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沉迷挣钱近期不更
承蒙抬爱不胜感激

【脑洞】荒木庄的奇妙居民08

又,又在学习的时候摸鱼……



其八 论歪打正着的概率


“竟然赶上了活动。”吉良摸着下巴饶有兴趣道。


“不是赶上,”卡兹神秘地摇摇食指,“我们是应邀参加的。”


“应邀”二字还咬重做了强调,对面DIO竟然认真地点头,吉良感到极大的不可思议:“我就听你们吹吧,一个老不死一个原始人搞什么DJ,不要上去丢人。”


DIO一副“这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管你信不信。不过这帮人诚意还是欠缺一点,邀请函就放在外面铁门口的地上。”


“那完全只是一张传单而已啊……”


“于是我们给这里打了个电话。”


“……先不管你们是怎么报上名的,”吉良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上面那个控制台你们真的懂用吗,调音什么的都会吗?”


“不会。”卡兹理直气壮。


“不会你们报个什么名啊?!”


“现学嘛,”DIO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吉良你好啰嗦。”


吉良气结,把矛头对准旁边迪亚波罗:“你呢,以前出入这种场合比较多吧,懂这类东西吗?”


迪亚波罗抿酒:“不,事实上我比较低调,没管别人那么多。”


迪亚哥摆手道:“别看我,劲歌热舞我会的,打碟就算了。”


吉良彻底放弃,台上开始介绍。


“我是主持人安娜苏!下面我们来看看今晚的参赛选手,首先是隔壁埃及饭店的两位合伙人:Hell 2 U组合!”


掌声响起来,聚光灯打到远处四人围桌,坐着阿布德尔与波鲁那雷夫,旁边还有花京院典明和空条承太郎。


DIO:“……”←和善的眼神。


“再来看看我们下一组选手:龙舌兰姑娘组合!”


台下突然一声爆喝:“龙舌兰是单人!我跟他不是组合!”


卡兹:“……”←和善的眼神。


“接下来是杜王町马场的马苏里拉披萨组合!”


迪亚哥:“……这什么鬼!”


“还有神秘的荒木庄食物链顶端二人组:夜之帝王!”


吉良震惊:“什么你们还真的有组合名字?!”


DIO对着吉良一挑眉毛,然后聚光灯就打过来了,两人向观众大气地挥手致意。


“最后是今晚的嘉宾,伟大的徐伦女王和我们的艾梅斯大姐头:Stone Kiss组合!可以看到Hell 2 U那一桌承太郎先生已经一手举起了五根荧光棒!不愧是人称五条承太郎的男人!”


承太郎:“……”←和善的眼神。


“你干什么去?”迪亚哥看好好喝着酒的迪亚波罗突然站了起来,有种没来由的紧张。


“如厕。”前boss文质彬彬谈吐典雅。


“真的吗?”迪亚哥将信将疑。“用不用我和你一起去?”迪亚波罗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于是在老板兼嘉宾的示范表演过后,比赛开始。几组选手都是门外汉,在上台前才粗略接受过赛前培训;观众也都是随意看个乐呵,不影响玩兴。比赛内容没有很难,以娱乐为主,让选手自选曲目进行现场混音,并由观众投票选出优胜者。


Hell 2 U组合做出了一种类似于雷鬼、但节奏稍快的风格,虽然与现代夜场音乐有些不同,但得到许多尝鲜青年的好评。


龙舌兰姑娘出场了——真的是个“姑娘”,一上台就镇住了全场。女装壮汉吓人归吓人,对如今的潮流走势拿捏得很准,几首歌曲完美串联,除节奏感外还有种摩登的美国风情,快速炒热了气氛。


相比前两组的成功,马苏里拉披萨仿佛是两位谐星,最后可算是顺利完成比赛,台下观众都笑出腹筋。


最后夜之帝王终于登台。迪亚哥倒是没什么所谓,在杰洛和乔尼出丑的时候他已经笑了一百遍,如今趴在桌上歇息;吉良则感觉压力非常大。前面的选手都做得挺好不说,还都是乔斯达那边的,万一输了又要让他们得意半年。但比赛的两位好像并没有太在意,卡兹悠闲地高束起了长发,DIO则对着控制台东摸西摸游刃有余的样子,竟然令人有点安心。


音乐响起,这组只混两首歌曲,听风格明显就是两个人各报了一首:非常妖冶骚气的一定是DIO,另一种不知道是波斯还是印度风的就是卡兹了。吉良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体验,初步听来又艳又辣,有一种强烈的邀请和诱导意味,到中部又产生了不可名状的狂气和恐惧,一面寒毛直竖一面又与其中隐晦的暗示产生共鸣。在场观众都不知道夜场音乐还能做出这种效果,五迷三道地各个伸出手抓向舞台,这种邪教般氛围中心的人物竟然穿着家常休闲T恤和沙滩裤,趿拉着人字拖,仿佛只是出来散个步。


迪亚哥抬起头来,竟然没有被妖魔鬼怪影响,拍拍吉良让他回过神来:“迪亚波罗怎么还没回来?”


“他去哪儿了?”吉良还没从音乐里自拔,迷迷瞪瞪地问。


“厕所啊!”


且说迪亚波罗去厕所真的是为了尿尿,没别的企图,可是别人有没有别的企图就不一定了。刚在小便池前站着放出水,就有只不明不白的手指头在屁股上捏了一把。


迪亚波罗真的没有感受过被男人吃豆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身边的人都很惜命的。说实在话这让他感到新鲜,上赶着来送死的还是第一次见,于是他没回头,想看看这人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别的举动。骚扰者见他没反应,以为是一种欲拒还迎,本来借着厕所抽烟群众人来人往隐藏身份,现在愈发大胆,把整个手掌附了上去。


下一秒他的手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没人看见发生了什么,一声惨叫响彻洗手间,骚扰者抱着手冲出门去。


“什么事!”一个有着奇怪瞳孔、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闻声进来,里面的隔间里穿西装的金发男子踩灭了烟头也打开门,三双眼睛电光火石间做出判断,下一秒两人的前老板已经倒地不省人事。


群众大多见过这两个经常来收保护费的,大家心理素质极高地选择作鸟兽散。


普罗修特抬起迪亚波罗的胳膊嘀嘀咕咕:“死了吗?”


里苏特搬起迪亚波罗的腿嘀嘀咕咕:“没死没死。”


被丢进隔间的迪亚波罗弥留之际思考这次会在哪里复活。


半小时后。


卡兹和DIO的精彩演出接近尾声,只缺一个爆点作为结束,正愁不知怎么做,背后突然“嘭”的一声,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晕头转向找不到支撑点,手拍在控制台的碟片上一滑——


最后这一记搓盘让全场一愣,然后爆发出掀翻屋顶的尖叫。


深夜,五人沿着昏黄路灯并排走回去,俱是欢欣鼓舞,又真实地笑得很尽兴,很疲惫。好像很久没有过真正的快乐。


“是什么奖品?”吉良看了看迪亚哥抱在怀里的纸箱子。旁边DIO卡兹跟迪亚波罗吵吵闹闹,“win win win”地high个不停,争论最后决定性的功劳到底归谁。


“PS4。”迪亚哥耸耸肩。


TBC.

评论(1)
热度(28)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