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荒木庄的奇妙居民06

在老妈的公司当免费临时工,人事部主任特别烦人。又不好说什么。

谢天谢地没有挂科,绩点竟然超出了期望值超级开心XDDD

本打算让卡兹用西班牙语对DIO说早安可是好像有违和感于是放弃了orz

今天的更新微卡屌orz请酌情食用。



其六 路漫漫其修远兮


DIO认为,冬日里的阳光虽然像迪亚波罗临死前反抗的绵软无力和卡兹那略带墨西哥口音的英语语尾的沙哑慵懒一样在冰天雪地之中仅仅能起装饰作用,但于自己的特殊体质而言一切紫外线还是致命的。


所以在昨晚忘记拉窗帘的情况下,他十分感激室友卡兹能够帮自己挡一挡。


从吉良与普奇合力把他们的作息时间改过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DIO还是不习惯,睡得比以前更浅。至于卡兹,究极生物不睡也没问题,怎么方便怎么来。DIO倒了时差,他在夜里没了玩伴,便也跟着调整。


今早的DIO是被灼热的视线盯醒的。他皱着眉头睁开眼睛,明显没睡够,还带有严重的低血糖,面前是墙一样用手肘撑着榻榻米侧卧的卡兹,在初晨的金色朝阳背景下好似大佛般发出圣光。


卡兹看起来也是刚醒,隼目中尚留着一丝柔和,被吉良勒令穿上的深紫罗兰色睡袍松松垮垮,交领之下隐约可以看见坚实胸肌,此时表情太煽情,DIO差点儿以为丈夫要与妻子交换一个早安吻。卡兹见他醒来,凌厉的薄唇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沙哑的声线低沉性感。“早上好,美人。”


DIO懒懒地四十五度转身抻了个懒腰,随着仰头的动作露出漂亮的喉结线条,头颈与身体的连接处,狰狞的一圈疤痕也变得富有挑逗意味。


“突然之间干什么。”DIO睡眼惺忪地揪着对方的鬈发把玩。


“我发现了奇妙的情况。”卡兹脸上谜之微笑,让DIO脊背发凉。正想问是什么情况,旁边一条手臂就搭上了他的腰,隔着真丝睡袍可以感觉到凉凉的体温,触感很陌生。


DIO当即愣住了。


“等等,发生什么事?”DIO不敢动弹,从肌线优美的胳膊上可以看出其主人大约是个年轻男子。他听到背后人平缓均匀的深沉呼吸,想来睡得很熟,便刻意压低了声音轻轻地问。


“看样子今后荒木庄里会有两位美人了。”卡兹依然浅笑,把自己无辜的头发从DIO手里解救出来。


金发的吸血鬼小心地把身体往卡兹那边靠,他从身后陌生男子的气息中感到了替身使者的能量波动。被子越挪越开,男子有大半穿着恐龙睡衣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冷得打个哆嗦,悠悠转醒。


他是不是醒了!是不是醒了!DIO感受到异动,僵了身子用口型对卡兹呼喊。后者神秘地把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也兴致盎然地跟着退开。DIO迅速挪到了令自己满意的距离,猛一回头,只见一个长相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年轻人趴在床垫上一脸震悚地望着自己。


“Wryyyyy!”两人同时发出奇妙的声音。


另一事故发生在同一屋檐下,黑手党“热情”组织的前老板迪亚波罗正要上洗手间。他掀开马桶盖坐上去的瞬间突然消失,紧接着一个金色卷发的白衣男人从马桶里疑惑地钻了出来。


普奇在茶室里端着小杯啜饮,发出呵呵的笑声。


回到非人类房间。


DIO严肃地盘着腿抱臂坐在陌生男子对面,一张臭脸显示他正对对方的身份和到来表示极大的怀疑与不满。卡兹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看戏。


“你哪位?”DIO冷冷地问。


对方一头纯正的柔软金发,浅色的眼睛向DIO投去戒备。“问别人身份之前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吗大叔。”他没好气地回答。


什么他居然叫我大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个好样!不出意外的话我可是能当他爷爷的人物!“小朋友先对大人自我介绍是基本礼仪吧!还是说你不敢?不必害羞。”DIO嗤笑着居高临下地挑衅。


男子翻了个白眼,对“小朋友”和“大人”两个词加以鄙视,不情不愿地开口:“迪亚哥·布兰度。”


DIO:“……”←和善的眼神。


卡兹闻言在一旁笑出声:“姓布兰度?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或者子嗣?”


“本屌只承认初流乃一个儿子!”DIO出人意料地对这件事十分介怀,卡兹无奈地一摊手。这家伙从本原世界的一巡结束后到现在还没见到过儿子(或者说儿子被乔家人关在洋馆里出不来),一肚子怨气。


DIO“咳咳”两声以正色。“我是迪奥·布兰度,食物链顶端的夜之帝王。”


啧还真好意思说,把本大爷放在何种位置?卡兹表示不屑。


迪亚哥思考了一下“夜之帝王”这个中二的称谓是怎么一回事。事实上他对现状还是有点儿头绪的,鉴于对瓦伦泰总统的替身有所了解,他认为面前这个长相与自己十分相似却散发出强烈可怖气场的人是某个平行世界里的自己。可是这次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刚想说什么,楼下便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多比欧:“你把老板还给我啊啊啊——!”


迪亚哥:“?”


吉良下班回家以后完全跟不上节奏,家里凭空冒出来两个异世界的人,与荒木庄原住民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被乔家人弄死了。大致了解了情况的吉良感到压力奇大,此时正烦躁地准备晚餐,对未来的生活感到彷徨与无力。是时候向课长要求涨薪了吧?


“迪亚波罗你再吵我就让卡兹和DIO把你吃了!”


“吉良!”迪亚波罗暴怒,在两个非人类的桎梏下拼命挣扎,想要冲过去与那两个优雅地品着红茶的异世界人拼命。“老子就没见过哪个人一到荒木庄就能把老子整死的!你到底站哪边!”


多比欧还在角落里默默饮泣。


吉良特别不想理他:“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习惯了!”


“永远不能习惯!”迪亚波罗就差哭喊了。“老子刚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死这还是第一回!你们别拦着我我要去杀了他——唔噗……”


两个拳头穿膛而过,「世界」冷着一张面瘫脸收回铁拳淡去,卡兹很开心地顺势抓着尸体往自己身体里塞。


普奇摸摸哭得更伤心的多比欧的脑袋,用温柔的声音宽慰道:“人有旦夕祸福,不要为注定发生的事情过于伤心烦恼。DIO保佑你。”


这个家真的已经不能好了。吉良想。


TBC.

评论(16)
热度(42)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