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Take Me to Church

第一次写漫威cp,很慌张。

无能力AU,幼驯染大学生设定。OOC。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X2的那段,换几个词就是出柜的场景。

越写越馄饨,我选择狗带。



Take Me to Church


Bobby驾驶着自己的二手小轿车,小路两旁是浓浓绿荫。轿车开着车窗,阳光浸染过树叶的清香缠绕着风吹进车里再窜出来,把副驾驶座上男友的棕发吹乱。


启程到现在,一直没有人说话。这是一段沉默的旅程,从大学旁公寓楼下马路的喧嚣开到高速公路的千篇一律,再到乡道上车轮轧过树枝的细小声响,他们能听到不远处那座白色小教堂的钟声,鸽子被惊起,冲进云里。


初夏的热气还没有起来,太阳亲吻到侧脸的时候仅仅让人起一层薄汗,然后就被风带走。车里没有放音乐,CD在前储物格里躺着,活泼的男友难得没有在这种安静里把这些碟片百无聊赖地翻来覆去看。两个男孩从高中确认关系到现在已经六年了,性格的互补让他们培养出了不必言说的默契。Bobby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偏脸发现对方也看着他。


“John?”他问。


“……专心看路。”男友转回头去,望到外面,仿佛立志喝一肚子风。


Bobby不明就里,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刚才自己想说什么,但就是莫名想聊聊天。他知道这种心照不宣的安静让对方有些难受,自己一直扮演着聆听者的角色,John突然不跟他说话了,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然而这种不习惯没持续多久。一只手悄悄爬上Bobby穿着牛仔长裤的腿,隔着布料还能感受到那手的热度。John的指尖轻轻弹动,从裤边一点一点往里,慢慢地划着圈。六年来他们把各自的身体探索了个遍,John很清楚男友的喜好,Bobby总说他爱瞎撩骚,可又每每被撩得很开心。


车子在路边慢慢停好。这条乡间小路上鲜少见到其他车辆,仿佛他们是这段旅程里仅有的勇者,未来从没有定数,即使如履薄冰也要倔强地继续走下去——他们已经到这一步了,没人想回头。Bobby在捉住男友的手之前先被吻上,就像六年来对方多少次的主动一样,John喜欢接吻,又黏人,他却从不觉得腻。微凉的体温被点上火星子,他回吻那不安分的人,心跳贴着心跳,呼吸对着呼吸。


John习惯了对方的温柔,但他希望Bobby能更辣一点,即使偶尔把他弄疼也没有关系。性格使然,他不能指望老好人突然改变什么,只能亲亲抱抱,偶尔任性。两人最终轻喘着依依不舍地离开柔软的唇瓣,脸都红红的,他们平静对视良久,突然一起轻笑出声,像是在笑彼此该做的都做过了还在害羞,或是掩饰某种惴惴不安。


车子继续前行。过不多久,他们看到了那座带花园的独立小屋,旁边的草坪工工整整,微风拂过一缕青草气息。Drake先生的车子停在他们家的场地里,Bobby喉结滚动,手心微微出了汗。


他还没有做足充分的心理准备让自己面对父母和弟弟的三双探究的眼睛,或者让它们敌视的目光打在男友身上。John伸手捏了捏他的手指,Bobby知道对方这是在安抚自己,可他该如何让家人接受?他又何尝不知道John与自己一样紧张,这家伙一反常态地安静了一路。


但Bobby不会再给自己退路,他知道John为他做了多少,是时候兑现自己那部分承诺了。于是他握紧那只体温稍高的手,义无反顾地按响门铃。


半天没人开门,两人面面相觑,房里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于是Bobby掏出钥匙。家里人看起来刚吃过午餐就出去了,空气中还留着意大利面的香气。屋内收拾得非常整洁,楼上自己房间里的布置跟上次回家时没什么两样。他们在卧室里放下背包,无言地坐了一会儿。Bobby有一年没回这个地方了,John就更久,两家人随着Allcrdyce家的迁居而欲走愈远,而男孩子们却从来没有远过——他们巧合般地考到同一所初中和高中,并信守约定考上了同一所大学。John不知道Drake家还记不记得曾经的邻居,等他们发现很久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现如今成了长子的男友,会如何反应?


“我们……我们去找点儿喝的吧。”Bobby在这安静里尴尬了许久,拉着思绪飘飞的人下楼,几乎是在打开冰箱的瞬间听到家门的响动。回过头,父母和弟弟Ronny手里抱着超市的纸袋走了进来,看到他们时都愣了一下。


“Bobby?”母亲最先反应过来。“你什么时候回家的?还有这位是……?”


John在Drake家次子的盯视下不着痕迹地松开了Bobby。当事人冒了汗,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深呼吸,重新找到身后的手握住。


“我有件必须告诉你们的事情。”他几乎像拼尽全力一般说。


在坐上Bobby的车之前,John猜想过见到他父母时的各种可能,包括遭到一顿毒打,无情拆散,赶出家门等。爱得那么辛苦,要么就这样算了吧,放手也许会是更好的选择——即使在五年前自己跟父母出柜后他也曾无数次这样考虑。他从小就知道Bobby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然而再温和的父母也不一定能接受这种恋情,所以在听到Drake夫人的回答时,John一点都不意外。


“所以,呃,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个……”


“同性恋?”女主人对着Bobby欲言又止,显然不愿意提到那个词,于是坐在对面沙发里的John替她讲了出来。


Drake夫人皱着眉头,一脸难以置信里夹杂着某种强忍的情绪,转头盯着拐走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你能不说那个词吗?”


John耸耸肩,看着身边Bobby的侧脸。


“我们以为你是去好好学习的。”Drake先生说。


“我的确是去好好学习的,”Bobby说,“我已经连续三年拿奖学金了。”


“我知道,只是这实在让人难以——”


“我们依然爱你,Bobby,”母亲打断丈夫,“但同性恋的问题实在是……”


“同性恋有什么问题?”John知道这样对长辈说话不好,可他克制了许久,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很复杂。”母亲再次瞪着沙发对面的人,用上了咬牙切齿的力气。


Ronny在两人身上瞪了好几个来回,烦躁地玩着手指。John迎着这三种完全不能算得上友好的目光摇摇头,他的确想过放手,可无论如何舍不得,找到对的人谈何容易,为什么一定要向世俗屈服?


中年的端庄女人深深长叹,在一片死寂之中思考良久,抬眼看着自己的长子。Bobby看到那些鱼尾纹中的无奈与心酸,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动摇。


这种动摇持续到母亲的下一句话,就匆匆消失了。


“Bobby……你有没有尝试过,当一个正常人?”


“夫人,恕我直言,”John彻底火了,但他觉得自己难以置信的平静,从小到大没这么礼貌地说过话,Bobby扯了扯他的手指,他看了他一眼接着说下去,“我这人脾气大,有时候说话很冲动,但今天我相信自己可以冷静地与各位谈谈。


“首先‘同性恋的问题很复杂’这一点,我并不是非常认同,毕竟在我看来同性恋并不是问题,何来复杂?这个团体对身边的人做出过什么仇视或袭击事情吗?同性恋有潜在危险性吗?对异性恋产生过威胁吗?


“您口口声声说爱Bobby,却连他爱别人的心情都要剥夺去。Bobby已经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判断力,如果你们真的爱他,为什么不在这种少数被多数歧视的情况下站出来为他说说话?


“还有‘正常人’。Bobby喜欢过班里的漂亮姑娘,有过羡煞旁人的女朋友,我也一样。我们生来如此,跟所谓的‘正常人’一般无二,有同性相恋也有异性相吸,彼此爱着的人们没什么不同,大家都是普通人,不能因为人类交配的本能就否定一个人爱同性的权利。


“最后我想说,我爱Bobby,虽然他是个循规蹈矩无聊呆板的木头,但我还是觉得他是这世界上最有趣的人,值得我死皮赖脸缠着他好久。”


John一大段话激动得脸红,Bobby听着难得的表白说不出话来,当着父母和弟弟的面用力拥抱了恋人。Drake夫妇铁青着脸。


“现在说不爽好像也没什么用,”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Ronny突然开口,吓了众人一跳,他撇撇嘴,逡巡的目光躲躲闪闪,对John抱怨道,“小时候就知道你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果然。”


“是,一不小心就拐跑了你哥,都怪我。”John一脸真诚地道歉,逗乐了Bobby。他与恋人的手十指相扣,郑重地面对父母。


“我带男朋友回家,只是想告诉你们,我爱他,不管你们是否承认。我想跟这个暴脾气的臭小子走下去,相互忍受了这么多年,我不在乎更久。”


母亲眼眶发红地望着桌面。父亲与长子对视,从一开始似乎就没有权衡利弊的需要,不论是旁人的眼光还是多年的观念,与儿子对比起来都无足轻重了。他撑着膝盖慢慢站起来,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带你男朋友出去转转,Bobby。记得在晚饭前回来。”他在Ronny之后做出了妥协。


两人徒步走到了那座白色的小教堂前。年轻人总是喜欢一时兴起,只是John没想到自己注意到的东西同时也落入了Bobby眼中。他们的手轻轻握在一起,微凉的皮肤与稍高的体温,沉静与火辣的性格,与其说互补不如说是与生俱来的默契。他们从小到大没少吵架,John别别扭扭的也道过许多次歉,后来Bobby总让着他,他也知道男友迁就自己。人都是会长大的,等长大到想要认真谈一场长久的恋爱,性子就定下来了。


John听到Bobby在小声地哼《Take Me to Church》。他大方地看着男友的侧脸,看得Bobby很不好意思,也不敢继续。


“不要唱这么悲伤的歌,Bobby。一切都过去了,该想想以后的日子。”


“我只是觉得很不公平。”


“为什么?”


Bobby揉揉John的脑袋,棕色的头发被小风吹起,流过指缝间。“你那时候不是被你爸妈暴揍了一顿嘛……只有你受皮肉之苦,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John愣了一下。“嘿,等等,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个?”


“几年前你有一次喝醉了跟我说的。你以为瞒得住我,其实我都知道。”他把大男孩拥进怀里,任由他用实拳狠狠捶打自己的背。


直到下一小时的钟响,他们才离开彼此的怀抱。还没从年少轻狂里完全蜕变的两人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学校、爱情、阳光和球鞋组成了骄傲的世界,Bobby牵着男友的手奔过去赶飞了一地鸽子,等做礼拜的人全都走出来,他们在圣像下交换了一个纯纯的吻。


“那你说我该唱什么?”Bobby抵着John的额头轻笑。


“《Born This Way》?”John想了想,回答。


“毕业就结婚吧。”


“好。”


Fin.

评论(17)
热度(5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