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番外②

是的大家,我回来了。

然而一如既往地ooc,以及有病。

这个渣渣没治了。



番外二


 新年伊始,朋友们想必都在摩拳擦掌等待各大时装周发布新品。而本期《Révolution》当中,我社迎来难得闲暇的超模Jotaro J。闲话不多说,让我们迅速进入正题,空条承太郎独家专访——参上!


记者:Noriaki K

收录:J.P.Pol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好,空条先生。感谢您从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社的独家专访。


空条承太郎(以下简称“承”):嗯。


记:您最近在跑哪些场子呢?


承:Emporio,Hermes,Louboutin,VS……之类的。


记:上周的维秘大片一定是被二嫂拉去玩的吧(笑)。


承:嗯。


记:不过一个家族里出两位超模真是很厉害呢。


承:其实并不稀奇。而且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乔瑟夫也曾经是麻豆,不过那个三分钟热度的家伙可以忽略不计。


记:如今的房地产大亨最终还是娶了一位曾经的同行做妻子呐。


承:他们是旧识。


记:加上EB的掌门人艾莉娜女士,乔斯达家族几乎有一半成员从事时尚行业了。我们可以把这称为家族喜好吗?


承:也许。不过乔纳森和大嫂青梅竹马,他大概也不知道艾莉娜之后会进军这个行业吧。


记:这该称为“缘分”呢。


承:此外,今后一年内会有一名同样来自时尚界的新成员加入,敬请期待。


记:呃……您的意思是?


承:你确定需要我说得更具体吗?


记:……不必了,谢谢。让我们进入下一话题。


承:(点头)


记:您的圈内友人们似乎一致认为您是个外表冷酷而内心细腻的人。您对自己的定位呢?


承:友人?


记:像拉巴索啊,丹啊,玛莱雅啊,之类的。


承:……谁?


记:我就知道……至少记住朋友的名字啊。


承:如果有特征的话,还是能对应上的。


记:我已经不想问你到底是脸盲还是压根儿不去记了……下一问。几乎所有接触过您的人都说,您是一位完全不会在意外界眼光的人。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在意呢?


承:饭馆做的菜不合我胃口,我是不会付钱的。


记:这么坦然地打这种比方真的好吗……


承:我开心就好。


记:任性得可以呢(笑)。一开始入行的时候是否会因为性格碰壁呢?是否有同事对您产生不良情绪?


承:没什么感觉。为什么一定要别人喜欢我?自己知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就够了。


记:有人说您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踩在珠宝世家的台阶上、靠家族关系上位”,您对这种言论持什么看法?


承:你觉得呢?


记:我个人认为您不是这样的。


承:那就没问题。


记:……诶?


承:我做什么,只是因为我喜欢。


记:实在是干脆利落。


承:我没工夫照顾外人的意见。他们看不惯我是他们的事,他们能花自己挣的钱穿着定制开着凯迪拉克回家泡自己大屋院子里的温泉么?所以那些瞎操心的looser,你最好能比我优秀,不然就给我闭嘴。


记:……承太郎你好帅。


承:……


记:咳。我们都知道超模的生活一般不会平凡,尤其是一位身高一米九五的混血帅哥,八成连出门逛街都困难吧?


承:有经纪人就好。


记:总不能永远依赖经纪人吧(笑)。


承:一直在赶场子,也没什么时间外出。再加上一出门又会被一堆叽叽喳喳的人围个水泄不通……想买什么最终还是选择网购了。


记:一如既往地受欢迎呢,不论男女。


承:这令我很困扰,别再来了。


记:不要这样对粉丝说啦!


承:我有一个粉丝就够了。


记:……算你狠。好吧,接下来这个问题虽然不是很想谈起,不过流程规定,这里姑且问一问。


承:为什么这么勉强。


记:让我们来算一算您已经有多久没交下一个女朋友了呢?


承:六年前吧。


记:您一定是在开玩笑。


承:我很认真。


记:……那之前那些被狗仔队拍到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承:你可以想象一下突然被不认识的女人搂住胳膊强吻的情形。


记:那些所谓“不认识的女人”可都是一线女星啊!


承:麻烦的婆娘谁要理啊。


记:突然有点同情她们。


承:一夜情倒是有过,这个我不否认。


记:毫不掩饰……


承:你不是已经在某些方面有所感受了吗?


记:哪有感受啊你忙糊涂了吗?


承:……对不起。


记:不要跟我道歉啊?!


承:我一定会尽快娶你进门的。


记:不要在采访中跟我保证这种事啊?!


承:……真是够了……


记:所以这个话题就跳过吧!跳过吧!


承:我会好好待他。


记:……啊咧?


承:我想尽我所能珍惜他。虽然已经过了像纯情的初中生那样说“喜欢”的年纪,但至少不希望辜负。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


记:……突然之间这么浪漫干什么……


承:请继续采访。


记:哦哦,好的。嗯……请问今后有什么样的展望呢?


承:结婚之后大概就要退役了。


记:什……


承:因为实在没时间陪伴对方,让我每天很烦躁。这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记:等等!太突然了!这次独家真的要出大新闻了啊?!


承:你很惊讶吗?


记:也、也没有,只是不至于退役……


承:跟兄长和嫂子们也商量过了。


记: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承:就是要看你突然知道消息的时候这幅样子。


记:喂。


承:不改姓也没问题,花京院这个姓氏读起来很好听。


记:你……


承:不过我更希望以后能直接叫你典明。


记:……


承:还有什么问题?


记:……以上是《Révolution》的独家专访栏目。


※以上任何言论不代表本社观点。


“请不要把一字一句还原得如此到位好吗,波鲁那雷夫。”


作为采访收录工作的波鲁那雷夫前辈看着办公桌旁散发着低气压、背后冒出ゴゴゴゴゴ音效的花京院,倍感委屈。


“你以为我很好受吗!在采访过程中已经被你俩闪瞎眼了,回来还要再听一遍录音!不要折磨单身狗!”


“你不是有阿布德尔老师……”


“闭嘴!”


结果花京院还是动摇并羞耻地取回录音资料,把承太郎说的“典明”两个字听了一遍又一遍。


Fin.


换成花京院主笔的时候,风格完全变了个样儿——


“Jotaro J——细嗅蔷薇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我,不要妄想能左右什么。”——题记


我们联系Jotaro J的时候,他正在洛杉矶拍广告,声音沙哑,像一只疲惫的大型猫科动物。他对访谈邀约的答复简短而令人愉快,只有一个“嗯”字,让我们雀跃了许久。


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Jotaro J这个名字,大概是被带在乔斯达家族的后面。在时尚界,乔斯达这个姓氏如同魔咒,从本代家主乔纳森·乔斯达接管家族传承的奢侈品产业,到“女教宗”艾莉娜·乔斯达的EB,再到维密天使丝吉·乔斯达的《Révolution》,以至于出道多年沉默如酒的Jotaro J初次被提起时,理所当然让人冠上了乔斯达家的名号与光环。


然而我第一次听到Jotaro J的名字时室友正扎堆看Giorgio Armani的发布会,对那个梳着背头的欧亚混血男模展开了激烈讨论,但迟钝如我甚至忘了他的脸。直到后来见到那顶极具个人色彩的、不知为何缺了后半边的帽子才猛然想起,模特并非行走的衣服架子,他们也拥有自己的风格。Jotaro J的风格到底是什么,我至今没弄明白;但可以确定的是,家族不足以束缚他。他是如此浓烈的一杯伏特加,静置如水,酌一口则一路火辣辣烧到心里,久久回味不能自拔。”


然而写到一半发现采访内容跟以上段落似乎没什么关联,于是放弃了。总而言之,这次专访算是白做了,毕竟“大新闻”什么的还是要当事人自己发布不是吗。

评论(14)
热度(61)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