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趋光 01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小排球同人,高三文风愚蠢剧情更愚蠢的时候,现在看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都是什么辣鸡。最近养肥了60多话一口气补回来重新被燃哭,打开旧文想改又无从下手,只能像捉虫改错字一样零星修一下。

警匪pa,短ooc,难吃,难吃,难吃。

放上lof也就算是一个留念吧。我还是很喜欢写东西的。



一、


春末入夏的时候,风不大,带着海的味道凉爽吹来,略潮,柔柔地轻吻脸颊。记得那种太阳很舒服,没有盛夏的毒辣,难得从连绵春雨云中冒出的日头安静得像个文学少女,仿佛薄纱穿在身上,令人愉悦。


就是在这样舒畅的天气里,很多人穿着漆黑的衣服,从高到矮排排站,自己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空气中的青草味和汗味混合在一起,一切都那么亲切熟悉。那人一头黑发,个子比自己高很多,眼神非常可怕,总被自己惹得生气,身上的肌肉纹理令人艳羡。他抱起自己时手臂上的青筋那么好看,自己清楚地知道他所用的力度,以及被丢出去的瞬间,在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那么好听。


摔下去,没有预想中的痛觉。醒来,不愿睁眼。


好久没有梦到那时候的事情了。日向翔阳躺在硬邦邦的床上这样想。虽然已经足够温暖,他还是紧了紧薄薄的被子。刚才梦里那种清风拂面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把被子拉到头顶,只露出一小撮橘色的头发。


有人说,突然梦见很久都没想起的人或事,那么表示梦里的内容将慢慢在记忆里消失。那些记忆会消失吗?日向使劲地回忆,又摇摇头像要甩掉它们。忘记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


那种生活,早就回不去,也不可能回得去了。从两年前的初夏,那一天开始。多近、又多遥远啊——你可以说仅仅两年,也可以说已经过了两年了。两年可以改变多少,不论是事物还是人心。时间是上帝创造的最可怕的强盗,来不及思考它到底图什么,就被搜刮走了一切。


这里是巴基斯坦。与梦里一样的季节,在这里却显得闷热,不过也习惯了。身在异国他乡,活得很累,日向这样性格脱线神经大条的家伙也在两年的摸爬滚打之中产生了这种感觉。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日向慢条斯理地按下免提,电话里的声音立刻在这间空荡荡且设施简陋的小小房间里回荡。一个中年男人在说阿拉伯语,声线沙哑而低沉,像是喉咙里有刀片在来回地刮,含糊不清,日向作为一个日本人却毫无障碍地听着。他微微转头,望向床头柜,那看上去像是抽屉把手的东西实际上是个小型窃听器,而这样的监听设备在这间房子里有不少;原本在天花板的角落里还有一个摄像头,在自己的强烈抗议以及所谓人道主义的考虑下,他们最终大发慈悲给他撤掉了。


男人让日向在今天下午四点之前到十号货点去复查一遍。最近组织里“内鬼”的传闻沸沸扬扬,日向知道这次放下来的绝对不是普通任务。在这个名为坎麦尔的黑道组织底下待了两年,上头的家伙们什么尿性他不说知道得一清二楚,至少作为一个区域小头目他能给喽啰们科普一些自己总结的组织内潜规则之类。


他知道迟到是什么后果,而且每天一觉睡到下午三点钟的日向也觉得自己简直快睡傻了,于是一骨碌爬起来准备一切,出门之前回到床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银色的左轮Anaconda,犹豫了一秒钟,拉开床头柜最底下的抽屉取出压在角落里的一把轻巧的匕首,塞进后腰带里,套上西装外套后出门落锁。


日向翔阳身高一米六出头,看上去像个初中生,所以西装革履的难免有些滑稽,被人明里暗里嘲笑。不过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小个子的日本人不好惹,平时笑得没心没肺,真正下手的时候据说非常可怕——之所以是“据说”,是因为被下手的一方没有一个能幸存下来。


但日向习惯了。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现在居然习惯成自然,有时候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时候说什么身不由己之类的词句似乎显得太过俗套又平素无力,而日向的确不会用这种蠢理由为自己开脱。


他喜欢热闹,却不得不在这种蛮荒冷清的地方独自摸爬滚打两年,假期里偶尔去看看山水田园,那土地里还满满种着罪恶的红花。


从日向生活的城区开车到郊外货点只需一小时。眼前简陋的工厂建筑群破旧不堪,午后偏斜的太阳晒下来能看到野风吹卷起阵阵碎沙。属于日向管辖的那批违禁药品已经全部提纯完毕,正堆在工厂地下室里。在这种时代,上层建筑就算管也不会管到哪里去,更何况在这其中黑白两道都有利可图。


工厂大门前站着一堆人,那些中东大汉拥护着一个突兀的、正在认真玩手机的东亚人,矮个子染着金发,眼睛圆溜溜的像猫一样。日向无奈地下车,他不能避免见到这家伙,就像这家伙总若即若离地盯着他。孤爪研磨与自己一样是日本人,从各方面来看他俩非常相似,但致命的不同点是,孤爪是坎麦尔的高层。


上面竟然大动周章派出了“清道夫”,自己是不是已经……


今后的计划该如何进行?


“清道夫”伸出手,日向与他象征性地握了握。


“好久不见,日向君,”孤爪淡淡地说,“今天也请好好表现。”说着微微侧身,手掌指向工厂办公室的方向对日向做了个“请”的姿势。


语气凉薄,却说着像是“午餐吃了什么”这样的话语。橘色头发的年轻小个子脸上一如既往的平和,漆黑的眼睛盯着对方看了两秒,忽然咧嘴,歪头做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孤爪愣了一下,微微眯起眼睛。


干燥的空气里,火星子快要燃起。


TBC.

评论(16)
热度(1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