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荒木庄的奇妙居民05

吐血三升(((((。



其五 该来的还是会来


吉良吉影喜欢初秋,不冷不热,不干不潮,DIO和卡兹也不裸奔了,恰到好处。说到裸奔,吉良想到卡兹这个究极生物可以调节自己的体温来抗暑抗冻,认为他纯粹是看DIO秀身材很不爽,想跟跟风而已。


新来的多比欧对于吉良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帮手,下班回家看到一个萌萌的男大学生(?)在厨房流理台后面切菜剁肉,除养眼之外还可以当树洞使用。


自从荒木庄食物链集齐,整栋大宅就变得热闹非凡。DIO和卡兹每天像神经病一样追着迪亚波罗疯跑,如此这般,吉良看着前一天晚上刚整理好、第二天又一片狼藉的屋子,每每头疼万分。


“别给我瞎JB跑!”吉良觉得迪亚波罗一来到荒木庄,自己的身份就从两个巨婴的奶妈直接转变成为保姆的存在。此时他挥舞锅铲,一脸已经习惯了喧闹声音的麻木样子。“快点来铺桌布摆刀叉!要开饭了!混蛋这时候谁啊?多比欧去开门!”


喊了一嗓子没人应,眼见那两个巨婴扯着两段血淋淋的迪亚波罗玩得越发欢脱,吉良一脑门青筋,手一甩,炒勺就飞到了DIO头上。


“别玩了!快点去开门!”吉良怒吼。


“为什么要我去开门!多比欧呢?”DIO揉着头抱怨着走向玄关。


吉良:“我忘了他被我叫去买梅子……让我日夜操碎了心记忆力每况日下的家伙之一就不要那么多废话了!”


DIO骂骂咧咧地走到院门口。“谁啊!恶作剧的熊孩子吗?到了饭点还不回家要被吸血鬼抓走的!”


铁栏外是一个手拿光碟的黑人。“朋友,要不要来一张DIS……?!”


半天没动静,吉良正纳闷,就听见外面一声“Wryyyyy”的怪叫,跑去一窥究竟,只见DIO和一名陌生的黑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两人:“吾友啊——!”


吉良:“?”


DIO把神父往屋里请,并让吉良多准备一副餐具。


“什么?你在这种关头跟我说这个?”吉良眼看着都能开饭了,多比欧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是否迷路,要不要打个电话催催。计划赶不上变化,知道DIO能造事儿不知道他什么都不干也能造事儿,烦躁之余开始对着别人乱撒气。


“跟你说多少次了卡兹,饭前别吃太多迪亚波罗,怎么就是不听话!”


“为什么这么啰嗦!老妈!”


“咄!你叫谁老妈呢!”


多比欧正巧提着梅干出现在门口。“吉良先生我回来……咦?有客人?”


吉良一回头,看见多比欧鼻子上赫然是一片淤青,鼻血流到下巴,嘴角肿了一大块,拉他坐下也坐不稳。


吉良顿时心疼了。“谁欺负你?我炸了他。”


众人围上来,多比欧摆了摆手,倒抽着气说:“没关系的……是老板以前的部下,暗杀组的人。没把我直接撕掉已经很仁慈了。”


为什么听着那么可怕,如果出去的是迪亚波罗会如何?正想着,当事人从房间里完好无损地复活下楼来,对着自己的第二人格又是一番护犊似的大惊小怪。多比欧把自己的晚餐让给客人,吉良把他扶上楼休息。


卡兹深酒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客人,不知是防备还是好奇,而对方在这样狩猎者般的眼神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淡定自若如初,倒是DIO对卡兹的无礼感到不满。卡兹开口:“是黑人兄弟。会唱rap吗?”


“啊,不,并不是所有黑人都会唱rap的。”来者平静地微笑着说。


“先不说这个,一般初次见面第一句话不都是问人家姓名的吗?”吉良回到饭厅,解着围裙吐槽道。


DIO挑挑眉,粉色章鱼条件反射地抖两抖。“刚想正式介绍给大家。这位是恩里克·普奇,一位很有思想、才华横溢的神父,我的知己。”


吉良点点头表示了解:“原来是神职人员,能与DIO成为知己想必学识渊博。”


普奇笑道:“不敢当。我倒是只懂得布教。”


“愿闻其详。”


“请大家跟着我做餐前祈祷:DIO大法好——”


“……不这已经完全是别的东西了谢谢。”


餐桌上很有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温馨感,只不过这家人全是满身肌肉的壮汉。DIO问起前因后果,包括DISC。“这一点我也十分疑惑,”普奇说,“我……死了,本以为意识会就此消散,没想到刚才一睁眼就躺在这座荒木庄的门口,就像做了个梦。”


“我们似乎都是这样出现在这里,只有你比较惨,复活在了大门外。”迪亚波罗解释道。


普奇并不特别认同迪亚波罗的“复活”一说,毕竟在他眼里这更类似于重生。“事实上,在醒来之前好像有个飘渺的男音对我说‘荒木庄将是一个很好的光碟推销客户’。”


“哈?”吉良觉得槽点满满却不知该从何吐起。“一位神父却要去卖光碟吗?”


“发动了天堂制造之后,我们原本的世界进入了二巡,乔斯达的血统灰飞烟灭,我也见到了DIO,到达了某种意义上来说的天堂。”普奇的微笑尽达眼底,对自己的战果十分满意。


DIO沉默了半晌思考措辞,低着头切盘子。“今天居然是牛扒,吉良你发薪水了吗?”


吉良放下刀叉。“请不要逃避,布兰度先生。冥冥中自有定数,一切恩怨到头来还是会回到原点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DIO。”迪亚波罗事不关己地补充道。


普奇:“?”


DIO手一抖,刀子飞了过去。


老板,卒。


次日清晨,夜行生物们刚睡下,就听见玄关处“轰隆”的一声巨响,顷刻间一股强烈的乔斯达家气味扑鼻而来。吉良在衣帽架边瞠目结舌地停下了打领带的动作,门口一个十分高大的男人影子在木屑烟尘中显现出来,长衣被风吹起;他前面的绿眼睛少女放下了高抬的腿,一副“老娘今天不爽来杀几个人”的表情气势汹汹地大步走入,上下扫了吉良一眼,轻蔑地一颦眉,用睥睨众生的口吻道:“喂,你谁啊?把DIO和普奇神父交出来,让你死得好看点儿。”


DIO与卡兹对望一眼,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我不在。”他吩咐。


吉良胃痛。


TBC.

评论(8)
热度(41)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