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趋光 06

什么?我终于更新了?



六、


会议仍在进行。


“其次,‘鸦天狗’说他已经准备好配合我们的‘光速’行动了,但想知道上次我们跟他提及的新人会不会对行动有所影响。”清水接下去说。


泽村看看略显紧张的影山,脸色暗了暗,对清水说:“最好回复他说,没问题,让他不要担心。”


影山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清水点头表示了解,然后请举手的月岛发表意见。


“清水前辈刚才说我们不应放松对别的运输港口的部署。但在我看来,从整体上说,这次坎麦尔的出货行动很蹊跷,我认为我们非但不能放松,而且还要将重点放在机场以外才对。”月岛眼镜反光,样子非常严肃。


“怎么说?”泽村问。


“利用航空运输这一途径,实在是过于大胆,从我收集到的数据上看,坎麦尔从来没有过空运货物的记录。在机场安检与航空公司的双重压力下,除非有强硬的后台,否则他们不会铤而走险。”


菅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如此巨大的运货量要一次性使用空运,不到狗急跳墙的时候不会这么做。”


“你的意思是,他们声东击西?”泽村扭头看着他的军师,问。


“如今看来他们使用这种计谋似乎是必然的了。”菅原答。


“我们现在是在怀疑‘鸦天狗’情报的真实性吗?”影山突然开口,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这话里加入了些许不悦的语气。


月岛总是最敏锐的那一个,他挑起眉,一脸戏谑地望向影山。“同时也不排除两位专员的身份被怀疑、甚至败露的因素。怎么,影山君似乎对‘鸦天狗’格外关心?”


影山猜不透月岛言语间的具体意图,但他知道这个人对自己并不友好,尽管自己什么都没做。


月岛收回目光,从包里取出一小叠文件分给众人。“‘鸦天狗’在密函里提到的对他有所怀疑的女人,她叫贝妮塔·加西亚,西班牙人,是坎麦尔的高层。单看这份整理出来的履历是看不出什么的,因为很明显被清理过了。”


田中捻着薄薄的纸张,此时思维格外敏捷。“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后台吗?”他盯着女人的黑白照片,皱紧了眉头,却又像看不出什么,一丝线索若有若无地略过。


“虽然只是推测,但据山口说这女人在初入坎麦尔的时候就已经是高级干部了,如果这还不能说明什么的话……那我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了。”月岛说。


事情涉及到“鸦天狗”的安危,影山有些沉不住气。“总之只要在坎麦尔的行动期间把日向抢出来就没问题了对吧?”


刚一说出口,影山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所有人瞬间看向他,仿佛审视一名犯罪嫌疑人。影山被这种僵硬的气氛惹得有些恼,他身子向前倾,愤懑地发话:“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泽村摆摆手,耐心地解释道:“首先在任务完成之前我们是不允许直呼专员姓名的,你应该记得这条规定。其次,正因为你以前和‘鸦天狗’是战友,你最了解他,我才把你挖进乌野组。需要你力量的同时,我们不希望曾经的密切关系会影响到你执行任务时的冷静头脑。”


影山泄了气,靠着椅背再也不说话了。


在一番激烈讨论之后,三种部署方案最终敲定。田中将他那认真写着鸡爪般字体的笔记本合上,跟在组长的后面走出会议室。


“如果我是音驹的人,”田中随口道,“我会趁热打铁,直接冲过去把坎麦尔的老巢一锅端。”


泽村回头对他笑了笑。“但那毕竟是音驹的任务,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和对策,我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用。再说了,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下线吗?坎麦尔就像章鱼,触手遍布全球各地,砍断一条腕足,还会长出来。”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影山小心地发表疑惑,“我们和音驹难道不是合作关系吗?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个,可我们的资源和情报乃至行动计划不应该与他们联系起来吗?”


田中停下脚步,盯着影山的脸,微微颤抖的嘴唇出卖了他平静的伪装。


“你懂什么?”他的气声轻不可闻,甩开泽村劝阻的手大步走了,留下组长和新组员面面相觑。


从迪拜飞往意大利西西里、经停巴基斯坦的航班上,容貌英俊的男乘务员微笑着为旅客服务。按照先前制定的第一套方案,易容后的影山作为小队长带领三两名巴基斯坦籍队员混入这架客机进行调查。


漂亮的混血男孩子,于那些迪拜富豪们大约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日向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他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位语气略硬又不失温柔地询问乘客想要的饮料的男人。


看到一头微卷的橘发,影山心里“咯噔”地跳了一下。


两年了,他一定变了很多。自己是否会不认识他了呢?那家伙像太阳一样,似乎永远拥有耗不尽的活力,让人为之吸引,从此变成趋光性植物,不由自主地向着他的方向靠近。影山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他,或者想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


他曾在任务之前想了许多,但现在他甚至什么都不想在乎。影山心里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是不能被感情所左右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日向翔阳完好地回来,任务就能圆满完成。


然而他现在在这架涉嫌运毒的民航客机上见到了他,紧接着,队员在餐舱里发现了袋装的冰毒。


目光交错间两人眼底都满是冰冷。与其说绝情,不如说是惧怕,怕相见时出现那么一丝一毫的差错,怕相见后放不下。


影山不知道自己在这种时候能做到如此冷静。他看见日向细微地顿了顿,露出略带稚气的温暖微笑,听到他用标准的阿拉伯语说:“请给我橙汁,谢谢。”


他一丝不苟地照做,举止优雅动作完美,就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乘务员一样。


影山将杯子递给日向,四平八稳,不慌不忙,手指轻轻碰触,瞬间的温度交换仿佛一剂强心剂,恍若回到两年前那种相互之间完全信赖、完全托付的默契。影山在心里狂喜,日向还是以前的日向——那个认真而又管不住的男孩,还是他的太阳,一点都没变。


与此同时,影山感受到了日向邻座那个中东男人刀刃般的视线。


TBC.

评论(11)
热度(12)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