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10

前一千字写了一星期,后一千字写了俩小时。最近到各种培训班学习去了,所以更得慢。

以上都是借口。土下座orz

本章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27722926&userid=72011011

这篇有点想出本。



十、


装甲车一路碾压,嵌进各种子弹依然坚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些重甲单位还没来得及盾挡就被车载大炮炸掉。


这也有惊动生化人首领的风险,毕竟那是能够瞬间摧毁装甲车的存在,尤其在高危星球,团灭几率非常大。


可车里四个是什么人?一个是单兵战斗力敌得过三个首领的“非人类”卡兹,一个是圆滑的谋略家瓦伦泰,一个是军火全能的神手速之多比欧,还有一个被认为低评了十级军衔的不死鸟迪亚波罗。四人坐在车里宛如郊游,开开枪打打炮哼哼歌,下来做做区域任务再拍拍屁股走,简单得四个人都倍感蹊跷。


“托瓦伦泰的福,”迪亚波罗把着方向盘,优哉游哉道,“不然Giogio打死不会把车批给我们。”


大面子总统无奈道:“结果这次还擅自行动,下次他绝对不会再批了。”


多比欧在后面摆弄着车载雷达天线,有些疑惑:“怎么信号又不太好?”


瓦伦泰听了听:“好像是你那一侧有防空炮在干扰。”


“卡兹,撸掉它。”


迪亚波罗话音未落,炮位上的卡兹已经“轰”的一声炸毁了那个干扰电磁波的黑色基座,瞬间耳根清净。


战斗力太强也是个问题。小组领到的任务不少,像破坏敌人据点、采集样本(扒尸体)、炸炮台这样的小意思对他们而言简直像玩游戏,没什么挑战性,一车在手天下无敌,卡兹甚至有些失望。此时多比欧指着屏幕上一个点问:“这个怎么好像首领……”


卡兹凑过去看,默了一下。


“是不是看错了?任务单里没有暗杀这一项。”瓦伦泰扒过望远镜四面观察,周围很安静,并没有异常。


“不,”多比欧皱紧了眉头,“还有一个。”


迪亚波罗急刹,四人往前一倾,停了下来。大路两旁是寂静的街道,冰淇淋和甜甜圈店铺灰头土脸,被弹药波及的破烂霓虹灯招牌静静地燃烧,冒出一缕缕如这个世界般灰暗的烟。


多比欧冷静、飞快地陈述道:“十一点钟方向七百米内有一个首领疑似目标,五点钟方向四百米内有另一个。”


“开车。”卡兹发号施令。


迪亚波罗猛踩油门,四人又向后一倒,拐一大弯向路口旁边的小街穿过去。“绕绕绕,对,再往前。”多比欧观察情况,同时不忘准备填弹。敌人已经对车声有所警觉,出现一两个打探情况的士兵,还没喊出来就被卷进车轮底下。


“慢点开,嘘——嘘——”瓦伦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嘘什么,”迪亚波罗好笑地瞟了他一眼,“嘘了就能给车消音?”


“再往前,这角度你就想停?根本连机甲都看不到好吗。”卡兹催促道。


“老板你别再急刹车了!我都撞好几次了!”多比欧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


拐过街角,一群生化人像蚂蚁一样围上来,另一群远远地躲在首领身后射击。被簇拥在中间的巨大黑色机甲缓慢地转动上半身,装甲车瞄准时机对着转动的“腰”间连开三炮。首领扭曲着在隐藏的弱点处吃了三弹,疯狂抽搐几下,漏电燃烧起来,然后局部开始爆炸。


“走走——嗷!”


刚完成一个疯狂猛烈倒车的迪亚波罗感到脊背发凉,扭头看到卡兹捂着撞得发红的额头一脸“和善”地瞪着自己,旁边多比欧一副快要吐了的样子忍得很辛苦。


“你是不是要死……”卡兹把拳头捏得嘎啦响,正要揍,迪亚波罗一脚油门冲出去,把卡兹甩到后车门上。


装甲车冲回大街,瓦伦泰连机枪都顾不上,深吸一口气握紧扶手。在绝地潜兵的战场上,任何事物都可能造成死亡,曾有人被降落的运输船轧死,有人被物资投放舱砸死,还有被同伴的武器打死——虽然这种情况下不排除另有隐情的可能——但瓦伦泰当了那么多年总统,还从未听说过有人驾驶装甲车出车祸而死的趣闻。


“迪亚波罗你以前开坦克的?”


生化人的声音越来越近,金属咆哮着毫不避讳地前进,瓦伦泰心惊肉跳,最终忍无可忍地问。


“嗯?我以前是特级坦克驾驶员来着,怎么?”


过弯不减速,右侧翼的多比欧明显感觉自己这一侧轮子要飞起来了,他试图用哀求的眼光望向迪亚波罗,奈何自家老板专注前方,跟本不理会自己的深情注视。首领的大部队就在前面,那是一片开阔的广场,被生化人部队当作驻扎基地,集中了很大一部分精英,光是巨型者的黑盾就排了一片。迪亚波罗与广场保持一定距离,绕着那块场地慢慢走,在建筑背面的死角里稍等一会儿观察局势,然后突袭。


敌人的设备发现了附近的装甲车,然而大概没想到来得那么突然,阵脚散了几秒钟,个个躲着那大块头甲壳。眼看着车头渐渐支撑不住大量重甲,已经有些凹进去,迪亚波罗一边S型行驶,一遍焦急催促着枪炮位上的三名组员:“你们倒是快射啊!愣着干什么!”


卡兹咬牙切齿地低吼:“回去看我不揍死你。”


瓦伦泰扛着车载步枪东倒西歪:“迪亚波罗你到底会不会开车!你射一个试试!不行换我开!”


多比欧一个头两个大:“大家不要吵!好好对付自己那一侧敌人!”


装甲车绕了一圈,首领随着他们的行动抬起了两条巨大的机械臂,发射出前端的微型追踪弹。尸体铺在地上沟沟壑壑,车子越来越难开,迪亚波罗吃力地转动方向盘避开那些“小山包”,剩下的都很坚韧,还能肉搏,有些却在追逐过程中被首领的追踪弹击中——无差别攻击有时很让人尴尬,有时又是幸运的利器。


卡兹在颠簸中静静地瞄了许久,他找到了迪亚波罗的行车规律,计算首领转身的速度,终于看到了那个极为隐蔽的缝隙,三发炮弹以精准的角度塞了进去。


“要爆了要爆了走走走!”


装甲车飞速驶出广场,一声巨大的炸响震得四人耳鼓膜发痛。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TBC.

评论(25)
热度(43)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