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④

电脑连着手机热点跑来更我也是拼了啊啊啊啊啊!



四、


只有真正有资本的设计师才会在Kars大厦开时装发布会,而这位设计师必定自信满满。“Night King”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城市的夜空是找不到星星的,因为地面上太明亮。泰伦斯·达比爱着这座城,一如他深爱自己的妆箱,它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居住的地方或者着手的工具,而变成了一种情结、一份感情,这种胜似对待多年发妻的温婉中埋藏着深邃的火的颜色。他手捧高脚杯缓步行走在衣香鬓影之中,香槟与水晶吊灯的流光溢彩交相辉映,难得闲暇的模特、各路时尚记者和前来观望的竞争者低声寒暄,这场开在发布会之前的酒会是所谓的名流之宴,一个用美丽勾心斗角的地方。


八面玲珑的达比突然目不转睛。从人群中能毫不费力地一眼看到那个人,他穿着熟悉的白色长风衣,戴着缺了后半边的鸭舌帽,高大挺拔,还有些许公子哥儿的不可一世。空条承太郎面无表情地端着盘子站在长桌边,虽然与酒会看似轻松的气氛格格不入,但依旧吸引了众多目光,似乎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仅仅是一边吃点东西一边等待接下来的发布会。


达比毫不掩藏自己露骨的盯视,就像对方不在意别人的视奸一样。他看着承太郎放下盘子,里面除了肉圆汁外干干净净一点不剩。高大英俊的名模拨开人群走出会场,看似无意地推走几个女人心怀鬼胎的手。达比跟上去,走进一间离场较远的洗手间,预感不太好。


果不其然,呕吐声在空间里回响。达比翻了个白眼。他两手插在裤袋里,以一个老土的方式开场:“真巧。”


隔间里的承太郎停了下来。达比听到他喘了喘,八成是扶着墙休息一会儿,然后沙哑的声音传出来。“干嘛?”他简洁地问。


“你也来参加‘Night King’的时装发布会吗,Jotaro J?”


名模想了想。“我只是来看我二嫂。唔呕——”


达比“啧”了一声,难堪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你别抠了,不就是额外吃了点儿零食嘛……花京院又不是看你的外表才喜欢你。”


呕吐声骤停,安静的时间里似乎在等达比做进一步解释,亦或者只是在消化这条信息。不多时,承太郎捂着嘴从隔间里出来,脸色苍白但熟门熟路,显然是对饭后抠喉早已习惯。他绕过达比,对着洗手台漱口,然后抹着下巴上滴着的水定定地望着他,眼睛在问“所以呢”。到这个份上达比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只是撇撇嘴耸耸肩。


“我不喜欢Night King。”承太郎没头没尾地来一句,达比想了半天没找到这两件事的关联所在,亦或者这只是一个蹩脚的转移话题方式。


“说实在话他的衣服就像是一群非主流逛超市,那种趾高气昂睥睨众生的莫名优越感,跟设计师本人一个样。”承太郎贴近镜子欣赏自己出门前精心修理的光洁下颌,紧接着轻飘飘一笔带过。


达比哭笑不得,原来这就是圈中说空条承太郎不好沟通之所在。“在当事人的得意下属面前这样说真的合适吗?”


承太郎从镜子里盯着达比。“我不是爱屋及乌的人,不会因为一位领导人的才华不入我眼而连带讨厌他优秀的下属,而花京院如今尚不成熟的想法不影响我喜欢他本人。”


“这位小伙子,”达比黑着脸,“告白请当着对方的面。”


片刻的沉默,承太郎撑着洗手台低头叹了一声。


后台混乱的化妆间里,金发男人浅琥珀色的眼睛像某种大型猫科动物,玩世不恭里暗藏利爪。他慢慢接近毫无防备的名模,涂着黑色甲油的修长手指悄无声息地伸向半露的香肩。


“有意思么?”语气慵懒先声夺人,名模目不转睛地补妆,用余光瞟了台镜中自己身后明黄色西装的男人一眼。


“至少赏脸与老友共酌一杯吧,丝吉。你真是被婚姻滋养得愈发光彩照人了。”迪奥·布兰度悻悻地收回手,随意插在裤兜里,露出一个在丝吉·Q看来算是“邪魅”的笑。


名模翻了个白眼。“什么风把‘夜之帝王’本人给吹来了?”正想回头嘲讽两句,不料来不及反应,男人便俯下脸来状似亲昵地贴着她的耳朵。丝吉霎时红了脸瞪大双眼。


“今天这条小裙子,恕我不能送给你了。随后奉上我亲手做的晚装,当作是打破惯例的赔礼吧。”


丝吉随即放松下来,伸手轻抚男人的脸颊,笑得风情万种。“挺周到的,我期待着。”


五小时前。


艾莉娜·乔斯达之所以用本姓来做自己公司的LOGO,是因为她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依靠于丈夫家族产业的名号。而现在办公桌对面坐着的是与自己有相同心情的妯娌丝吉·乔斯达。


“布兰度给的那条手工短连衣裙穿起来很舒服,裙摆的角度恰到好处,腰侧那个融入了和式元素的粉色碎花小蝴蝶结很对我胃口。要是交领的V口更深一点就好了。”EB总裁室里,风姿绰约的女人一身白色小礼服,坐在沙发上巧笑倩兮。“但是想来想去真觉得怪怪的,”丝吉皱着眉思索,双手习惯性地往上按摩着脸,“这种风格跟‘Night King’相去甚远,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艾莉娜翻找着网络邮箱记录,也是一脸疑惑:“向快递公司确认了很多次,毕竟这种感觉和那孩子太像了,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之前倒是送来一份手绘稿,可跟这个完全不同。《Specchio》的人把裙子送过去的时候没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丝吉眼睛圆溜溜的摇着头。


艾莉娜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让小叔子去挖墙脚,是不是太勉强了呢。”


丝吉·Q走到T台前的时候,闪光灯最为疯狂,不仅为她的身份,还在她身上的时装。记者和编辑们兴奋地在笔记本上飞速记录着“迪奥·布兰度的创新”云云,竞争者们疑惑又妒忌,而总有些人心情迥异——


达比震惊地望着那件和风小裙,每一笔线条每一个点缀他都曾亲眼看着那位可爱的后辈描绘下来,而它出现在“Night King”的发布会上。


人群发出小骚动,他看见那个戴着半边帽的白色人影疯狂地拨开人群冲了出去。


TBC.

评论(26)
热度(60)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