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⑥

快完结啦。好仓促啊orz但是真的没勇气再写下去了。

厨兰儿厨了那么多年今天终于把歌写进文里了。想了半天想不到什么歌适合承花现在的气氛,最终还是决定采用许多当粉的初心wwfm。

BGM柏林场不插电版→http://music.163.com/#/song?id=16343574

感谢喜欢此文的小天使!全部抓过来亲一口(。



六、


花京院给达比开门的时候刚吃完晚餐洗完澡,穿着睡衣敷着面膜端出一盘水果,电视里放着暴雪的音乐会,一副颇为悠然自得的样子。


两人见面沉默半晌,屋子里只有交响乐BGM的声音和咀嚼水果的咔嚓咔嚓响。


“说起来,”达比转过头去看沙发左边的年轻人,“忘了是哪天,迪奥难得在办公室里老实坐着画稿子,我去看了一眼,是一条鱼尾裙,风格跟你很相似。”


花京院觉得前辈在暗示什么。


“狸猫换太子?”


“我可什么都没说。”达比摊手耸耸肩。


花京院点点头:“哦。”


达比感到不可思议,这小子太淡定,吓他一跳。“你不生气?”


“生什么气?”


“裙子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生气?”花京院大气地一笑,说。“现在看来当初迪奥录取我的主要目的是利用我的才能了,而如今他愿意冒被人举报剽窃的风险弄走我的作品,并且如果情况属实,他老人家还劳神费心地画一张掩人耳目的手稿出来假装是我寄给EB的东西、以达到偷天换日的效果,这不就充分说明了我的实力么?”


达比看着花京院脸上颇有迪奥“老子天下第一”神韵的得意表情,笑出声。“你小子……前辈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魄力,早带着你跳槽了。”


“这种事情急不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花京院叉起一块苹果大嚼,大概用上了咬死迪奥的力度。达比点点头,想到自家同为《Specchio》编辑的兄长,也是抄袭纠纷,上法庭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最后被迪奥一句“当初我要你以我的名义设计时装的时候你为什么满口答应”这样毫无根据的胡话塞了回去,让人觉得是小透明借着大大的手上位不成功还忘恩负义,最终被逼走并遭到封杀,从此惜别时尚界。


串门是假,来安慰失恋的可爱后辈才是真。达比想了很久。“你还喜欢他吗?”


“怎么能不喜欢呢?”花京院讶异地笑,似乎认为这个问题十分荒谬。“出身豪门性感多金的超模,乔斯达家三少爷,多少人倒贴着要往他胯上坐。谁能拒绝这种男人?”


达比一瞬不瞬地望着花京院的眼睛,下定决心要拆穿对方完美无瑕却又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伪装。如今再没有人能打破他的防线,“信任”于他渺远得仿佛上个世纪,达比知道他珍藏空条承太郎给予的一切,不论柔情抑或伤痛。


花京院移开了视线。“我去洗盘子。”他站起来,故作明快的声音略显突兀。


达比换了个问法。“那……你还爱他吗?”


花京院停了下来。


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那些午后的雪,那些伴着蓝调的咖啡,那些拥抱的温度,那些莫名其妙的呆滞和呆滞过后傻笑时脑海里那个人难得一见上扬的嘴角,这一切统统告诉他,不能骗自己。


他喉结抖动,深吸一口气,走进厨房,迅速而坚定地回答——


“我不爱他。”


浅棕色尖头皮鞋不是所有男人都能穿得好的,花京院便在那少数合适人选之中。钻出计程车的瞬间抓住了来来往往路人的眼球,他上身白色的中袖衬衣和开襟绿色小马甲都是自制的,腿上是钟爱的三宅一生黑色九分裤,走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人扛着相机过来求街拍。


“对不起,我赶时间。”他婉言谢绝,抓着深棕色的手拿小皮包迅速闪进了大楼的旋转玻璃门。被EB的女总裁传唤在花京院眼中是必然事件,虽然大多数手稿或邮件发给她之后得到的都是否定答案,但他认为这也是对方给予自己的鼓励。


他在秘书的带领下来到设计别致的办公室门前,调整呼吸,轻轻敲了敲门。桌后坐着的女性美丽端庄,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拥有成功女性的优雅贵气。艾莉娜·乔斯达站起来伸出手,花京院紧张地与她握了握。“不才花京院典明拜上,乔斯达夫人。”


“你好,花京院君。叫我艾莉娜就好。”女士温和地笑笑,邀他一同坐在沙发上。“今天与你见面,主要是想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她将一张纸递给他,上面画着穿黑色暗金樱花纹鱼尾裙的女人,背后有一个像浴衣腰带一样的蝴蝶结,连画风都与花京院笔下的人物相似,若非与他真正的作品接触得多,根本看不出里面刻意模仿的痕迹。


迪奥·布兰度——这是攥着纸张微微颤抖的花京院想起的第一个名字。


“这果然不是你的手稿。如果没猜错的话,你被迪奥摆了一道。”艾莉娜颦着眉担忧地望着他。


花京院把脸埋进手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要不是您家三公子,大概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吧。”


艾莉娜惊讶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摆摆手:“不不不,花京院君,想必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家承太郎的确伪装成快递员接近你,不过这是在我的指使之下打算把你从《Specchio》挖到我们公司才想到的办法,包括之前那些被给予‘NO’的邮件,都是由他来回复你的。你没有信错人。”


等等……这信息量有点大。也就是说这些日子以来我的愈挫愈勇与空条承太郎有直接联系?花京院默默地喝了口茶。


“至于为什么你的速运送到了迪奥手里,我们彻查了一下,发现那天承太郎被‘快递公司’告知漏了一份件,让他回分拣中心取,就是在这其中出了差错。”


花京院闭着眼睛静静听完,良久不语。


“艾莉娜小姐,我想知道,”他沙哑着嗓子缓缓地问,“我是不是真的太高估自己?”


艾莉娜语气和蔼如家长一般。“骄傲是年轻人独有的资本,请好好珍惜,也不要为了创新而忘记本原的热情。”


回家的路上,花京院收到一封邮件,里面是一段音频。他戴上耳机,按下播放键,民谣吉他前奏一响他就笑了。那个人低沉的声线唱着Adam Lambert的抒情版Whataya Want From Me,唱不上去的地方全部改低,还有几处明显弹错的音,听得花京院全程傻笑,计程车司机一愣一愣的,急吼吼一路猛踩油门。雪大片大片地化,花京院下车,踩在湿漉漉的街道上打着圈圈跳舞,短短三分钟的音频洗脑循环,行人笑看这位英俊的东方小哥脸上的幸福。


“It's me, I'm a freak.

So thanks for lovin' me, cause you're doing it perfectly.”


TBC.


【人伤心的时候大抵爱说反话。】

评论(38)
热度(63)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