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父女】Silence

特里休的故事。

半夜失眠出品。

纯粹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而割的大腿肉。大概没人会喜欢吧(笑。



Silence



我梦见黄沙的围城。

我梦见枪声。

我梦见时间向耳后掠过。

我梦见另一个我。

我梦见漫天的星斗向我落下,或是我向苍穹飞去。

 


路过街角那家咖啡店,一如既往地可以闻到清雅的味道。

我们围坐一桌。

我喜欢奶茶,金发的小哥喜欢黑咖啡,高个子喜欢拿铁,妹妹头喜欢红茶,戴帽子的在大口吃芝士蛋糕,那两个关系看上去很要好的家伙抢着马卡龙。

桌上还有一只壳看上去很华丽的龟。

他们都是谁呢。

 


有无数巧舌如簧的意大利男人对我说,美丽的小姐,你的秀发真漂亮,像最昂贵的粉玫瑰。

可我痛恨粉色,一如痛恨那个人,时常出现在午夜梦回的,杀掉了我的母亲,还想要杀我的男人。

 


他们步步为营,干掉了黑王后。

这当然是没有用的。黑国王走过来,干掉了我。

我怎么能忘了。

我是白国王啊。


 

有一个团子头的小姑娘蹲在马路牙子上。

雾太大,我看不清路牌。远远的有游乐场旋转木马的声音,有小丑在高声唱着什么曲调滑稽的歌。

“你叫什么名字?”

“Jolyne。”

“你好,Jolyne。我叫Trish。你爸妈呢?”

她睁着毫无生气的翡翠色的眸子,小小的手指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们去给你买热狗和冰淇淋了吗?”

小姑娘点点头,又摇摇头,再点点头,紧接着使劲摇起脑袋。她猛地站起来。

“没有了。”

“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

从她嘴里吐出成年女性的声音。

“什么都没有了……那片海。时间。人。”

她向游乐场的方向狂奔而去。

她的声音还留在我身边。

“我要去寻找我的父亲。”

“是吗。”我说。

这不是雾,是烟。时间的洪流把一切都烧成了灰烬。我几乎要窒息。

“是吗。那么,我的父亲,在哪里?”


 

他来了。

他来了!

他来了——

都结束了。


 

你要逃往哪里?

我听见他的声音,低沉喑哑。

我像婴儿一样啼哭。他有着少年人的身体,却说着中年人的话。

哪个才是你,我的父亲?

我不承认拥有父亲。

他要杀了我。

我要杀了他。


 

他的手扼住了我的咽喉。

他粉色的长发长着霉斑。

他的瞳孔里有破碎的光。

他恨我。

——Trish,我的孩子。

我不是你的孩子。

——我从不应拥有你。过去,现在,未来。你都不该出现在世界上。

我不是你的孩子。Diavolo,我不是。

——你去吧。去吧。永别了。

我想爱你。

我恨你。


 

我与另一个我掌贴掌。

他来找我了,可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是不是可以忘了呢?

另一个我在心里对我说,他该受到惩罚。


 

“你怎么了?”

“没什么。失眠而已。”

“我听到你在哭,你说了梦话。”

“……求求你,米斯达。别说出去,也别告诉他。”


 

“你怎么了?”

“没什么。做了噩梦。”

“你后悔吗?”

“……闭嘴,吉良。让我去小鬼们的宿舍,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Fin.

评论(10)
热度(50)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