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⑦

完结。

为什么又是半夜来更orz

开学若是不忙的话一定会有番外的。

大概是糖吧,请慢用。



七、


对时装周的向往可以分为两种,最普遍的就是看大牌潮牌新款,另一种则是冲着喜爱的模特去看。今年年初的米兰时装周,有一大批粉丝要么托关系走后门挤进现场,要么抱着电脑等录制版,就为了看男神超模Jotaro J。


现场的灯光和音效是录制版所不能体会的。音乐的鲜明节奏引导着心跳,观众们期待着得到新品的美学冲击和黑白背景烘托下那些模特们漂亮的妆面,然而尽管只占娱乐版的小小一块版面,某个不知名的陌生品牌却吸引眼球,令人十足疑惑。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牌子?完全没听过。”


丹尼尔·达比坐在第三排,疑惑地问身边的弟弟。虽然自己没了工作,但泰伦斯依然动用人力请他来看时装周,作为哥哥他很欣慰。弟弟笑了笑,好像模特身上穿的是自己设计的时装一样:“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哥哥恍然大悟状“哦”了一声点点头,转头瞥见斜对面接近T台尽头的后排,红发的亚洲青年低着头专著地写画,每一位模特走到台前时他都飞快抬头仔细看一眼,张扬的刘海飞起又落下。


真是个努力的好孩子呐。他想起以前的日子,十分怀念。


一阵惊呼之中,那个名叫Cherry Bomb的品牌出来了,它的所有模特不论男女全部素颜,返璞归真一般质朴中带着禅意的服装穿在身上,仿佛自由地抓了街上行走的潮人来走台,从面料到色彩,每一个细节都给人舒适感,平凡的事物在华丽与强烈的作品反衬之中变得不平凡,审美疲劳的看官们对这个之前从未听说的牌子眼前一亮鼓掌喝彩。


而粉丝们苦苦等待多时的、意外没有在Gucci或Hugo Boss中亮相的Jotaro J,戴着缺了后半边的撞色拼接鸭舌帽,普通白衬衫外罩紫色长风衣,下身则是风骚的蛇皮裤与蛇皮鞋,两手插在裤兜里,稍抬着下巴走出来,霸气得优雅,拽得风度翩翩。花京院被帅得几乎睁不开眼,劲悍的胸腹肌把衬衫撑出褶皱,修身裤与大长腿完美契合,摄像机的镜头几乎要黏到他身上去。空条承太郎在尽头站定,无视所有目光,径直准确无误地望向花京院所在的地方,这种突如其来毫无预警的对视让红发的年轻人心里像个高中生一样小鹿乱撞,紧接着,他看到超模凌厉的唇弯起一个弧度,笑得那样好看,值得自己为此痴狂。


花京院想起两周前,他紧张地把改动后的套装直接发到了承太郎的邮箱里,五分钟后便收到了回复,格式与之前所有否定他的邮件相同,只不过“NO”变成了“YES”。


他听到身边的观众低声交流。


“这个系列叫什么?”


“没听过的,叫Cherry Bomb。我挺喜欢。”


“真大手笔啊,专门请了Jotaro J走这么不出名的牌子。设计师是谁?”


“Noriaki Kakyoin。”


校刊那几天没日没夜加班是常事,昨晚终于回趟家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打算次日重振精神工作的让·皮埃尔·波鲁那雷夫刚回到杂志社门口,还没按指纹签到,门就一声不吭自己开了,一直空缺的前台坐了个红头发、刘海很神的戴着樱桃耳坠的英俊男子。


“吓!”他还以为自己加班累傻了出现幻觉,怎么才离开一晚上就招了个人进来?


花京院起了个大早来到新单位,嗅着空气中疲劳的气味,对校刊期间水深火热的杂志社深表理解,把整个办公区打扫得干干净净(就像以前在《Specchio》每天做的事一样),再努力记忆所有同僚的名字,最后坐回前台后面如饥似渴地翻阅他如今所在公司的过往期刊。余光感到有人在门口,立刻条件反射地按下了快捷开门按钮,紧接着听到来者发出了奇妙的感叹词,抬头一看,发型像油画涮笔筒一样的人银色发丝看上去很硬,身穿鲜亮的黄色卫衣和黑色的肥大休闲裤,背着双肩包一脸震惊地瞪着自己。


“前辈早,我是新来的花京院典明,请多指教。”花京院微笑着自我介绍。


“啊,你、你好。叫我波鲁那雷夫就可以。”他的意大利语有法国口音,挠了挠头十分腼腆一般。


等到早上九点开始上班,花京院紧张地望着围上来的一大群前辈。所有人元气地齐刷刷喊道:“欢迎新血加入《Révolution》!哈哈哈哈哈!”超模总编辑丝吉·Q不知何时回到办公室,用一顿丰盛的午餐犒劳大家,席间前辈们玩起各种梗,为了与新同僚更快打成一片。


啊,今后热闹了。花京院不知道,这其中笑得最欢的就是自己。


坐在陌生的前台,眼前是陌生的玻璃门,感受着陌生的气氛,花京院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他把校对完毕的稿件放在一边,取出一支趁手的铅笔,推走键盘,开始在废弃的传真纸背面绘图。他画出一头乌黑的发,一双潭水般清澈却深邃的眼睛,一道高挺的鼻梁,一对深吻过自己的饱满的唇。


他还会来找他吗,即使不必要再伪装成快递员?


然而空条承太郎从来容不得他多思量。门铃“叮咚”一声响起,花京院开门的速度比反应过来要快得多。他讶异惊喜得没法站起来,视线里闯进高大的人,穿着昨天走过米兰时装周的、自己亲手制作的Cherry Bomb蛇皮拼色整套,花京院觉得自己失去了余光,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的一切。


承太郎假装严肃面瘫,最后坚持不下去,低着头轻轻地笑出来。


他沉稳的声音钻进花京院的耳朵里。


“你好。请收发快递。”


“货物在哪儿?”花京院无奈地笑。


承太郎盯着花京院的眼睛,认认真真,一丝不苟。


“就在你面前。”


“不穿工作服的快递小哥”想起第一次见到这名前台人员时的自己。他淡定地走进门,狼狈地走出去,背着那么多的货件却身轻如燕,流星大步越走越快,几乎是冲进了电梯间。他长出一口气,脱力地靠在墙上,手捂住快速跳动的心口,脑子里想着那人的微笑和他柔软的红色发丝。


“天……我快要炸了。”


从此承太郎的心里住进一枚樱桃炸弹,小小的,却很致命。


END.

评论(50)
热度(7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