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趋光 02

听着妖王的hop修文还是很舒爽的。尤其在室友看综艺节目发出无脑大笑的时候。

汤圆还是要甜!甜!甜!那种巨甜的才好吃!

↑跟下文并没有关系(。



二、


“我知道你很看好自己,影山君——然而现在的乌野不需要意气用事的人,我希望你清楚牢记这一点。单兵作战能力固然重要,但这绝不是我们聘用你的目的。”


“是。”


“这次就算依然不能端掉坎麦尔,我们也不能再犯两年前的错误,不然你知道后果。”


“……我明白的,菅原前辈。”


“从此你就是一名国际刑警。进了这个门,就要有无法全身而退的觉悟。”


“我已宣誓效忠乌野,不轻易回头。”


月岛萤坐在分属于他的好几台电脑前,鼻梁上架着一副看上去很新潮的黑框眼镜,头戴大耳机炸歌。他刚刚破译了一份来自我方专员的秘密文件,神经愈加紧张,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金新月方面的情况不容乐观,最主要的还是专员的人身安全,若再不采取切实行动,坎麦尔随时都会对其不利。


“来了个新人。”


山口忠回到繁忙而有条不紊的乌野组情报部办公室,将一份午餐放在月岛的桌上,等了许久才透过键盘的声音听到竹马略带疲惫的回答。


“在这种时期?”


脸上散着雀斑的朴素青年耸耸肩。“从海外特种部队里挖来的国人,菅原前辈让我彻查过他的背景,似乎没什么问题。不过有一点让我在意,他曾是‘鸦天狗’的军士长。”


月岛突然投来的锐利目光吓了山口一跳。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拆开饭盒。“那就不稀奇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会采取紧急策略也不为过——况且我们到现在还不清楚音驹那边有什么行动。”


山口想了想。“你给专员发个消息,让他特别留意一下周遭情况吧。”


不出众人所料,他们在晚饭后果然开了个简单的会议,组长泽村大地带了人过来。那男人一头黑发,瘦高个子,表情严肃,穿着黑色制服,左胸口绣着乌野先遣队的银色徽记,对着众人“啪”地一行礼。


“影山飞雄,请多指教。”言简意赅,目视前方,面无表情。


泽村拍拍影山的背笑了笑。“就先把你排进田中的五番队好了,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稀稀拉拉,五番队队长田中龙之介一脸嚣张,冲着同样看起来不太好惹的年轻人挑了挑眉。


“乌野先遣队跟你之前待的地方可不一样,”他挑衅道,“学着点儿规矩,新来的。”


“是,前辈。”影山浅鞠一躬,大家都愣了一下。


啊,怎么回事,这个新人超识相?


田中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椅子都要被他撞倒。“什么嘛!你小子叫影山是吧!以后田中前辈罩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然后像个黑道混混一样大力拍打影山的背。


快够了……泽村轻咳两声让两人迅速就坐。


影山环顾四周。会议室不大,一张长桌、一块白板加一副投影仪,两个摄像头装在相对的角落里,立式空调还没到投入使用的季节。与会者很少,零散地分布在长桌边,像是没有固定座位般随意。自己坐在田中右边空出的座位上,对面是长头发、很凶悍的大个子,远一点的都开着电脑随时准备记录或下达跟进工作,靠近白板的有一个拽拽的眼镜金发和一个长着雀斑的地味青年,再来就是银发的副组长菅原孝支和站在投影仪前的泽村大地。


泽村作为组长,一般把日常问题交给副组长处理,工作任务都是自己掌大局;菅原则常给泽村出谋划策,在组里有谋士之称,再加上两人在乌野任职之前似乎也是战友,对于组员们,两人就像家长一样的存在。泽村长着一张正义的脸,头发短短的很有精神,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人物式大气,他位于上席,两手撑在桌子上,微皱着眉。


“想必大家猜得到我接下来要说的内容。”说到这里,泽村停了一下,将会议室里的全员扫视了一遍,然后继续话题。


“根据前天‘鸦天狗’发回来的消息,坎麦尔将在夏季——也就是五到七月这三个月之间进行全面内部清查,这一点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脑后扎着辫子的三番队队长东峰旭摸着自己野性的胡子接道:“看样子,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出现的话,似乎也用不着专门开个会。”


“是这个意思,旭分析得好,”泽村点点头,“这次开会的主题很简单,就一句话:敌方对我们的专员已经产生了怀疑,必须尽快将其带回。”


“听起来很轻松,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坎麦尔总部防卫的森严程度你们是知道的。”月岛双手环胸慢悠悠地说,同时旁边的山口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菅原。“根据我这边的监听追踪加上忠的情报,坎麦尔将在五月底有一次大的出货行动,具体输出时间和路线还在查。”


看过资料之后,泽村表示虽然敌方必然会在这期间加强内部防范和外部巩固防守,但这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时机,既可以趁虚而入偷出专员,又能给敌方予创伤。在大伙儿跃跃欲试时,菅原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鸦天狗’知道音驹那边的动作吗?”


又是这个问题。泽村看了看田中,那家伙不出意料黑着脸咬了咬牙。两年了,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走出了阴影,没想到每提起乌野与音驹的合作,都是一次锥心之痛。


此时仅有的不知情人士举起了手,影山不知为何一脸局促,想开口又不知如何组织语言,嗫嚅了半天。


“泽村前辈,恕我冒昧,”影山最终紧张地发问,“五月底的任务,可以让我上前线吗?”


TBC.

评论
热度(13)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