为懒得做调查才不理他。然而隔这么久,把下午Wanda教他的“旁敲侧击式”问卷都给忘了,早知道应该拿个本子写下来。Steve冥思苦想,一句话有很多种表达方法,纠结了半天就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对面盔甲可就急了。


甜甜圈味盔甲:???


甜甜圈味盔甲:问卷呢?


甜甜圈味盔甲:Hello?Knock knock?


啊这人打字怎么这么快!Steve一句“请问亲是从哪种渠道第一次了解到我们工作室”还没发出去,对方就说了下一句话。


甜甜圈味盔甲:……你们该不会是现想的问题吧?


被猜中了真是不好意思。Steve一脸镇定地把上面那句话发出。


甜甜圈味盔甲:哦,因为粉丝提过很多次,说你们家不错,就来试试。


听粉丝提过?那么对方大概是个美妆博主什么的吧。这回Steve懂得在下一个问题之前为自己解释一下,以免造成误会。


大盾:对不起久等了,我打字比较慢。


甜甜圈味盔甲:嗯哼,看出来了。


大盾:而且在所有客户里这是第一次跟你说话,有点紧张。


甜甜圈味盔甲:不用紧张嘛,我看上去像要吃了你吗(笑)。


大盾:不不不,主要是你前两年一直买的是专业线产品,今年突然转方向了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啊对了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了,你对我们的专业线还是日化线产品更感兴趣?


甜甜圈味盔甲:等这段话等得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甜甜圈味盔甲:放心,因为职业需求我对你家专业线是不会断的,只是最近兴起突然想买点别的来玩玩。


看样子盔甲是专业的化妆师没错,收入还很高,或者纯粹是家里有钱。Steve点点头摸了摸下巴,继续打字。


大盾:好的。最后我想问一下,是什么让你持续选择我们工作室呢?


甜甜圈味盔甲:我是听粉丝说这家工作室的店长挺可爱的,想体会一下,然而总是忙忘掉这件事。


店长老脸一红。


甜甜圈味盔甲:鉴于如此,你不觉得我们今晚的对话特别难得么?


于是Steve被盔甲拉着从新款眼影聊到星星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互道晚安放下手机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吃饭洗澡。


真是个热情活泼的好姑娘啊。Steve美滋滋地想。


完全忘了初衷。


Steve觉得,如果三年前他就找盔甲聊天,俩人大概早就认识上了。盔甲实在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谈吐有礼不失俏皮,幽默风趣落落大方,待人接物见解独到,就是太忙没什么时间跟他说话。但他还是能从零星的片段里发掘出对方的喜好和性格,比如盔甲喜欢吃甜食,却又矛盾地拿苦涩的黑咖啡当水喝,生活不规律;有些无伤大雅的任性,刀子嘴豆腐心。这种仿佛有时差一般的留言聊天模式持续了两个多月,当Steve开始为盔甲担心并在许多事情上联想到对方的时候,他隐约明白自己大概是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了某种感情。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好感,并不代表什么,他们连见都没见过,只是交了个朋友而已。然而一个人突然在你心里不经意地留下一点痕迹,就像未干的水泥地上走过小猫小狗,后来你才发现那串梅花脚印早已成型,然后每每路过再忍不住去多看两眼。


上瘾一般把网店聊天室当作社交软件用了一个多月,是时候出来瞧瞧Wanda这段时间持之以恒孜孜不倦都给自己发了些什么了。打开页面就收到Wanda姑娘的AT轰炸,他把消息一条条点开,内容五花八门:一位长相非常美丽的女人占了大多数,其余有男装资讯、护肤品空瓶日记、街拍等等。Steve百无聊赖地往下看,突然有什么辣眼睛的东西一晃而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拉回去看,是一位美妆博主发了口红试色的图。


口红试色不稀奇,Wanda也做过。这位博主的唇形不走传统性感路线,但好看得很有特色,薄薄的有些凌利的弧度,唇纹也不能掩盖它的柔软。统一角度拍摄的照片拥有制式的严谨,还有几张悄悄伸出调皮舌头的照片夹杂其中,嘴角轻轻勾起一点,蛮可爱。


如果忽略掉胡子的话。


博主的胡子修剪得非常帅气,唇髭平平整整,很有上个世纪的绅士韵味,下巴上覆盖着短短的胡渣,被精心修出两个尖角的形状。Steve很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口红上,然而他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甚至也有点想留这样的胡子。他不知道一个男人涂口红有什么好看的,可就是把这张图盯了好久,在胡子的映衬下每一种颜色都很违和,看久了却挺舒服。


Steve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熬夜熬糊涂了,竟然并不排斥这个涂着口红的男人,相反还觉得挺有趣。他怀着三观被冲击的震撼点开底下的评论,留言的几乎都是女孩子,对博主的溢美之词快要冲出屏幕;偶尔有几个留言不甚友好的男网友说博主是人妖,立刻被粉丝们喷了回去,像“Tony老师这么可爱你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或者“有本事你也做个试色?我怀疑都没人会看”,还有“我就奇了怪了,这些人竟然都不知道Tony老师?[黑人问号.jpg]”等等。


再怎么说,作为业内人士,Steve还是听过Tony Stark的名号。据说他以前是个宅,跟朋友一起玩cosplay道具设计的时候合伙录了几个娱乐向小视频,结果反响不错,渐渐红了起来,在几年的锤炼之中技术稳定提升,如今是个连明星都不一定请得来的响当当的人物。Steve没有刻意去认识他,但平时也会关注红人们推荐的彩妆或护肤品然后跟着清单进些新货,毕竟风向掌握在这些人手里。


有趣的是,Tony Stark从来没有在他的任何社交网络上放出过完整的照片,几乎没有粉丝见过他鼻子以上长什么样,甚至视频里都没怎么露过脸,倒是捧红了他的模特,也就是那位与他一起玩cosplay的朋友。这样一来Steve产生了兴趣,他点开了“@Tony老师”的主页,从他最近的视频津津有味地一一看起。


视频开头就是一个素颜的美丽女人对着镜头打招呼,Steve想了想这不就是Wanda这些天里给自己推荐的服装道具师?紧接着化妆师从画面右边出现了,出镜的只有一截腰臀和一只打招呼的手。


做了加速处理的视频使得对白声音又快又细,听起来很有意思。Steve仔细地翻看,不落下任何一个链接,妆面变化很大:有热门动画的妆容,有游戏角色的扮相,还有音乐剧的仿妆,所有设计无一例外干净利落,从一只手和一把刷子能看出化妆师的纯熟手法。两人谈笑风生之间一个个妆就完成了,Steve不知不觉看了一下午,工作室网店的买家留言挤满了收件箱,Wanda应接不暇跑过来一看究竟,发现老板抱着手机一脸痴相。


Steve嘴都何不拢,拉着Wanda坐下来,把刚看完的视频拉回去又看一遍。


这是进度条的最后五分钟,没有加速,没有变声,镜头里只有一截腰,Tony老师穿着李小龙T恤,声音磁性而俏皮,随着话语还做着手势。


“为感谢大家几年来的支持,我打算送出一份礼物。情人节前一天我会在本视频的评论里抽出十位幸运的姑娘,每人送出三支任选色号的烈焰蓝金。别想太多,我就是要让那些连40美元的小礼物都不愿意为女朋友买的loser们看看。(Wanda:我知道这人有钱,怎么?Steve:嘘——接着看接着看。)


“另外在质疑我的货源之前请先问问盾牌工作室的大盾老板乐不乐意。”


两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Steve反复确认了这个视频的发布日期和自己那套烈焰蓝金的出货日期,然后陷入了沉思。


“信息量有点大……”Wanda捂着脑门。“也就是说你这两个月魂牵梦绕的‘甜甜圈味盔甲’,是个男的?”


Steve毫不犹豫地戳开店内聊天窗,这回盔甲飞快地回复了他。


大盾:呃……在吗?


甜甜圈味盔甲:嗯?


大盾:我想问个比较失礼的问题……感觉很不好意思。


甜甜圈味盔甲:既然是失礼的问题为什么还要问呢(笑)。


大盾:……我果然还是别问了。


甜甜圈味盔甲:哦不不,我逗你呢!


甜甜圈味盔甲:我也挺好奇你想问什么。


大盾:盔甲你是……


大盾:男孩子?


大盾:对吗?


甜甜圈味盔甲:……


甜甜圈为盔甲:我什么时候让你产生过我是女孩子的误会?


在Steve二十八年的人生中,还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让他对自己严肃地产生怀疑。他翻阅着自己与盔甲的聊天记录,认识他的日子令人愉快,仿佛找到了真正的知己,甚至那些好感都是真实的。


他像过电影一样把这一下午看的画面全部回想了一遍,最后把视频里的Tony Stark、博客上的Tony老师和与自己聊天的甜甜圈味盔甲联系在一起,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个留着胡子涂着红唇的男人,也没有因为知道了盔甲的性别而改变对他的好感。他有些无力,但知道不能欺骗自己,上哪儿还能找到这么可爱的人?


“Wanda。”


姑娘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


Steve盯着好友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地告诉她——


“我可能已经弯了。”



彩蛋:


@盾牌工作室V:谢谢大家,我们二老板@红女巫姑娘 已经跟@你寡妇姐姐 在一起啦!另外大老板@大盾 跟@Tony老师 度蜜月去了,工作室休假一个月,给大家造成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Fin.

评论(6)
热度(49)
  1. Lulu露四十八号阿渣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爱的all妮异想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异想天开四十八号阿渣 转载了此文字
    我想看Tony的唇膏试色吖 ( ゚∀ ゚)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