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京院】The Train Home

哦_(:_」∠)_捂心口。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谢谢木木❤

荒腔走板:

我现在是一只豹子。


花京院突然这样意识到的时候,他正在逃跑。一群陌生人在背后追赶他,从他们吵吵嚷嚷地话语中依稀可以知道是贪图他闪亮发光的毛皮。然而奔跑时并没有感觉到从两足转换成四肢着地的违和感,只是低头的时候能够看见自己带着肉球……垫的爪子,感觉有些奇怪罢了。


不过这身毛还真是亮,难怪会被盯上。“但怎么可以让你们得逞?”花京院想着,“我还要……”想叫出法皇来阻挡人群,却发现法皇并没有回应他的呼喊。


也是,毕竟变成了现在这样。他从五层高的楼顶跳下时这样想到。


弹性柔软的四肢在落地时只是略微曲起,他蹬了蹬后腿从拿着套索的猎手身边蹿过,灵活地避开挡路的人群。


他听到有人对他说:“如果愿意舍弃这身毛皮,你便是原本的形态了。”


“不行,”花京院听到自己说,“我要马上到承太郎身边去。”


这样的话更快一些。


 


“为什么?”


承太郎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向他问出不自然的字句。


昏暗的小房间仅有一个白炽灯泡作为照明,密闭的房间没有门窗,但仍有风将唯一的光源吹得摇摇晃晃。似乎这方世界一开始他们便在此处,没有入口,没有出口。承太郎套着紫色的大衣外套,里面穿着的T恤上有颗紫色的星星图案,帽子上没有了金属配饰,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星星。他的双手平放在桌面上,被一副铁质手铐束缚住行动。


这或许不是我认识的承太郎。花京院看着贯穿承太郎左脸的长长的疤痕这样想着。


但他并不知道如何回答承太郎的提问,他甚至不知道承太郎在针对什么发问。


幸好的是承太郎继续向下说了:“我路过了三座山头,分别是春季夏季与秋季。我穿过了一片森林,森林的沼泽里居住着巨大的鲶鱼。我击碎了七天的日月,而第八天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我攀上一棵柏树,树上的樱桃染红我的嘴唇。所有的动物都避开我行走,直至我被人马的箭一分为二。”


花京院惊愕地看着他,然而承太郎并没有做出解释,为何他如同吟诵一般说出这番话。


承太郎只是默默地站起来,用他仅剩的右眼看着花京院:“谢谢你愿意听我的故事。”


 


大海的波浪淹没了一座沙堡。


花京院看着堆砌了将近一人高的黄沙滑落垮塌,露出了沙堡后承太郎的全身。


他不是很明白为何承太郎会在这里构筑沙堡,这里离海面只有两三米的距离,更何况现在在涨潮,花京院观察了十分钟得出如此结论。


“承太郎,”花京院走过去拉他,“至少在远离海面的地方。”


然而承太郎纹丝不动,他将落下的沙再次归集起,慢慢地堆砌出一座沙制的高塔。


在沙塔差不多平齐承太郎的高度时,一个不大的浪头袭来,打在沙塔的底部,冲走了大部分的沙砾。花京院和承太郎眼睁睁地看着它倒在退去的海水中,只留下一个平滑的弧度。


承太郎只是抿了抿嘴,又沉默着将沙子堆砌起来,直到一座高塔形成。但总是在接近封顶时被海水冲垮。


“够了,承太郎。你知道只是这样做的话是没有结果的。”


“还不够。”承太郎并没有看向他,只是自顾自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还不够高。”


“我对你的思念,还不止这一点。”


 


一辆火车呼啸而过。


花京院坐在无人的站台的长凳上,看着一辆火车呼啸而过。


这大概不是他要搭乘的那辆。


而他已经晚点太多了。


“你在等一辆火车。”


阴冷但魅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DIO?!”花京院回头,看到的却是承太郎。


高大的高中生提着公文包,温和地朝他笑着。


“它将载你去很远的地方。”


乔瑟夫乔斯达的声音从承太郎的口中传来。


“你知道你的目的地是哪里。”


阿布德尔的声音,花京院可以想象他调皮的闭着一边的眼睛,挥动着他的食指。一辆新的列车停在他的面前。


“但是你不能肯定火车要去哪里。”


波鲁那雷夫笑嘻嘻地说着。列车的车门在花京院面前打开。


“但是没关系。”


承太郎低沉的声音传来,花京院犹豫着是否要乘上列车。承太郎突然从背后轻轻推了他一把,花京院一时不察,差点跌倒在车厢里。


车门阖上,承太郎隔着透明的车门向他挥了挥手。


“我,老头子他们,都在目的地的地方。”


列车离开站台后便驶进一条隧道,长时间的黑暗包裹住他。“要舍弃吗?”DIO的声音传入右耳,阴冷得让人觉得方才的决定是错的,又温柔得如同无尽的挽留。


“但是没关系。”承太郎在左耳边低声说。


“要舍弃吗?”


“不止这一点。”


“要舍弃吗?”


“谢谢你。”


“要舍弃吗?”


“我们都在这一边。”


“要舍弃吗?”


“舍弃的话便能回来了。”


 


“我不会再听从你的疑问哪怕一丝一毫,DIO。我只会去有星星(Star)的地方。”


列车驶出隧道,打破了一幕星光。


 


“喂,花京院醒了哦。”波鲁那雷夫的声音。


模模糊糊的眼睛所能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随着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的声音传来,光线被几个人影遮蔽了。


“喂花京院,能看见我们吗?”乔斯达先生……


“昏迷了快半年了哦。”阿布德尔先生……


“阿布德尔不也躺了四个月嘛!”波鲁那雷夫……


“真是让我们好等啊。”承太郎……


 


“我……回来了。”


 


End


 


给 @四十八号阿渣 的生贺!模仿了《白火》的风格!阿渣的白火好棒!然而我写出一坨shi……总之阿渣生快!我去重新做人……


 

评论(1)
热度(18)
  1. 四十八号阿渣荒腔走板 转载了此文字
    哦_(:_」∠)_捂心口。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谢谢木木❤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