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沉迷挣钱近期不更
承蒙抬爱不胜感激

【混部】Helldivers 21

终于!终于可以写战斗了!我超爽.jpg

然而这敏【】感【】词快把我逼疯了orz



二十一、


“所以我儿子是被一帮来路不明的人拐走了。”


新兵迪奥气焰嚣张,大摇大摆坐上舰长席,没人敢说什么。


“我们的确没有收到过调查乔巴拿准将的命令,但如果星检内部有某些高【】层人员的直属耳目就另当别论了。”赫特捏着眉心道。“事态严重,有人要从中作梗,我们星检虽然与绝地潜兵积怨多年,但还没到不由分说胡乱抓人的地步。”


看完刚才那响亮一巴掌的米斯达斗胆开口:“您所说的假公济私是指……?”


赫特落落大方正想解释,舰长席上的迪奥接茬儿:“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艘星舰上?”


“吉良吉影身上有监听器。”检察官女士一脸被打断的不悦。


“你看到这骇人巨兽就没什么感想么?”问完公事迪奥便不嫌事大地意有所指。


“你们兄弟俩没一个好东西。”赫特翻了个大白眼。


迪亚哥:“?”


“即是说,你们的某些高【】层把监听信息透露给你,却没有给你下达任何指令?这也太奇怪了。”只有米斯达作为当前的“黄金之心号”负责人,思维还在星舰上。


普奇进一步分析:“那么你作为长官的权力很可能已经被架空了。”


“现在的重点是如何将我儿救回来。‘黄金之心号’没有舰长,这位小朋友还不成气候,”迪奥说着指指米斯达,“战斗员从底下回来怕是要翻天。”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广濑康一举手,“‘钢链号’舰长发来通讯。”


“钢链号”曾负责管辖“黄金之心号”所在的隔壁星区,而在“热情号”被拆分之前,乔鲁诺与米斯达曾是“钢链号”的舰员。如今八方各执其词听得米斯达晕坨坨,不知道曾经的长/官在这时候发通讯有何指示,在场还有不可信任的白手套相关人士,米斯达决定将通讯挂起。


“你们要如何定夺?”赫特两手抱臂。“我们马上回总部,需要带话吗?”


“你要带我走吗?”迪亚哥眯起那双变成琥珀色的两栖类眼睛,声音冰冷。“还是说要把我扭送生化人母星?”


“迪亚哥·布兰度,我做过害你的事情吗?”赫特反问。


迪奥眼前一亮:“不,我亲爱的弟媳,你的确可以选择把他送回你们开普勒。或者我们混蛋兄弟俩。”


“……你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疯子。”


“承您谬赞。”厚脸皮疯子从善如流。


最终布兰度兄弟和普奇神父在米斯达与舰桥众同僚深思熟虑后的许可下,乘上了星联检察官的白色飞船。代理舰长愁眉莫展地接上通讯,上方大屏幕跳出一张俊俏的脸,男人留着整齐的妹妹头,身穿绝地潜兵“火山”型号战甲,深红色围巾布满灰尘像是刚从炎热的星球回来,肩甲上烫着少将军衔的漆印。


“好你个臭小子!”少将面色不佳,没好气的语音通过电波劈头盖脸而来。“连我的消息都敢挂!”


米斯达感到又亲切又委屈,把事情一五一十向原上司说了个明白。


少将听毕挥挥手,嘟囔了句“乱七八糟”,而后正容下达指令:“‘钢链号’舰长布鲁诺·布加拉提在此敬请‘黄金之心号’代理舰长开放权限,应贵舰长乔鲁诺·乔巴拿请求,暂时合并两舰管理权。”布加拉提顿了顿,道:“赶紧把你们正舱门打开,弗葛带着纳兰迦过去了。”


战士们当然不会知道他们一上战场,星舰就发生了大事。多年以前他们在原地球做过最后一次行动,就是将残余的地球难民尽量搜寻运送到超级地球,那时候黑白手套虽然已经貌合神离,但好歹客客气气相互尊重;这次出战完全没有与白手套商量过,双方这就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不过这关大头兵什么事?眼下最重要的是任务,管好自己的那部分,剩下的就交给上面吧。星舰离原地球地面不远,迪亚波罗在绝地喷射舱中回忆着小组分配到的任务地点,降落区域并不一定垂直于星舰,有与别的星舰交涉的可能——毕竟都是黑手套,自己人不会为难自己人,以前也有过愉快的舰间合作经历,迪亚波罗对此并不担心。


他担心的是此次喷射舱的降落时间是不是有些太长了,等了很久也感受不到那阵本应出现的强烈震荡,适应失重感后袭来的是一阵绝对的安宁,仿佛被截在宇宙,没有边界,飘于虚空,迷失于永恒。紧随其后的是无法抑制的困意,迪亚波罗甚至没有时间与其抗争,便成为它的俘虏。


他隐约感受到非常亮的光,纯白刺眼,旁边有若隐若现的几个人,也只是影子。


迪亚波罗认为这是梦。他无法挪动手指,没有知觉,甚至没有呼吸,像一具尸体。重力呢?组员呢?原地球呢?他在哪里?是人间还是地狱?


“……你将活下去……”


谁在说话?


“……你将获得新生。”


你是谁?


“……我最初的、最后的、最伟大的造物……”


回答我!


“……你将不朽。”


错了。


“……记住,你从那场战役活了下来——”


谎言!


“——你将永生。”


你这假的上帝。


真正的亮光从头顶传来,伴随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浪,将迪亚波罗的意识卷回来。是多比欧像扒电梯门一样扒开了绝地喷射舱的自动嵌合盖,正说着些什么,迪亚波罗脑子里塞满耳鸣,听不清楚。


“老板!老板!清醒吗?”多比欧用上了与耳背老太太说话的力气大喊。


迪亚波罗从喷射舱出来,才发现自己是横着爬出的。环顾四周,他们似乎降落在一个岩浆洞窟,远处的天际还能看到黑色的滚滚浓烟。


“我们把你从岩浆湖里捞了出来。”地板上坐着两个的汉子,前总统毫无风雅形象,气喘吁吁;前上将攥着一根应急安全绳。迪亚波罗看了看自己的喷射舱这半熔解的外壳,不知道卡兹如何做到的。


“原地球有岩浆湖吗?”迪亚波罗一脸迷茫。


“说来话长。”多比欧拧着眉头严肃道。“请找个平整的地方趴好,这块地面可能要——”


话音未落,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这突如其来的失重,便随着土地直直坠下去。


TBC.

评论(5)
热度(2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