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番外①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东西。非常伤心。

只能说,我还太弱,写不出自己想要的。

对不起大家,拖了那么久,还写得不好吃。

让大家失望了,真的很抱歉。



番外一


一团火。


一团润火,如雪中小屋里的壁炉,发出“噼啪”轻响。


是拥抱的手,是窒息的吻,是昏暗之中一点点的光亮对飞蛾百转千回的勾引,是镂空的斑驳之影洒在翠色眼里的悸动,洒在双唇的细碎低喃,洒在赤裸胴体的如胶似漆。有哪双手细细勾勒男人刚劲的下颌,鬓发凌乱染上燥热的颜色,汗涔涔的十指交握,谁的喘息那样好听,声声氤氲耳边将他的心越缚越紧,酥麻窜到尾骨,相贴的紧致牢不可分,蜷起的趾昭示沉沦的欢愉,他感到灵魂在坠下,坠入云端。


朦胧水汽中有人捧起他的脸,他情不自禁。


红发的年轻人在清晨的鸟鸣中一手砸向闹钟,伴着低血糖和起床气下床清洗内裤。


花京院典明身上有很多矛盾元素,让人觉得他可以穿着朴素的和服盘腿坐在庭院里听着Usher的R&B赏樱啜茶。他在生活上循规蹈矩,在思想上天马行空,如他的年龄一样礼貌而狂气。


从定义上来说,无人理解才是孤独,其他都是寂寞。寂寞就是你请了个长假后回到班里,同学们各忙各的而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孤独则是花京院从小到大沉浸在自己的热忱里而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天才都是怪人,就算读书时在系里他也是个奇葩,而迪奥·布兰度欢迎这类人,这也正是当初花京院向往《Specchio》的原因——讽刺的是,曾经憧憬的“自由风尚”像个笑话一样被自己义无反顾抛在脑后,最终投奔到原本看不上眼的“条条框框”里去。


这是在新公司生活一年后,花京院做出的总结。乔斯达家媳妇们助自己一臂之力,Cherry Bomb崭露头角方兴未艾,如今EB旗下的时装商城里也能买到自己设计的作品了,一段爱情无疑能给事业添几分色彩。此时的花京院终于能切身理解艾莉娜和丝吉坚持对外使用父姓的缘故。


此时三人难得聚在在茶水厅里休息,工作狂的聊天内容依然是设计,但不排除有神转折的情况。


“我们典明什么时候嫁过来呢?”艾莉娜·乔斯达温柔微笑看着对面。


花京院一口咖啡没咽下去。


丝吉·乔斯达兴奋地点点头:“对对,嫁过来以后改姓乔斯达还是空条呢?”


等等……到底是什么契机让她们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红发青年一脸震惊。


“啊,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艾莉娜抱歉地说,“所以要让承太郎嫁过去的话也是没问题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让·皮埃尔·波鲁那雷夫在下午见到了一个惆怅的花京院。


“所以男方家长这就开始催婚了吗?”波鲁那雷夫说。


花京院义正言辞地回答:“是我娶他,而不是他娶我,请注意这一点。”


“你这样单方面地说娶他也没用啊。”


“你到底是来安慰我还是来膈应我的?”


波鲁那雷夫端着咖啡摇摇头,语重心长道:“花京院君哟,前辈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不过真正有才能的人大家有目共睹,就像乔斯达夫人和乔斯达夫人,不用乔斯达这个姓氏,也能成为时尚女王。”


波鲁那雷夫是花京院在圈子里继泰伦斯·达比和空条承太郎之后的第三位知己,生活中多了一抹喜感的银色。《Révolution》人少,但几乎所有的员工都是本职设计师、兼职编辑的实干家,只要有能力出牌子,都会得到上级的帮助。波鲁那雷夫就是典型的例子。


“你要想想Jotaro J是个那么受欢迎的人物,当年夜之帝王迪奥还想用密特拉老师的美人计把他挖到Night King去签约,再不赶紧下单,限量版男神就要被抢走啦。”


波鲁那雷夫一边把自产的赛博朋克风墨绿色外套往花京院身上穿,一边叨念着。


“不真的,容我再想想……”花京院不能理解,事情发展得太快,才认识一年就要结婚了吗?


“那好我换个问法,你们恩爱过了吗?”


“哈?”花京院套上带着各种铆钉的黑色皮裤和长靴。


“非要我说得那么直白吗!”


“普通人会问这种问题吗!”


“有没有!”波鲁那雷夫给对方别上钢铁翅膀状耳钉。


“没有。”


“为什么都一年了还没有恩爱过!你们真的是成年人吗!”


“所以说别问这种问题啊!”花京院扶额崩溃地呐喊。


波鲁那雷夫沉痛道:“亏我还想把这套送给你当婚服啊!”


“……谁要穿得像个外星人一样结婚啊!”


花京院典明,男二十五岁,如和煦清风般的谦谦君子,自己与男友都是工作狂,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忙起来什么都忘了,只有今早那个缥缈的梦提醒他与正常年轻男子一样有某方面的需求。


可承太郎满世界飞,推特和Ins几百年更新一条,邮件发来的硬照或街拍统统只配几个字说自己在哪儿,一通国际长途几分钟就挂了电话,拥有安定心绪力量的沉稳声音能让花京院想好长时间。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旦闲下来就会想他,想自己了解的那部分承太郎,想自己不了解的那部分承太郎。


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他想他吗?


他坐在电脑前翻看恋人的T台截图,戳下了手机拨号键。


“花京院。”承太郎秒接电话,劈头就喊他的名字,让人不禁怀疑对方是否捏着手机眼巴巴等着。


花京院想了好久,承太郎耐心地等了好久。“……嗯,承太郎。”他最终回答。


男人自动自觉报出行程。“我在上海,拍一套中国风。怎么了?”


“就问个问题。你……呃……”


“嗯?”承太郎似乎心情不错,饶有兴趣地请对方接着说下去。


“你……嗯。你爱我吗——不,这个问题太奇怪了你不回答也没问题。重复一遍,不回答也没问题——”


“——我想要你。”


花京院停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


“……诶?”


承太郎语中有些期期艾艾。“但是,乔纳森说,对于珍视的恋人,是不能发生婚前性行为的。”


花京院觉得自己甚至能听到对方耳根泛红的声音。


切断通讯后花京院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网购页面在搜索男式婚服,霎时满脸飞霞关闭了窗口。


Fin.

评论(22)
热度(7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