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②

说好的来更,其实就是一堆胡说八道orz

轻拍谢谢QAQ

格式全乱了套,还是别整了吧orz



二、


当天晚上,花京院做了个朦胧的梦。他梦见自己站在一条T台面前,身后黑压压的一片摄影机不停打着闪光灯;台上走出一位位优质的模特,身上穿的都是自己的作品。正陶醉时,一名看上去非常高大威猛的男模走到前面来,黑色的长风衣被T台尽头的鼓风机吹起。花京院揉了揉眼睛想看得更真切,他不记得自己设计过这套衣服,这名男模亦有十分强烈的既视感,可他看不清对方的脸。


身后闪光灯愈加疯狂地啪嚓啪嚓响,但花京院无暇他顾,他使劲地尝试记忆台上男模的着装,那与自己以往的设计理念大不相同的视觉效果冲击着他的五感,他发现自己喜欢这个。


花京院疑惑地睁开眼,对自己的突然醒来感到奇怪,天还没亮,可现在的状态明显已经睡不回去了。花京院心跳跳,兴奋之余果断掀了被子坐上工作台的椅子,抓起铅笔三下两下勾勒出一个修长的人体轮廓。此时手机“叮”的一声响,收到一条简讯——


FROM:空条承太郎

TO:花京院典明

SUBJECT:无。

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花京院怔了怔,对快递员简讯发送的时间疑惑了一秒钟,简短地回复一句“请多指教”后,在笔下人体的脑袋上画出一顶少了后半边的学生帽。


一些年轻人会发现,他们在熬通宵的第二天非但没有感觉到困,反而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百倍。花京院就是这样,提前了一个多小时上班叫醒昨晚开夜车赶稿的小编们,完成了主任交给他的任务之后还去别的部门帮忙,不可爱的后辈突然活泼起来,众前辈吓了一跳。


花京院隶属于总办,顾名思义,鸡毛蒜皮的活儿事无巨细全得揽下来。工作精细繁琐是正常的,更何况前台人员必须习惯于被人呼来喝去,心比天高的花京院怎能默默忍受,可寄出的作品杳无音信,等得媳妇都快熬成婆了。


这是中午之前花京院对三个月以来自己心情的总结。此刻正值午休时间,前辈们在里面的办公区趴着小憩,只有花京院无声地狂喜乱舞刘海翻飞,得亏是中午没人来拜访,不然看到前台后面的疯子不知作何感想。


数小时前花京院在家里完成了画稿,实在有些迫不及待,便直接扫描下来发给了EB工作室。“EB”是个专注手工定制的英国牌子,缩写自创始人的姓名,据说那是个很惜才的亲切之人,之前向那里发过一次并收到一句“谢谢,请容我们考虑一下”。这次花京院鼓起勇气的再次尝试得到了回报,点开邮箱里的第一封邮件看见里面的内容,他高兴得快疯了。


“尊敬的Kakyoin先生:


我是EB Atelier的行政总监。至于为什么您的作品直接发到了我的邮箱里来、并能让我恰好在空闲时间看到,这大概是机缘巧合吧。感谢您的来信,接连看了您的两次来稿,希望您不介意我冒昧对此做一番小小的评价。


从直观上看最令我惊讶的是,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了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尝试。第一套里的贝雷帽搭配卡其色短夹克和深色休闲长裤的做法固然养眼,而且我个人非常喜欢您在外套上做出的碎花创新描绘,但相对于后者来说要逊色得多,毕竟前者的整体样式在英国比较常见,我的丈夫有时候就喜欢这样穿着上街。


后者的整体搭配十分亮眼,让我想到70年代的日本男高中生。在细节方面值得赞赏的是,黑色主调之中在长风衣的立领领口加入一个新颖的锁链元素,强气的厚重感扑面而来。帽子给我很深的印象,不知道您从哪里得到这样的灵感,缺了后半边的帽子怎么戴才不至于掉下来,这是我感兴趣的问题。


我从您的第一次来信当中发现了诚意及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前一次之所以没有认真回复并给予建议主要是因为太忙——从贵总编辑身上也能略知一二(‘对不起,我真觉得他无比清闲来着。’花京院说。)——望见谅。我中意您的才华,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同。请多加锻炼吧。


您忠实的

艾莉娜·班鲁多”


二楼的走廊里,迪奥盯着楼下傲气十足又明显幸福洋溢的红发员工,挑了挑眉,不作声。


午后两点,SPW的快递员准时上门,空条承太郎带着比前一天更冷淡的眼神走向前台。“你好。请收发快递。”他说着与上次一模一样的开场白,在花京院望向他的时候移开了视线。


“你喜欢Versace还是YSL?”花京院填着快递单,想也没想就问,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问得快递员不得不转脸看过来。


承太郎沉默两秒,似乎每句话都要经过严谨的深思熟虑才出口。“Versace。YSL太骚情。”


什么叫太骚情,不合适就不合适,谅你也穿不出那味儿。花京院保持微笑,把吐槽吞入腹中。“今后一直都是你来了吗?”


“不一定。”


“如果我要求,你会来吗?”


承太郎微皱起眉的英俊面孔倒映在花京院紫晶般的眼里。


“为什么?”问者云淡风轻。


“你会吗?”答者坚持不懈。


严肃的快递员与温和的前台对视许久。在花京院看来这个给予他灵感的男人将来必然于自己有用,自己朋友不多,需处热关系。


承太郎抓起扫描机一扫条码扣费成功,然后麻利地收拾背包退到门口:“除非你坚持每天网购SPW财团旗下的产品。”


竟然卖起了广告!“我买。”花京院咬牙道。


“兑现了再说。”


花京院的微笑里有得逞的窃喜。“明天见,空条先生。”上扬的语尾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刘海一抖一抖的仿佛在跳舞。


承太郎身形一顿,伸手压低帽檐。


“真是够了。”


花京院按下按钮给他开门目送他出去,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劝说(拐带)他成为自己的专属衣架。他愉快地哼起歌,打开3D制图工具开始修改原稿,身后的达比前辈悄悄靠近。


“说真的那小伙子挺帅嘛。跟一个快递还眉来眼去,”达比说“小伙子”的时候有股不明的口音,听起来十分喜感,“哼死基佬!”


“整天抱着电脑看世界第一初恋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


“擦!”


TBC.



“小伙子”三个字请脑补厂长语调2333【电脑打不出笑哭的表情真的好伤心好伤心嗷

评论(20)
热度(46)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