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13

复健失败,不知所措。

没什么荒木庄戏份的一章,就是任性想写一写其他人的场合。



十三、


承太郎坐在椅子上猛地一个转身往后舱冲去,被箭步奔来的大副花京院典明拦腰抱住,奈何年轻的人父力气太猛,主将组的另一组员穆罕默德·阿布德尔前来帮忙,才堪堪拦下。


“承太郎!冷静一点!”舰长还在试图挣脱二人,红发的大副使劲架着他,对方一身虎力气在这种情况下更是难动分毫。


阿布德尔苦苦规劝:“承太郎,我们都理解你的心情,可徐伦已经十八岁了!你总得相信自己对她多年的教育!”


战士们看着这情形,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只有联络员艾梅斯还在逐分逐秒地跟进废弃空间站里的状况。


徐伦不愧为大将之女,少校军衔可不是吹出来的。她在空气中发出第一阵电流声时锁定了光能者隐形侦察机的位置,准确无误地扣动了扳机。名为“光能观测者”的隐形长条水母状物被激光霰弹射穿、暴露了行踪,玻璃质“哗啦”地破碎,锋利的碎片飘浮在无重力空间里。


“是光能者协助虫族将卵囊运送到这里来的,”天气·预报判断道,“撤!”


“要真能那么简单地撤走就好了。”安那苏将背后背着的长柄镰光束枪拽到身前,游过去撞开F·F。后者回头才发现刚才自己背后被一束光瞄准着,再晚一点自己就要毙命:“是超视距攻击!大家注意躲!”她心有余悸地叮嘱道。


承太郎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关心则乱,他何尝不后悔让自己的女儿去淌险,但空条徐伦组毕竟是专职勘探小组,这种任务不论如何还要他们来扛。承太郎是大将,更是这艘星舰的舰长,要对自己手下五十多号军官负责,很多时候需要舍弃的事物更多。眼下唯一的出路只有盯紧他们传回的影像,承太郎调配了几个待命的战士守在空间站与“白金号”的对接口,时刻保持警惕。


“只要别来大个子,一切都好!有情况立即汇报!”艾梅斯精神高度紧绷,指令甚至有些颤抖。


徐伦轻笑,有着初生牛犊般的镇定,又像是透过头盔给电波那头的父亲予以安慰。“那就不要给它们拉警报的机会。”


四人从空间站深处往星舰对接口飘去。这种情况下的撤离需要做到快速有序,安那苏在前面开路,后面依次是徐伦、F·F和天气·预报。在这种狭长地形里对抗光能者,组员排成一竖列的阵型可以有效避免被敌人的能量墙阻隔;天气·预报扛着能够放出弧形闪电的电弧发射器在最后,以便第一时间清除身后扇面区域的敌人。在无重力空间中似乎很难做到快速,但绝地潜兵的专业素养让他们得以适应节奏。


光能者可谓是人类的三个敌对外来种族中最难对付的一个,它们的母星是液态星球,从最初没有成型的形体进化至今,发展出了极为复杂的神经网络。光能者对武器的定义非常广泛,从制造到自身衍生,结合用学习能力来管理族群的方法,在之前的银河系战争中屡战屡胜,从作战技巧上来看,它们是将团队合作发挥到最极致的例子。光能者与虫族、生化人一样拥有等级分化,但最下等的并不是没有生命的基础探测器械“光能观测者”,而是隐形的的“光弃者”。


天气·预报轻轻地一下一下收紧食指,电弧枪合着节奏冒出几缕小小的闪电。他在全神贯注地守卫后方,准备随时迎战隐形单位。不难预料,空间站深处一定有光能者的临时巢穴,那些虫族大约是成为了他们的养料,而不速之客的入侵是否会让它们穷追不舍,小组不必思考这些,光能者的行动从来没人真正看懂过。


被调出热成像模式的头盔里闪过一片几乎难以觉察的蓝色,电弧枪在一秒内发射闪电,被击中的透明质渐渐显出了轮廓,看样子已经失去意识。“一个影刀。”天气言简意赅地给组长汇报。


“光弃者”顾名思义是被光能者族群抛弃的生物。它们因为学习能力欠缺而被族人剥夺形体,成为肉眼难以观测的“隐形”战士,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但能隐约在绝地潜兵的头盔里映出它们的热成像。这些东西的双手——姑且可以称作双手的前肢——被改造成两把不明材质的隐形弯刀,异常坚固。光弃者会悄无声息地接近目标,在战士们酣战中无暇他顾时出其不意。


而当这种被战士们称作“影刀”的生物成堆出现的时候,攻击往往致命。


“何止一个!”徐伦迅速举起激光霰弹枪往头顶的方向射击,然后向旁边躲,天花板上飘下来半根透明的刀片。她听着组员们枪支的声音,敦促安那苏加速前进:“我们被包围了!”


安那苏的光束枪对准前方的空气,激光在不出十米外的地方被某种不明物体截断,光束烧掉球形机器的防护罩迫使它们显现出来,然后被霰弹击穿。他回头一看,组长不知何时冲到了自己身边,连忙一手将她往后揽:“徐伦,阵形!”


“它们明显早就埋伏好了,为什么警报器没有响!”徐伦怒吼道。“现在阵形已经没用了!全员突围!”


“徐伦,太危险——”


“这是命令!艾梅斯,看准时机打开舱门!”


“艾梅斯收到!”


“安那苏。”


通讯器里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中尉条件反射地吓一跳。


“徐伦必须好好地回来。”


安那苏莫名精神一振,打了鸡血一般用力回复:“是!岳父大人!”


星舰上的大兵们一阵憋笑。


承太郎:“……回来我就揍死你。”


四人更换位置,天气的电弧枪可以照顾到整个后方的锥形区域,两边有F·F和徐伦清理,安那苏依然坚守最前方,用光束枪烧掉敌人的防护罩,姑娘们负责打击。四个人有序前进,身边全是疯狂的刀刃破空的声音,难以想象在真空中遭遇他们的情形。小组离对接口越来越近,徐伦全身紧绷计算着距离和速度,后舱守卫的战士们盯着监控台后面的艾梅斯。


“舱门准备!五!”艾梅斯终于发出倒计时指令。


一大片敌人从后面围上来,发出小束闪电与天气对峙,被范围巨大的电弧枪击碎。


“四!”


F·F的刺刀捅穿了一个光弃者,尸体被远在空间站那头的超视距光束燃烧殆尽。


“三!”


安那苏小心地躲过一发超视距攻击,暗暗后悔没带上新研发的SH20防护罩生成包。


“二!”


徐伦的三叉戟如长了眼般弹无虚发,还有一秒,再撑一秒。


“一!开舱!”


舱门应声而开,四人冲进来,齐齐堆叠在门口;守卫战士一人一个手雷,穿过迅速关闭的舱门扔了出去。


门外鸡飞狗跳。


承太郎松一口气。控制台的个人通讯栏突然收到消息,他戳开来,耳机里一阵嘈杂,话筒前好一会儿没人说话。大将不耐烦地想挂断,却发现通讯编号赫然是自家被普奇拐走的运输船。


“空条承太郎。”


“哼?”对面人显然是普奇,大将喷一鼻息表示自己在听。


“别的不多说,我知道你也不愿听。不过我们找到了乔瑟夫·乔斯达。”


TBC.

评论(16)
热度(2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