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La jacinthe (3)

你太厉害了_(:_」∠)_

雪蓮:

拖了这么久我回来了。


联文with @四十八号阿渣 














 典明少爷这个名字组里人几乎是没有叫过的,甚至可以说即便是少爷站在自己身边都不一定认得出来,这也没有办法,花京院的行踪一直是一个谜,组里人大多数别说样貌,就连声音和年龄都不清楚,这要是放在别的组里那可就是大事一桩了。


跪坐在父亲灵柩前的花京院本人可就没有先下去管这么多的事情了,在那次爆炸之后还没过几天组里的人就以需要一个继承仪式为借口将自己有一次叫到了这座还没有修好的本家来,只能听见和尚敲木鱼声音的房间不免有些压抑。不能说花京院对自己的福清没有感情,只不过这位父亲实在是没有尽到他该尽的责任,作为组里的大组长确实情有可原,但是花京院老爷从来对自己都是放任不管的态度,教会自己的只有一些很琐碎的小事。


  形同陌路。


  自己曾飞利调查过父亲的过完,得到的全部都是虚假消息,其结果还会被父亲警告,实际上花京院知道自己的一切活动多在父亲的掌控之下,想要翻身而出实在是有些困难,这也不知道该说是福是祸。花京院没有办法和自己想的那样体验正常人的生活,每天放学回到公寓的路上都会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不管是条子还是本家的人,花京院都感觉到了不自在,也可能是因为自觉出生在这么一个奇怪的家庭中,花京院从小就不怎么喜欢亲近人群,他可不希望对自己友好的人被调查个一干二净最后出了什么事情还被抓起来做口供。那太伤人了不是吗?


  “哟?承太郎?”走出了那个气氛压抑的地方,花京院在正门口看见了正靠在墙边抽烟的承太郎,“吸烟有害健康。”伸出手去掐灭了那个一闪一闪的红色,花京院把香烟从承太郎的嘴里拿下来扔到了地上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外套。


  “少爷。”对让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并没有逃过花京院的研究,只不过那个下意识的鞠躬还是被花京院给挡了回去。


  “叫我花京院就好了。”那双绿色的眼睛就这么看着花京院,似是疑惑为什么少爷要这么对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跟我来?”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喊着花京院的名字走了过来,“花京院!怎么了?这就要走了嘛?”


梳着奇怪发型的法国人一上来就对花京院勾肩搭背的实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保镖,在辰塔路看来那更像是一个交往已久的好朋友。


  “嗯,不回去的话教授就真的要打我了。”花京院对于波鲁那雷夫的动作也没有反抗或者大喊无礼反倒是顺其自然的接受,还对着那个法国人露出一个微笑。


这人真好看。


比起被炸的掉了头的花京院老爷,少爷要好看上不知道多少倍,或许老爷原本也是一代枭雄,但是现在也只能死无全尸。


  “别这么说啊,你好歹也算上是半个病人。”


承太郎看见花京院脸色一沉,自己手头上的消息虽然有说过花京院典明是一个大学生,但是并没有说过任何有关于身体疾病的东西。


  “还有拜托你调查的事情有消息了吗?”花京院也不避讳承太郎在场开始询问或许是工作上的事情。


  “你说那个的话……今天又出事了。”波鲁那雷夫放开了花京院和承太郎交换了一个眼神,“你去开车。”


  “不,让他在这里听着。”花京院双手挽在一起抬抬下巴,红色的刘海被湿度偏高的天气染湿晕开在承太郎眼里。


  “今天早上在相关者的家里出现了两具尸体,原本应该在那里的账本不见了。”


账本。承太郎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向着花京院投去疑惑的眼神,花京院在几天前的会议上拿出来的也是那本据说是记录了怎是信息的账本,那么为什么现在会再出现一本。


  “我手上的只是一份白纸。”说白了就只用来吓唬人的,花京院摊了摊手,“一起去开车吧,到了地方我再和你细说。”


就这样波鲁那雷夫被撇在了两个人后面,举他的情报,那栋公寓据里花京院租的地方并不远。


  “不去现场吗?”承太郎放下手机删掉了里面的刚发送的短信。


  “不了,去了也只会被条子逮住。”花京院坐在副驾驶上调整姿势,“先去趟超市吧,家里没吃的了。”


花京院在博弈,用自己的命。不经过调查就用热这件事情一般有点脑子的人都是干不出来的,但花京院不是,他有脑子,可是时间不够他查个底朝天,现在能做的只是安内,攘外这件事情得先搁上这么一搁,不过安化经营的推断,估计安内之后攘外这件事情夜就不公而破了,对手的身份已经明摆在那里了,虽然并没有直接对自己出手,但是如果没有想错的话那些那天没有来的小组长估计都是收到了通知的,自己的叔叔只不过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诱饵罢了,也怪的自己大意出席之前都不调查一下。现在的主要人物,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些叛变的人一个个的揪出来。


  “今天说的那个事件……”


承太郎见坐在自己身边的少主多少有些烦躁,但还是开口问道。


  “啊,只是组里有人出货被发现了,结果在条子把人抓起来之前就擅自死在了自己家里。”


  “溺死在自己家里?”


  花京院轻笑,怎么说一般人要溺死也不会选择这种地方,可惜那人不是简单地溺死,更像是被人催眠了一样。


  “到了。”


  车子稍稍一个停顿,稳稳停在一栋根本不起眼的公寓前面。


  “我就不……”


  “以后和我住。”花京院不容分说的打开车门,“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保镖,别说什么不愿意。”


花京院抬头看那双绿色的眼睛,比起对方背后的橙红色晚些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承太郎暂时没有弄懂自己的少主是要做什么,只是知道对方背后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和势力,不然又怎么会这么随意的用人。


公寓的布置很简单,两个卧室,一个客厅厨房就在边上,一个浴室和厕所。比七承太郎所想象的那种华丽的公寓相差太多,看来花京院真的只是想要平平静静的。


  “那么我们该讨论一下——”


  “少爷小心!”


  房间里的灯光一暗,承太郎看见花京院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点。


明显的挑衅。


作为目标的花京院则是要淡定的多,迅速的后仰从衣服里面掏出手枪想着红点出现的方向开了一枪打碎了窗户。


枪响之后电力也并没有回复,倒是花京院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


  “啊,比我想的要来得快啊。”花京院声音里多少带着些无奈,“不好意思,但是能把我弄起来吗?”


  “这话可不像是少主和下人说……”承太郎苦笑,伸出手去拉花京院的左手,摸到一片潮湿,“……”


  “好像还是中弹了,可能需要处理一下。”


  语气就好像是正常人一样,根本不像是一个被枪击中过的人。


承太郎不禁开始怀疑自己面前的人是不是没有痛觉,只不过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实在是有点小。


  “我去拿止痛药和绷带。”


  “拜托了。”花京院从承太郎口袋里拿出了打火机,“止痛药就不需要了。”




——TBC



评论
热度(32)
  1. 四十八号阿渣雪蓮 转载了此文字
    你太厉害了_(:_」∠)_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