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La jacinthe (1)

接棒_(:_」∠)_

雪蓮:

联文

  
  
  

 撸否手机客户端没法圈人真窝火。。。

  
  
  

粉切粉黑切黑

  
  
  
  

 

  
  
  
  

估计没好事

  
  
  
  

 

  
  
  
  

 

  
  
  
  

 

  
  
  
  

 

  
  
  
  

 

  
  
  
  

花京院典明从来就不喜欢家族聚会。房子大的让人迷路,各路人物聚集,房子里混杂着让人作呕的烟味。每每到了这时候他都得再冷的要死的天气里换上袴裤,将额发向后梳去,唯一能够幸免于难的刘海也只能吹在耳边孤零零的无精打采。大人们不会在意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即使那是组里的少爷,花京院家从来都只讲究实力,没有实力的人就算是组长的亲儿子也只有看门扫地德尔份。

  
  
  
  

可惜花京院典明不是那么一个好捏的软柿子。他没有无能到让人扔来扔去的程度。几年前只能在聚会上默默仰视他人的家伙已经不在了。

  
  
  
  

“少爷。”穿着西装的人叩响了自己的房门。“组长叫您。”

  
  
  
  

花京院手里的剪子轻巧合上,一朵风信子落在地上,花盆里只剩下几朵还没开苞的绿色花朵。

  
  
  
  

“知道了。”花京院站起来,现在只有下午一点,组里大人物统一会面的时候,花京院自然明白自己父亲的用意。自己也没有可以藏着实力或别的什么,父亲的情报网,交易地点早在半年前就被自己全部摸清楚了,最后剩下的只有父亲身边的亲信罢了。

  
  
  
  

天气有些潮湿,绣球花在院子里开的欢。花京院路过的时候不免停了一下。花团里站着一个人,身高近两米,一身黑色西装只拿着对讲机核对着什么,一头黑发整齐地梳向后面只有一缕很短的垂在额前。

  
  
  
  

简直和自己一样。花京院噗的一声轻笑出来,组里怪人不少,但是核对过自己脑内信息后花京院发现这个气质不凡的家伙就如同他那挺拔的身材一样,不过是父亲身边调来的肉盾,平常时候就做做给父亲开开门的工作。

  
  
  
  

站在花丛里的人也注意到花京院转过头来,只一秒就反应过来想自己一个弯腰。

  
  
  
  

现在的肉盾都这么敬业的吗?花京院不禁想。不过那双眼睛是真好看。

  
  
  
  

绿的,像只猫。

  
  
  
  

只不过那只猫很快就被细密下起来的小雨淋湿,对于被雨点打中的那位肉盾或许表现得就不那么淡定了。他扯了扯嘴角单手当着眼前的雨点向自己这里跑来,不过四五步花京院的面前就站了这么一位高大的人。

  
  
  
  

“越下越大了。”花京院拿出手帕。“小心感冒。”

  
  
  
  

对方的反应比花京院想要的慢上一拍,原本若是接到少主的好意都该感激涕零地说上一句’是’,伴随着弯下腰的风声接过手帕然后接过手帕意思一下又要说一定洗干净了换回来干净了还回来,但这一位不是,他看了看然后指了指花京院衣服的前襟,大胆的伸手在花京院本人反应过来之前从那里取下一片绿色花瓣。

  
  
  
  

“风信子。”

  
  
  
  

花京院悻悻收回手,眼睁睁看着那个长睫毛上滴下水来默默在那里翻白眼。

  
  
  
  

“你叫什么。”

  
  
  
  

“空条承太郎。”

  
  
  
  

是的我当然知道。父亲身边新来的保镖。花京院有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跟我来,你迷路了不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在干嘛。

  
  
  
  

承太郎黑着脸侧过身子,花京院从他身侧走过,留下一股很浓的青草香。

  
  
  
  

对于身后跟着一个人花京院并不会感到奇怪,问题是这个人从上向下盯着自己的发顶像是要把发旋真的看出个洞来。穿着皮鞋在木板上走路还不带出声的,花京院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人挖过来,只是用来作肉盾有点浪费了。

  
  
  
  

花京院的组从来靠实力说话。当花京院拉开大堂拉门的时候刚露出半张脸就有人轻声哼笑。对于这种情况花京院也算得上是熟悉了。前几年没少受气,今天正是一雪前耻的时候。

  
  
  
  

只不过今天来的人和花京院印象里的有些不同,貌似是有的堂口只来了代理人,真正的掌权人没有露面。

  
  
  
  

就这么瞧不起我?

  
  
  
  

不过话虽这么说,花京院没理由要和这群老不死的结下什么梁子。那样就太不格算。这群人里面有一部分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危险程度,还有一部分云里雾里,对于族长将这样没用的儿子叫来的意义都不甚明了,这样的人就可以直接洗掉了。

  
  
  
  

“典明。”坐在最上座的男人发话,“近来你那里怎么样。”

  
  
  
  

“一切安好。父亲大人。”花京院伏下身子,发出的声音不免有些沉闷。

  
  
  
  

“那这是什么。”一份名单被扔在自己面前。“一切安好就是这个意思吗。”

  
  
  
  

男人的声音没有波动。大堂中一时间只有滴答声,不知为何身后的城太郎忽然间紧张起来。

  
  
  
  

“如果只是这个的话,”花京院波澜不惊,只是这么点小事还不至于乱了阵脚。他从前襟里掏出另一份磁盘。对于这种略显古朴的东西大堂里的人不免有些意外。“近日查出有内鬼的事情各位也是知道。只不过今日鄙人要说的不是这个,在东巷十一号口 被捕获的人是我交出去的。”花京院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地板上的文件。“走私枪支,勾结九荣会。这些事情想怕只有叔叔做得出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叔叔不想被拆穿也不用让典明背这黑锅,把人的资料划到我的名下呀?”

  
  
  
  

花京院典明眉开眼笑,那份磁盘里的东西不用说也知道是账目明细。组里人都知道少爷是电脑高手 ,但也没往黑客方面去想过。

  
  
  
  

此时被花京院唤做叔叔的那个人浑身发颤,原本是想借这次机会让家族继承人变的只剩自己一个却不曾想造成这后果。

  
  
  
  

“我——”那人话之只出口到一半承太郎便捕捉到有人啧了一声。原本只是细小的滴答声变成了刺耳的鸣响。

  
  
  
  

花京院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被承太郎一把抓起冲向门外。

  
  
  
  

承太郎胸前的对讲机里一片吵闹,花京院在短暂的晕眩过后发现自己的后背被水泥石板磕的生疼,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脸上就一片热乎还带着铁锈味和尖叫声。

  
  
  
  

“少主?”

  
  
  
  

“......”花京院只是想给个下马威的,谁会想到闹得这么个结果?

  
  
  
  

 

  
  
  
  

——TBC

  
  
 
评论
热度(35)
  1. 四十八号阿渣雪蓮 转载了此文字
    接棒_(:_」∠)_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