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樱桃夹心巧克力

情人节快乐。



樱桃夹心巧克力



静夜悄悄来。


当傍晚的微风撩拨池塘水面,鱼儿黏上又挑逗般迅速分开,窗棂下痴情儿郎在信纸上给哪家怀春少女吐诉衷肠,是不是有哪位学长的储物柜里被女同学塞满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街边霓虹灯闪着粉嫩的颜色,兴奋的爱恋分子在空气中轻快飞舞。


“今年也还是一样,甜得发腻的味道。”


大屋廊下侧卧着红发的年轻人,随意系着灰色竹纹浴衣的腰带,手托长烟斗,一片卷曲刘海在豪放缭绕的云雾中轻晃。他盯着池中倒映的月牙儿,黯淡的反射光一涟一涟地照着清瘦的手指。屋里的小厮端着刚泡好的清茶毕恭毕敬摆在他面前,跪坐旁边。


“又是一年情人节呢,主人。”


被唤作“主人”的男子轻蔑地吐了个烟圈。“这种洋节有什么好过的。我从来没有认同过那种名为‘巧克力’的物什,且不提口感,光味道就叫人不敢恭维,花样倒挺多。人类不论何时都如此愚蠢。”


“哪里有比得上花京院大人的存在。”小厮叩头附和道。


花京院典明轻笑。“倒怕有人要说我墨守成规了。”


一刹那妖风大起,院中树上飞出哀鸣乌鸦好几,河童顶着盘子破了池中月色的倒影又惊慌地缩回去,门客仆从一个个传开,整个院落骤起窃窃私语——“他来了!”“他来了!”——直至那团黑雾从白烟中幻化分离,瞬息之间凝成人影,高鼻深眸勾勒得细致,玄色浴袍胸襟大敞,男色之美展露无遗。他手里提着锦缎包裹的小盒,就在花京院身旁坐下,将其放置二人中间。气场震出,鸦雀无声。


红发人盯着屁滚尿流跌下桥廊的小厮,颦眉“啧”了一声。


“承大人,别来无恙?”像是习惯了对方的胡来做派一般,花京院照旧闲散散吞云吐雾,不时瞟那盒子一眼,仿佛比起来者,对来者带的东西更感兴趣。男人打开盒子,里面满满盛着樱桃,看着花京院一脸“我就知道”的得意表情,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


“我倒觉得,不带甜味的巧克力挺好。”他声音很低,带些沙哑,轻轻地震在沁凉空气之中。


花京院转过头来,盯着对方的侧脸看了一会儿,笑道:“装什么新派,明明就是个老头子。”


“总要不时尝尝鲜。岁月太漫长。”男人回答得一板一眼,听得花京院忍俊不禁。


“你从何处来?”


“关东的街市。”


“今夜想必十分热闹,那些高楼林立的地方。”


“男男女女,全是人类的气味。”


“虽然能闻到甜腻的各种糕点味儿,但总归还是有好吃的。”


“你指的是樱桃。”


“我又不是只爱樱桃?”


男人看着花京院清秀的脸,微微笑道:“献殷勤总得投其所好。”


花京院不以为然。他望了望被扰乱的一池清涟,丢一颗朱红果子到嘴里。“你这殷勤倒将我这里搅得一锅粥了。”


男人盯着那薄唇半晌,将什么物件掰开一小块,发出“咔吧”的脆响,然后含入口中。花京院还没来得及问那是什么,便被堵住了话头,忙着咀嚼的牙关被轻巧拨开,有什么苦涩的东西被强硬地推进口中。


原本充斥着果味的嘴里立刻被一种霸道的苦所替代,花京院突然被强吻,一时没了主意,扭着头挣扎,男人紧追不放。花京院瞪着眼睛,从男人绿宝石般的眸中看到略显慌乱的自己。


啊啊太奇怪了这什么东西!花京院拼命试图将牢骚传递给对方,哪知男人不由分说,舌头长驱直入灵巧地勾引,口腔的温度很快将黑巧克力融化,丝滑地包裹住樱桃果肉。又苦又甜的怪味一下子变了,果香中和了可可的苦,巧克力的浓郁钓出了樱桃的清冽,两者交融让人欲罢不能。


花京院渐渐被这种口感迷住。他闭上眼睛回应着男人,想得到更多,可对方却开始玩捉迷藏,两片舌滑腻腻地交缠在一起。男人嘴里的苦味也逐渐变甜,花京院亦步亦趋地吮,要把余下的一点点也搜刮过来,吞咽着,急促的鼻息相互晕染。恍惚间温度在升高,两人胡乱拥抱着,谁不安分的手悄悄伸到浴袍后面,花京院摸到了狼耳朵上柔软的毛,自己蓬松的尾巴早不知何时暧昧地勾上那人的手臂,呼吸在升温——


是谁先离了谁,花京院还愣愣地喘。男人意犹未尽地舔舐嘴唇,脑袋上直立的黑色耳朵愉悦地抖动。反应过来时花京院的腰带已经松了,浴衣一肩滑落,红的发衬着白的肤。掉在手边的长烟斗还在袅袅生烟,冷静地刺激着一腔情迷意乱。


“啧……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吐出果核口齿不清地埋怨道,气哼哼地将衣服好好穿回去。


敢直呼我全名的也只有你了。承太郎伸手挠了挠对方红色的脑袋,正想问巧克力好不好吃,便突然被扑得往后仰倒。仿佛没吻够的唇舌复又缠上来,再矜持都显假,花京院明显已经放弃了“尝鲜”的问题,眼下还有别的事情更重要。


“你这老狐狸。”承太郎笑道。


“彼此彼此。”


空条承太郎想起很久以前,花京院典明坐在与此时同样一种月光下,警惕地瞪着自己。当年那头小狼叼着从人类处偷来的一篮子樱桃,屁颠颠放在小狐狸跟前。


“今天是什么日子?”小小的花京院问小小的承太郎,紫色的眼睛眨巴眨巴。


“今天是西洋的‘情人节’。”小小的承太郎学究般给小小的花京院科普。


“‘情人节’是什么节?”


“……嘛谁知道呢,大概是尝鲜的日子吧。”


——才不是啦。


花京院汗涔涔地黏在承太郎身上,餍足地想。


Fin.

评论(4)
热度(43)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