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12

八大豪侠集齐,可喜可贺。



十二、


当年的小兵迪亚波罗曾有一位美好的妻,名为多娜泰拉。由于两人都是战士,在政府的扶持下得以早早生子,女儿特里休五六岁大,多娜泰拉却战死沙场。


迪亚波罗至今清晰记得,在那个蛮荒之地,庞大的坦克虫群如癫狂般越过沼泽朝他们冲过来。他听到尖叫声,放下眼前的战斗朝倒地的多娜泰拉奔去,但还是晚了一步。他木怔怔地杵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看着女人的身躯在虫螯的砸击下断成两截。


坦克虫的足音震慑大地,长相奇怪的鸟形生物腾起一片,铺满异星的昏暗天空。绝地潜兵心都硬,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在悲痛,而是暴怒。他是地狱里来的鬼,所碰触到的只有毁灭。


迪亚波罗意识飘忽地回到星舰上,就是在那时,他遇到了吉良吉影。


“你恨吗?”金发的日本人松垮垮地坐在舰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将破破烂烂体无完肤的男人上下扫视了一遍,语调淡泊。


迪亚波罗两眼无神,不知道是在看他还是盯着他脑后的墙壁。


吉良并没有等他回答,带着一丝戏谑三分诱导自顾自地说下去。


“恐怕想不恨都难。如果不是怕死,你说不定能救下她呢?”


“我知道你怎么想。再有趣的游戏,无法存活有什么意义?”


“你也不想死,对吧?”


迪亚波罗终于有了点反应。“什么意思?”他问。


“我可以帮你。”


“我不需要任何怜悯或施舍。”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吉良站起来伸手挽留。


“别误会,迪亚波罗。我说要帮你,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在那之前,迪亚波罗从来没有为自己做过的某件事后悔。他是一个以自身为信仰的圣徒,一切行动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并笃信不疑。但他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栽在自己手上,金发的日本人那句“痛苦在所难免”意味深长,他考虑了很多,最终还是听信了吉良的蛊惑。


他说:“迪亚波罗,你再不必畏惧死亡。”可如今比起死亡,“活着”的状态似乎更为可悲。


喉咙被扼住的时候吉良根本无法抵抗,他只能使劲挪动,然而小腿被迪亚波罗的膝盖压住。他的脸逐渐变紫,舌头伸了出来。绝地潜兵头盔的面罩反光,他在那上面看到了自己徒劳的挣扎。


“喂!”瓦伦泰上前掰开迪亚波罗的手,吉良瞬间得到了空气,倒在地上仿佛要咳出肺来一般喘,凶手力道太大,他能从那滚烫的黑色手套之下感受到火辣辣的杀意,一如从前在那个昏暗的实验室里,白光聚焦的手术台上,那个虹膜破碎的疯子。


迪亚波罗甩开桎梏,“唰”的一声拔出手枪抵在俘虏的额头上。吉良一天内两次被枪口指着脑袋,自嘲地笑了一声,浑身放松横躺在地。“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他喘着粗气,破音轻不可闻。


“好处没多少,但在这里想杀你的可不止我一个。”迪亚波罗嗓音低哑,稳稳举着枪,手指在扳机上扣得发白。他偏脸看了看后面全身戒备紧绷的半生化人,旁边站着一个很眼熟的金发男人,邪魅的上挑眼静无波澜,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


吉良嗤笑,这笑声里的轻蔑意味仿佛有实体一般令人格外火大——即使在这种境况下他也能如此从容,使迪亚波罗按捺不住用枪托往他的太阳穴上砸去,吉良顿时眼前一黑。旁边卡兹已经把昏迷的多比欧弄醒,在一群或多或少相识的人中间感慨世间缘分的奥妙。


迪奥从字里行间嗅到一丝不寻常,开口打断这场他看不太懂的闹剧:“你知道我弟弟的事。你是谁?”


迪亚波罗摘下了头盔。


“等等,你是……”迪亚哥在看到那散乱长发的瞬间愣了一下,他曾在吉良办公室的抽屉里见过一份这个年代非常罕见的纸质档案,上面附着照片。他盯着迪亚波罗,五官与照片上的脸重叠,他绝对不会记错那粉色的、仿佛长了霉斑一样的头发。“你是再生者迪亚波罗?”


吉良强忍眩晕感,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清楚地知道这两个辉煌的造物一旦联手,他一定会死,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协商,等待转机。“怨不得我,你答应的,还签了合同。不要告诉我你后悔了。”


“从一开始到底有什么特殊目的,你自己清楚。”


“冷静想想,迪亚波罗。杀我难道就能让你恢复原样么?你和这位恐龙人先生,都回不去了。”


卡兹双手环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这家伙是我看着长起来的,他变成这样我也很心痛。你该付出代价,但不是现在。”


“你们以为我没有想过今天这种局面么?”吉良话锋一转,原本昏沉沉的多比欧猛坐起来,对粉色头发的男人喊道:“老板!不能杀他,他有我们的脑复刻信息!”


整个地下车库突然静了,连呼吸声都不敢妄动。外面巡逻队的机械脚步声来了又去,再狡猾的敌人都没有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日本科学家可怕。


吉良扯动一边嘴角,盯着迪亚波罗的眼睛,仿佛能洞穿他的大脑。“我说过了,要论阵营,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但如果我死了,你们的脑复刻记录就会同步传送到我实验室里的孵化皿——等着世界上另一个迪亚波罗来代替你,照顾你女儿吧。”


“吉良吉影——”


“有人来了!”迪亚哥突然讶异地抬起头望向天花板,像是能从下往上透视到天空一样,他挪动双脚感受地面极细微的震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恐龙人叫上兄长,大尾巴一卷,把吉良的一条腿勾了就往外跑;瓦伦泰打开地图,上面显示一个运输船的标志出现在车库门口,四人小队跟着冲出去。


吉良头朝下被拖着走,完全状况外:“?!”


闸口外,运输船堪堪降落,卷起的气浪吹飞了好几条生化犬。普奇神父扛着一把从“白金号”上顺来的长柄镰光束枪走到打开的舱门前,见七个人从熟悉的洞口跑上来,一眼寻找到迪奥。他顶着烟尘大声呼喊:“上船!快上船!”


“去哪里?”迪亚波罗问。


“‘黄金之心号’!”


TBC.

评论(31)
热度(3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