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Cherry Bomb ①

试着来一发。挺喜欢这个脑洞,不管有没有人喜欢,都会任性地继续写下去。

承花,现代AU。不知道还能打什么tag了。



一、


花京院典明在快递单上填写公司地址和收件人信息,再把准备好的手绘图样装进专用的文件袋里。一切动作都小心翼翼,在确保没有人望向这里、也没有足以吸引人过来观望的大动静。


然而显然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当他把文件袋塞进普通日常文件底下时,一个如丝绸般细腻的低沉男声从上方传来。“花~京~院~。”男人把每个字音拉长,好像忙不迭要暴露他的变态本色一般。


花京院吓得浑身一抖,随即捂住了嘴,拼命吞咽,条件反射性的胃部痉挛让他不得不灌几口水把不适感压下。


身穿黄色长裤与黑色紧身背心的金发男人在二楼的走廊里轻轻笑,两臂懒懒地搭在玻璃栏上,附身往下看。从他的角度可以把整个前台接待区看个全。“你在做什么?不用那么紧张,我就是闲着无聊来骚扰骚扰你。”


总编辑是个神经病。花京院不知第几次在心里提醒迪奥·布兰度该吃药了。


三个月前走出大学校园的花京院历经层层选拔,终于被《Specchio》杂志社录用,成为打杂跑腿的前台工作人员。听到这个消息的大学同学们个个震惊,想着“那个怪人居然被国内最大的时尚杂志选上了真是老天不开眼”。


说是怪人,从外表上看确实有些特立独行。花京院长相清秀,一头红发,前额有一片很长的卷卷刘海柔软垂下,戴着夸张的樱桃耳坠,喜欢古着。平日里沉默寡言,不爱与同学接触,对时尚的眼光与见解都过于与众不同,硕导也不看好他,久而久之,他被当作“异端”排挤。然而他不在意。从上学以来都处于这种孤立状态的花京院其实自视甚高,“不然我也进不了社”,他如是说。


这是他初来乍到时的天真想法。


“花京院,把这个月的考勤表打出来,然后今天就没你的事了。”


“花京院?快点订餐,都几点了快饿死了!”


“花京院!你搞什么啊怎么可以把我们的刊和《Révolution》堆在一起!找揍吗?”


鉴于以上语句每天都能听到,他在《Specchio》的总部,真的,除了打杂再没什么要做的。虽然能得到这份工作已经很不错该知足了,新人跑跑腿是应该的,但总编辑当初是因他的实力而录用他,若是不好好利用,那不就浪费了吗?花京院对这样的反差感到不平衡,却也没什么办法,三个月的时间里,在这群跋扈前辈的“关照”下,他表面上的棱角几乎全收了回去。


于是花京院开始尝试给一些时装设计师邮寄设计图,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寻找真正认同自己才华的人。能像这样主动寻找“伯乐”,在他自己来看已经很有进步了,现在只需要在做完本职工作的基础上每天偷偷画几张图,然后坐等快递上门。


上午十点半,花京院正在前辈的办公桌旁蹲着帮忙校对自家公司下月的杂志样本,就听见外面按响了门铃。他专注于手上的刊物内文,头也没抬就跑回前台用办公桌上的快捷按钮开了门,此时却听见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声音。“你好。请收发快递。”


男人声音低沉,简短麻利的一句话毫不含糊,语气中透出一种莫名强大的压迫感。什么样的快递小哥能有这样的气场?花京院一惊,停在半路猛地回头,刘海整个甩了起来:门口赫然走进一堵坚实的肉墙,要不是对方穿着汗涔涔的快递制服,他都差点儿要冲进里面去找美工刀采取正当防卫了。他随即向上望,高大的快递员五官端正,也许是混血儿,非常英俊养眼,破了后半边的鸭舌帽阴影下,眼睛有如祖母绿一般透彻,衬得瞳孔像两汪深潭,要把人吸进去。男人表情平静,不带一丝波澜地盯着花京院,礼貌地沉默着等他回答。


花京院眨了眨眼,空抓了抓手,尽量让自己把注意力从手心里的汗中转移开来。“呃……之前好像没见过你。”他尴尬地走回门口那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地方,低着头没太敢看他。天啊这人怎么一见面就这样直勾勾地瞪别人,怪不好意思的。想着从文件底下小心地抽出自己的心血,虽然之前从来没有哪幅作品能在真正意义上让那些大大们向自己伸出橄榄枝。


男人端详着花京院的衣着。“品味不错。这个Armani的马甲我家也有一件,比起三宅的垮裤我更喜欢Anderson的七分裤,鞋子如果没猜错是Jimmy Choo今年的秋冬新款。外套很有Yohji感。”他想了想,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又把花京院震得瞪大眼。


“外套的确是山本耀司,考虑了好久才入的。谢谢喜欢。”不!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一个快递员会这么懂啊!花京院微笑着在心里疯狂吐槽的时候,男人看了一眼他要寄出的纸袋。


“不要小看快递员。”男人线条锋利的唇轻动,平静如这个季节略带凉爽气的微风。花京院深吸一口气,在脑中迅速统计了一下信息量,然后在前台后面露出一个在自己想象中十分友好的笑容,搜肠刮肚地寻找社交措辞。


“不知道我……呃,能否得到你的联系方式?”呜哇紧张死了。


快递员看了他一眼,眼睛稍微睁大了一点表示惊讶,看得花京院更紧张。而后男人掏出手机把快递单上寄件人的手机号码录入了自己的通讯录,低垂着眼眸回转身。“真是够了……我会传简讯给你。”他平静地回答。


等、为什么搞得像高中生联谊一样!女孩子向心仪的男孩子要电话号码!男孩子羞涩并故作镇定地酷酷回应!为什么我会把自己比喻成女孩子的方面啊!


花京院目送快递员出门,坐在椅子上愣愣地发呆,半天没缓过劲儿来,直到一起校对新刊的彩妆部前辈泰伦斯·达比来找他。


“干嘛?快递小伙子太帅,从此你要走上基佬的康庄大道了吗?”


花京院转脸,坚定地看着前辈的眼睛。“我喜欢徳井青空。”


“呸!里P才是王道!”


TBC.



Specchio:意大利语“镜子”。

Révolution:法语“革命”。

评论(6)
热度(5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