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荒木庄的奇妙居民04

说好的放假来更,不知道期末成绩如何、以及这学期会不会挂科,十分紧张焦虑。可怕。

一切设定或内幕纯属胡说八道。



其四 吉良的奇妙日记


7月26日


鉴于最近生活趋向规律,就开始写日记,并记录一下最近大而混乱的信息量。


在XX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已有半年,课长给予加薪,惊喜之余心存感激。工作就是要兢兢业业才好。


天越来越热,荒木庄没有空调,我的那点储蓄是拿不出手的,只能暂时这么热着。卡兹和DIO那两个非人类爱上了裸奔,在这样的炎炎烈日之下一丝不挂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明目张胆地遛鸟,好像他们的母亲从来没有把羞耻心跟着儿子一同生出来似的。虽然你们的尺寸的确傲人,但求你们放过我这个常识人好吗?而且DIO脑袋以下的部分我记得是来自初代JOJO吧,你这样对待绅士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据昨晚在客厅里隆重举办的“荒木庄茶话会”(每月一次)所得到的资料来看,DIO曾经使用乔纳森·乔斯达的身体与他自己也记不清数目的女人(原话:难道你还会记得你撸管用过多少纸巾吗?)发生过关系,并且在他的说法中提到了一个名为汐华初流乃的私生子。


“初流乃很漂亮,头发乌黑,容貌遗传了他日本母亲的清秀,眼睛像黑曜石一般神秘美丽。”他说。


而在卡兹方面的情报上看,迄今为止已知的布兰度血脉共有四个,包括汐华初流乃。 “那三个女人被恩雅婆放走以后就顺利生产,然后带着婴儿过来吵着要嫁给我,一烦之下就全吸了,小孩下落不明。”DIO说这话的时候漫不经心。


从以上这段话中我们猜测,DIO对这个汐华初流乃的母亲恩宠有加,甚至也许是动过真感情的。但像他这样三观不正的恶霸真的会有感情吗?我们持疑问态度。


此外,在茶话会期间,我们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随后在后院找到一滩陌生的血迹;昨晚半夜的时候,卡兹和DIO抓获了一个头发像章鱼一样的男人,附赠一个长相挺可爱的男生。


男人有一头像发了霉一样的骚粉长发,两条手臂有繁复的纹身,穿着猥琐的网衣(在我看来跟没穿没什么两样)和粉红色的裤子,白皮鞋很高档的样子,被抓到时一脸痴傻;那个男生一头紫发,全身衣服都是紫色,很有特点,当时对卡兹和DIO十分戒备,摆出了战斗姿态。


我被巨大的动静惊醒,跑下楼看,只见骚粉章鱼全身爆血而死,紫发男生抱着尸体号哭,紧接着两个非人类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尸体当场吃干抹净,那画面太美我无法用文字描述。


然而在今天早上,客厅里,我看到昨天本该已死的家伙完好无损地坐在茶几边,像刚睡醒一样揉着眼睛;从厨房奔来他的小跟班,手里拿着一颗正在择的菜。


于是正在上班的我惊疑地写下以上这篇日记,没有被课长抓包真是太好了。记录先到此为止,晚上回去再看如何。希望能从两个非人类那里找到说法。


P.S. 差点儿忘了说,刚才在家门口信箱里发现了一张房租账单,房东栏署名“荒木飞吕彦”,不知道是谁,但最令人意外的是这房子居然有主人?!


 

为凑齐字数而出现的彩蛋——


吉良吉影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时差党的世界。


自从找到工作之后,吉良成为了与在之前的世界里一般无二的上班族,也习惯了每天给家里的两个巨婴收拾残局的奶妈日子,过得挺充实——虽然不得安心——吉良每晚回房看着墙上“安心”二字颇为苍劲的书法挂壁,总感到讽刺。


晚上加班挤电车累得半死不活,回到宅子里还要打扫被活蹦乱跳的卡兹和DIO弄得乱糟糟的家,实在受不了了就把他们狂轰乱炸一通,两人知错消停两天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拆屋行动”,循环往复到最后硬生生把吉良每日打扫的习惯改成了每周打扫。


重点是,自己睡的时候他俩醒着,自己起床了他俩又睡了,只有从晚饭到吉良睡觉的那段时间凑在一起,虽然吉良没什么感觉,但那两个非人类不那么乐意,表示对新住客十分感兴趣,想要对他有更多的了解。于是某天晚上他们精心策划了史上第一场“荒木庄茶话会”,在吉良的无效抗议之下把他拉进客厅里。


三人带着家庭主妇一般的神情坐在茶几边的小棉垫上。


DIO开场:“好,茶话会正式开始。首先请出嘉宾,名字太拗口了以后就叫你吉良吧,接下来请让我们的嘉宾自我介绍一下。”


吉良重重喷了一下鼻息表示不耐烦。“我叫吉良吉影,请多指教。”


“不对,”卡兹循循善诱,“你要说说你的人生经历什么的让大家乐呵乐呵。”


“你们找乔纳森·乔斯达了解不就好了?”


“啧,让乔家人评价你,有没有点儿骨气?”卡兹表示不屑。


吉良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我是一名无辜上班族,遭到乔家的暴走族骚扰,后来被他们拉帮结伙谋杀了,就到了这个疯人院一样的地方。”


“怎么是疯人院呢,这里还有我脑子是正常的。”卡兹摆摆手。


DIO正想反驳什么,就听到不远处“BIA叽”一声巨响。


三人:什么?!


卡兹在后院里发现了一大滩新鲜血渍,并嗅到若即若离的第四个气息。


是夜,吉良早已睡下,荒木庄也回归寂静,炎夏夜里燥热的风吹得人难以入睡。此时的二楼里出现了一个脚步声,即使在安静异常的大屋里也轻得几乎难以觉察。


不速之客蹑手蹑脚地往玄关处去,空气寂寥得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有某种力量蠢蠢欲动,他必须克服恐惧,逃出这座宅邸。他路过了前廊,径直走了过去,没有发现昏暗无光的客厅里躺着两个人。


一场腥风血雨。


乔斯达宅。


乔纳森从房间里走出来——即使他即将睡下。他敲了敲对面房间的房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直觉。没有得到回应。


他怀着许久以来积攒的期待打开门,在落地窗外如水月光的照耀下,屋内大床上平静地睡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眉目刚硬,面容里能找到几分自己的影子。


乔纳森笑了笑,退了出来,再轻轻掩上门。


Welcome there, dear Joseph.


TBC.

评论
热度(2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