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08

讲真今晚气飞了,具体待会儿解释。先更新。



八、


绝地潜兵第一要义:冷静。


多比欧跟了迪亚波罗十几年,刚开始分到一组的时候天天被骂,特里休跟他聊过才知道自己第一次上阵的时候待遇算不错的了。迪亚波罗喜静,为人淡漠,当时“热情号”上大家心照不宣的一条铁律就是没事不要跟老板说话,在重大危难时刻可以面不改色组织全员弃船撤离,其冷静可见一斑。多比欧这是被练出来的,一开始根本无法理解迪亚波罗这种近乎于孤僻的性格,后来告诉自己“老板做什么总有他的道理”,就渐渐习惯了。


基于以上经验,多比欧“嘶”了一声,一枪掀掉生化犬的头壳,爆出脑浆来。他把尸体甩掉,朝着左边废墟下蹲着的瓦伦泰喊:“你们三个先上,我解决小的。”说着掏出了维修工具开始修补自己的腿伤。


在这当口,警报鸣响,生化人班长带着列队的士兵冲了过来,并向天空发射了红色的信号弹。瓦伦泰看清了对面的兵力——除了班长、普通杂兵和狗这样的巡逻标配,他们还有好几个巨型者,声势浩大。


生化人也有等级高低之分。目前见过的最上层是首领,那是一些有三层楼高的巨大黑色机甲,每个星球配备有至少一个;接下来是装甲、坦克类,一般由畸形人驾驶;再下来是巨型者和屠夫,身高两米多的肉盾们光是近身攻击就能要人命;畸形人皮糙肉厚攻击力高,仅次于前两者;狂暴者体型瘦长,看上去就是把人的四肢全部砍掉安上装备,行动机械但利爪速度极快;最末即是巡逻队。


一般来说,如果投放的侦查无人机能确定该星不存在太多重甲单位,绝地潜兵是可以适当少携带大型破甲装备以减轻负担的。但像原地球这种敌军覆盖密集的垂危星球,一个四人小组至少要带一个火炮。


火炮的类型有很多种,比如前大将卡兹背上背着的无后坐力步枪。杀敌的方法也有很多种,比如像卡兹这样抄起火炮对着对面一炮轰过去。


地上只剩一片灰烬,一摊残肢。


瓦伦泰猛然回过头,惊恐地望着他:“卡兹?!动静这么大你当巡逻队聋的吗?!”


卡兹小指掏了掏耳朵,一副刚吃饱饭悠然自得的样子。“迪亚波罗,去,那边空地上给个信标。多比欧,过来给我装弹。”


到底谁才是队长啊!迪亚波罗心里嘀咕。信标这种东西这几十年来完全被绝地潜兵们玩坏了,一开始是用来请求支援的,一组一个,不到被围剿的地步不允许使用,后来渐渐成了脱身和诱敌的利器,安个信标,周围地上布一圈雷,等敌人被吸引过去,能炸死一片。


瓦伦泰万分痛心:“每组分配的火炮弹就那么五六个,这种程度的兵力用枪完全可以放倒,你这一炮一弹太浪费了……”


“速战速决,”卡兹拍了拍瓦伦泰的肩膀聊以安慰,“遇到胖子就得炸,子弹穿透率太低了,能打到明天去。”


“我同意,”迪亚波罗点点头,抬起左手臂打开指令终端,“叫车,碾过去。”


“本DIO不知道你们跟超级地球有什么关系什么斗争,我也没兴趣,只知道你对我家迪亚哥做了如青蛙小便般龌龊的事,你就必须去死。”


地下车库,吉良吉影被扒了所有外衣,只留一条内裤,反绑着手跪在那里,面前迪奥手持步枪对准他的脑袋。


“不要说得那么有歧义……”迪亚哥蹲着,把尾巴从屁股底下拗到前面来抱着玩。


一切的起因要从他以前小组里的战友说起。那人似乎对生化技术有点兴趣,跟组员们提过不少次。后来一次任务中组员叛变,迪亚哥听信谗言也躺在了手术台上——毕竟人人都或多或少对力量有所崇拜,战争的代价对于个人来说太惨重,如果能得到超脱人类的力量,是否能逃离恐惧,只有完成改造才能知道。


可变成生化人之后,我还是我吗?


好几种诡异的药剂注入体内,大脑的意识一点点脱离躯壳,他听见旧的自己在与自己挥别,还有一个细微的声音对他嘶吼。如果变成生化人,我的精神还能控制肉体吗?在消灭恐惧之前生出了另一种恐惧,迪亚哥突发怪力挣脱手铐脚镣,费尽周折躲过追捕,然后倒在街上一个垃圾堆后面。


异变的过程是痛苦的,醒来后连站稳都很困难,浑身上下钻心地疼,每一块骨头都在嘎吱作响。他的皮肤火辣辣地燎,整条脊椎像要爆出后背一样,他咬着牙,脸和嘴唇被锋利的牙齿划破,他意识模糊地看着自己的手上长出鳞片,指甲又痒又痛地冲出指尖。他不敢大声喘息,怕周围的巡逻队会发现这个垃圾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生化人,不能到它们的世界里去。他还有漂亮的女朋友,还有牵挂放不下。迪亚哥在街上幽灵一般游荡,在人类眼里是生化人,生化人的抹杀目标里又有他,被所有社群抛弃的男人在偶然情况下看到兄长,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敢奢望遇到家人这种幸福之事。


他恨的人很多,其中有自己,也有给自己注射药剂的那名生物工程师。


“我是你们这边的。”吉良愤恨道。


“什么?”迪奥一脸暴躁,枪口对着吉良的额头使劲一怼。“你不是那个什么,生化人什么部的?你是墙头草吗?”


吉良冷笑一声:“我不屑与山野村夫解释。”


迪奥不怒反笑,打开保险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没有人敢这么跟我DIO说话,临死前还嘴硬,算是给你捡了个便宜。”


在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外面响起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地面震动,有生化人屠夫的尖声大笑,电锯的嘶鸣,还有装甲车大炮的轰炸声,肉体的挤压爆裂声,然后是各种惨叫。


三人:“?”


几个男人开心地一边鸣枪一边大喊——


“Taste this!”


“Have a nice cup of liber-tea~”


TBC.



最后一句这是一个双关语……绝地潜兵做任务是去解放人类解放外星人解放全宇宙(。)的,他们认为赐予敌人死亡是给予他们自由(liberty),音同liber-tea。

评论(29)
热度(36)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