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部】Helldivers 05

更晚了对不起orz



五、


“黄金之心号”大骚动,所有人到甲板上扒拉在窗边看热闹,一艘小型回收船正与那枚来路不明的人体冷冻仓同速航行,伸出的爪子已经将它牢牢箍住、往固定器上安,回收船驾驶人是一名喜闻乐见的未经批准擅自行动者。


乔鲁诺勃然大怒。“不是让你们先等等吗!万一有什么差池呢?全舰战士的安危你们来负责?”他夺过当事人之一瓦伦泰的通讯器直接向小船上的男人吼叫,围观人员作鸟兽散,全都退到一边,还不死心地抻个脖子去望。


“不要吵!老子这边忙着呢……”


瓦伦泰一面安抚暴跳如雷的准将大人,一面为迪亚波罗捏把汗。操控回收船非常困难,需要精良的准度和强大的耐心。不趁着这个时机把“棺材”收回来,卡兹就真的要变成宇宙尘埃啦……白搭一条命可不在前总统大人的计划范围内,更何况冷冻仓里可是单纯用杀敌数累积起军衔的狂人。


小船靠近主体,所有人屏住呼吸,听到“哔哔哔”的警报声变为“回收船归位”后,大家鼓掌喝彩,欢呼雀跃。


乔鲁诺清清嗓子,整艘星舰静了。


与众人合力把“棺材”抬上来以后,迪亚波罗就被乔鲁诺叫进办公室进行批评教育。前总统亲自给卡兹“开棺”并搬进医疗舱,一群绝地潜兵屏息凝神,看那显出不自然苍白的脸逐渐红润,胸膛有了起伏,有种像期待新生儿苏醒一样的心情。


紫发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猩红的眼。


“哦哦!”


“卡兹大人……”


“卡兹大人醒了!”


“卡兹大人好帅啊——”


卡兹:“?”


瓦伦泰扶着他坐起来。他身上还是那套军礼服,戴黑手套的手指活动一下,与那日在议会厅里一般无二,只不过世上已经没有“大将”卡兹了。


办公室里的乔鲁诺还在说教。“虽然总统已经事先跟我说过他的计划,但是你怎么能就这么跑去开船?万一失误错过了冷冻舱呢?万一撞哪儿了呢?迪亚波罗你站好!”


迪亚波罗百般不耐烦,刚想说什么,办公室门就开了,高大的男人不由分说走进来,盯着准将的眼睛看了好久,挑挑眉。


“你是那个人的儿子?”


乔鲁诺站起来与他握手。“您认识家父?”


卡兹记忆里那个在纽约市对着救援船挥挥手说再见的老顽固,此时正趴在泡澡桶边瞪着自家被改造成生化人的弟弟看。迪亚哥应该是太累睡着了,给他洗完了头发还没醒,轻轻的呼吸很均匀。迪奥在将他抱进桶里之前把他浑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至少从表面上看,迪亚哥身上没有什么别的人为改造迹象,伤口倒是挺多,各种淤青和划痕,大概是经历了某些战斗或挣扎。脸上的裂口,迪奥给他用胶布粘上了;至于那条非常突兀的绿色恐龙尾巴,他研究了一下,质地韧韧的没有看起来那么硬,似乎是直接从尾椎骨延伸出来,原理完全不能理解。迪奥看着弟弟脖子、手脚腕上的勒痕和擦伤,叹了口气,往水里再加了一点伤药粉。


迪亚哥一只眼睛悄悄打开一条缝偷看,然后又闭上。迪奥反应迅速两手拍在迪亚哥两边脸颊上,后者“噗”的一声憋不住,睁开眼。


“臭小子这不是早就醒了吗。”


“哪有一直盯着人看的真是,”迪亚哥冷着脸反驳道,“你是变态吗。”


“从小也没少互相看,”迪奥一手捞起水泼在弟弟脸上,“不知道是谁被抓到哪里去搞成这个样子,还要哭,哭什么呢。”


迪亚哥噎了一下。“我那时候把你当成幻觉了。”然后缩下去浸着半个脸吐泡泡,心虚地看向别处。


迪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直起身,从房车里找了件浴袍丢过去,然后扛起步枪。“这里的设施你随便用,我出去给你找两件像样的衣服。”他说。


从迪亚哥紧随两人义兄乔纳森的步伐加入绝地潜兵以后,迪奥就再没有见过他。一开始他还能收到他们的消息,后来原地球沦陷了,儿子也走了,就剩他孤家寡人。有时候迪奥会想,他们在哪颗星上?然而头顶的天空仿佛再无一日晴,那么低的云,那么空的城,逼得人难以呼吸。


回程路上,迪奥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不相信如“第六感”这样不实的东西,可在地下车库口就嗅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使他不得不加紧脚步。这种气味熟悉得可怕,令人作呕,每每刺激鼻腔,仿佛伴随着那些用世界语谩骂着下流词汇的低吼冲进耳朵里。他顺着走了几十年的路往下跑,在一个宽敞的拐角处,几个生化人巡逻兵围成一个圈,与什么僵持着。


他躲在车后面向那里望。只见中间一个半人半恐龙的家伙全裸着站在那里,脸颊上的胶布掉了,口中尖牙锋利,两手指爪覆盖着鳞片,腿已经完全变成了恐龙的样子。那琥珀色的眼睛化为竖瞳,嘴里呵着气,敌人被威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迪奥盯着兽化的迪亚哥,举起枪又放下。他不知道该向哪一方扣下扳机,还是全都应该被排除掉。


恐龙人往这边扭过头,迪奥觉得他看到了自己,可却立刻转移了视线。迪奥重新架起了步枪。


下一秒,大尾巴勾倒了后面的巡逻兵,力量巨大,生化人的头都被拍扁了;利爪一挠削下半个脑袋,另几个还想开枪,被直接把整条手臂扯下来,摇晃着倒下去。战斗似乎是瞬间发生又瞬间结束,迪亚哥沾了一身血,“kua——”地伸脖子怪叫一声,朝躲在车后的迪奥走过来。


迪奥一枪都没开,战斗就已经结束,震惊之余警惕起来。


他到底还是迪亚哥吗?已经不像了。


那么,要杀掉他吗?


他半蹲着,抑制呼吸,等待有利时机。他尽量让面部保持自认为友好的表情,缓慢挪向事先定好的安全路线,手腕上挂着装衣物的袋子,手指在扳机上压着,观察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嗒。”一个脚步声。迪奥心头一震,向声源举起枪;恐龙人猛地扭过头,瞪着那个金棕色头发、西装革履的来者。


那人开了腔,东亚口音。


“迪亚哥?来。”


TBC.

评论(41)
热度(36)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