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说好的闭关,天天在摸鱼

【脑洞】荒木庄的奇妙居民07

让大家失望啦。这篇我真的以为自己坑掉了,可是人压力一大就想摸摸鱼什么的呃呃呃……突然就……

快去学习啊老渣!



其七 最美不过夕阳红


“吉良吉影,你是我的同志。”迪亚波罗正色道。


“不,我不是。”吉良义正辞严地否认。


此时夕阳正好,双休日的荒木庄晚饭吃得早,两人坐在廊下消食吹风。


“你这样想,”迪亚波罗循循善诱,“整个荒木庄只有你我业报未竟,你看DIO普奇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天天活蹦乱跳。”


吉良想了想是这个道理,尔后回忆了一下迪亚波罗的日常。


早上八点钟吉良醒来,尿憋得不行,浴室门却迟迟不开。问了晨练的总统说是迪亚波罗洗澡进去再也没出来。


“迪亚波罗你是在里面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吗!”吉良拍门,想象了一下画面觉得十分伤风败俗,于是找来钥匙开进去,发现当事人赤身裸体撞毙在墙,地上一块滑倒的水痕。


吉良表示叹惋,并算了算防滑垫的开支。


不多时死者复活回到餐厅吃饭,吉良对他说:“你别洗澡了。”


“凭什么?”迪亚波罗面色不善。


“每天都有新的你。”


“……”


事实证明迪亚波罗身上的尘垢并不会随重生而清零,和不断刷新的野怪还是有些区别的,吉良心想。这是后话。


这些日子以来迪亚波罗基本可以把自己的死亡时间压缩到一天一次,偶尔有第二次的情况,来自于食物链高一两层的那两个非人类有心或无心之失。绕是卡兹和DIO也有玩腻的一天,一开始在吉良要求两人对突然去世的黑帮boss负责时他们总喜欢玩推卸责任游戏,到后来连谦让都懒了。


“既然承认就给我把现场收拾干净啊!”吉良拿扫把刷地上的血,忿忿道。


而反观自己,每天都过得非常魔幻,漫画男主角都没有他丰富,不知道该欣慰还是什么,静下来只觉得累。


“我同意你,”思绪至此吉良放弃了心理挣扎,怎么想都是迪亚波罗比自己惨一点,多少有些宽慰,“我们是同志了。”


恐龙人从门后探出头来:“你们见到DIO了吗?”


常识人回道:“他和卡兹去镇中心的夜店了。怎么?”


章鱼人猛回头:“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吉良心下一惊:“你要去吗?万一你死在外面了不知道会在哪里复活哦?”


迪亚哥心下一惊:“两个老年人跳迪斯科你去凑什么热闹!”


吉良:“知道迪斯科这个词你也不是什么年轻人……”


“荒木庄的日子太空虚了,”迪亚波罗表示不满,“以前当老板的时候好歹还有桌球打。PS4和夜店的酒水哪个贵你自己衡量一下。”


“我选择PS4。”吉良不假思索地秒答。


迪亚波罗张了张嘴,回忆自己那个年代夜总会的酒水价格并与今朝对比,自知败下阵来还厚着脸皮假装得意:“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吉良一拍大腿连叹失算。“我们还是去蹦迪吧。”


迪亚哥安慰地搓搓他肩:“蹦迪和PS4一个都少不了,你认栽吧。”


在二人的软磨硬泡下吉良终于答应带他们去,多比欧和瓦伦泰认为夜场音乐有损听力决定留守老巢,而普奇在问了地址之后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闭上嘴。


“什么地方?”迪亚波罗不明就里。


“绿海豚酒吧。”吉良扬起一边眉毛。


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在迪亚波罗的衣橱里寻找合适的衣服:吉良决定换上黑色衬衫,于是一身黑,完美低调融入夜色;迪亚哥虽然是不同世界的DIO但好歹也是个DIO类动物,眼光颇高,思前想后跑到DIO房间搜出了他的其中一套死库水和开裆裤穿上,于是一身荧光黄、重点部位薄薄一层布,仿佛早想试着穿穿看般兴奋,尾巴无处安放便权当化妆舞会的装饰品了;迪亚波罗倒是没考虑太多,捞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一件覆盖着亮片的紫色深V上衣,再随意配上修身黑西裤就大功告成。骚里骚气就要出发,两个三四十岁的大叔看着暗爽叉腰的小年轻不知从何开口。


“你穿这身,那DIO穿什么出去了?”


“我怎么知道。”


天还不太热,夜里风一吹很舒服,附近还没回家的居民不时瞟一眼并排行走的三人,又不敢多看,怕刺眼般匆匆扭头加快脚步。黄色路灯下迪亚波罗的亮片上衣像鱼鳞一样亮闪闪地发出妖冶的光,而DIO的泳衣仿佛有蛊惑人向重点部位瞩目的能力,穿上自带高光。吉良越走离他们越远,再这样下去画风都会被传染,太可怕了。


“同志,你带钱了吧?”


“带了……等一下,就开始叫同志了吗?”


虽然是酒吧,可规模比酒吧要大一点,门口蹲着几个鼻青脸肿混混模样的人,里面传出强烈的音乐鼓点。绿海豚这个名字也并不是巧合,刚收拾完混混正准备往门里走的脏辫妹子正是曾经绿海豚监狱的脱狱众之一。


姑娘回头瞄一眼三人,抽了抽嘴角:“我知道你们是谁。”


进门就是另一番天地。世界上总有某些地方给安静世界添加一些迷幻的色彩,似乎不仅仅是金迷纸醉酒绿灯红,它像是某种瘾之巢,绕是迪亚波罗这样曾经近乎得到了一切的人物也不禁有些怀念。


只是这音乐与当年的迪斯科大不相同,几人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前boss与常识人还在怀疑自己是否老了,就看见旁边迪亚哥已经开始扭,几个青年男女盯着那身衣服和那条尾巴,新奇地往他身上贴。迪亚哥随着震动人心的电音鼓点忘我蠕动,边扭边往前推进,替吉良与迪亚波罗扭开了一条通路,鬼使神差般找到舞台不远处角落桌边坐着DIO和卡兹。


“Cheers。”两个世外高人穿着极为普通的短袖上衣和沙滩裤,好整以暇地向他们举起深水炸弹,与周围火爆气氛相溶又相离,有如本该在这里却蔑视这里,睥睨众生。


卡兹环抱双臂评价道:“你们好隆重。”


“是你们太随意了吧,”迪亚哥嫌弃地在DIO身边坐下来,“土得小妹妹都不看你们。”


“穿着我的衣服真好意思说啊,给我脱了。”


“你是老爹吗!”


中央舞台升上去,一个亮粉色长发、雌雄莫辨的青年蹬着白色的大腿靴,举起了手中的麦,一阵嗡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兄弟姐妹们,欢迎来到绿海豚酒吧第一届DJ大赛——”


TBC.

评论(19)
热度(32)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