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趋光 03

并没有多少影山的戏份,就是个普通的过渡章。

当年这篇说是跟朋友联文,结果那家伙全程就光顾着听我脑洞……惆怅。

由于两年前的剧情和文笔实在吓飞我,不得不全篇大修,现在等于是重新写了一遍。被旁若无人的室友和实习证明等事宜闹得脑浆炸裂,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什么东西。当我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我是在找借口。

谢谢你们。

 


三、


孤爪研磨抬了抬下巴,身后的大汉们点点头便果断冲进了那破旧的工厂。提纯工厂在风尘里脏兮兮的,铁皮屋檐在雨天流下来的锈水挂了满墙,看起来已经使用了很多年。然而内部却是一副现代化的光景,该有的专业器皿一样不少,甚至还有生物实验室。坎麦尔不缺这种不打眼的地方,但也并非对硬件设备的齐全感到安心。


孤爪在前面轻车熟路地走,日向紧随其后,两人径直向车间内一个隐秘的办公室走去。前者依旧是那副淡然自若的平和样子,后者就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日向君。”孤爪将日向请进屋,随后落锁,回头盯着他,那琥珀色的眸子一点情绪也读不出来。“我们坎麦尔向来体恤员工,像你这样年轻有为而且做事严谨的干部不多,我们很看重你。”


“那还真是承蒙抬爱啦。”日向坐在办公桌对面,微笑着对孤爪做了个“请”的手势。


“所以上头让我来,只是例行公事,不必过于介怀。”


“组织里的工作,我是十分理解的。”日向点点头。那人的金发没有补染,发顶的黑色跑了出来,更显年轻。他没有立刻落座,而是对着墙壁四面望了一圈,再蹲着对桌脚、椅背之类的地方一顿摸,最后拍拍满手的灰,才叉着腰长出一口气。


“那么,我们该从什么话题开始呢?”


五月的巴基斯坦,天已经热起来。


影山的宿舍房间日照充足,小小的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空花盆。趁着上头还没有给自己安排任务,影山出门逛了逛,上街买了花种,种在花盆里。一丝不苟地打理许久,将仅有的几件个人物品和几套衣服安置好,然后从包里摸出了一个圆圆的玻璃风铃。


椭球形的透明铃身上画着橘红的秋叶,挂穗上是橙色的缀签。影山将它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思量许久,才将它挂在窗边,动作轻柔虔诚得像是对待自己的恋人。风铃轻轻摆动,时不时发出“叮叮”脆响,在阳光下仿佛闪光一般,沁人心脾。


影山仰头盯了良久。故土之物在异国他乡总能勾起游子的三两愁思,只是两年以来耳边突然安静许多,影山到现在还不能完全适应。一种环境或者一个人给另一人的影响可能是极深远的,以至于突然离去的一方有如视像里的残影,会让人不舒服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


黑发的青年深呼吸,干燥的空气刺激着他的鼻腔,换好训练服带上水壶,眼神平静坚定。


“日向君对自己的货点十分自信的样子。”


孤爪柔和地笑了笑。这位不多见其人、了解也甚少的上级干部总能给日向一种尔雅甚至恬静的感觉,身上几乎没有黑道气息,虽然现在的黑道都跟普通群众心目中的传统观念大不相同,管理方式如军队或公司的也大有所在,但这个孤爪看上去极其纯净,许是藏得很深。日向打心底里觉得他这个人可怕,殊不知他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这样,甚至还加上了些许的诡异,毕竟每一个笑容都真实得能感染人的家伙基本不可能在他们这个领域出现。


“看守仓库的都是亲信,我本人每两天也都会回来查看一次,如果组织相信我,也请同时相信我的工作能力。”


“我明白,我明白。你这不是钻牛角尖嘛。”孤爪摆摆手让步。


日向撇着嘴耸了耸肩。


“这次若不是加西亚夫人的要求,我们也不会大动干戈。每天的工作量就已经够大了。”


“加西亚?”日向歪歪脑袋。


“头子身边那个西班牙女人。”


“跟我们的清查任务有什么关系?”


屋里一下子静了。


孤爪意味深长地看了日向一眼,然后掏出手机飞快地按,口里不忘解释。“贪食蛇的本性不就是吞东西么?况且没有她的关系网我们怎么出货?”


“你是说她开始觊觎坎麦尔的资产了?”


“是时候拿回点儿报酬了,换我也会这么做。”孤爪用力按下一个按键后收起手机。日向看着对方莫名其妙的微笑,一时间毛骨悚然。


什么意思?他刚才用手机发了什么吗?为什么跟我扯这些?我已经自己跑进圈套里了吗?


呆子日向。


他突然想起这个称呼,以及那种语气,那个眼神。


“不论何时,‘人’都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呢,”孤爪用平缓似乎能安抚人心的语气轻轻道,“翔阳。”


得到部下“数量无误”的货品清点报告时天色已晚,孤爪看起来很满意,主动提出送日向回住处。日向后腰皮带上的匕首在隐隐发烫,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全身而退,对方到底什么来头他一点头绪也没有,两年来他唯一必须学会却依然不精的能力就是谨慎,当全身细胞叫嚣着要行动的时候,头脑往往管不住。


一路沉默,因为身份地位不同,也不熟,不知道两人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谈,气氛尴尬。黑色的小轿车不慌不忙开了许久,日向的警惕心从来没有放下过。他感到孤爪那猫一样的眼睛在偷偷瞄自己,转头看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日向莫名认为布丁头是可以信任的,又不知道这种直觉来源于哪里。那个人说他像野兽一样,某些念头闪电一样半秒钟八成还没过脑、身体就先行一步冲出去了。当时自己还嘲笑对方是个半斤八两的单细胞,可到头来自己成长了吗?思绪飘着,听到孤爪开始哼歌,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


「我……是……」


等一下。


日向听着轻敲声,有些难以置信。


「……音驹……」


他震惊地瞪着那细瘦的手指,布丁头还在入神地随着自己哼歌儿的曲调点头,手指上却脱离节奏敲出一串摩斯密码。


「……专员……来……支援……」


“你——”


“嗯?怎么啦?”


「……乌野……」


——不论何时,“人”都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呢,翔阳。


TBC.

评论(14)
热度(1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