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沉迷挣钱近期不更
承蒙抬爱不胜感激

【混部】Helldivers 20

说更新就更新,阿渣诚不你欺。

年都过完了才想起来拜年(。祝大家升官发财!

出现cp:龙HP,请注意避雷。



二十、


“全体战斗员就位,重复,全体战斗员就位。”


在机械的女声播报中,乔鲁诺站上甲板,威风凛凛雄心壮志,众将士又是一阵口哨鼓掌喝彩。


这画面似曾相识……年轻准将扭着嘴角清了清嗓子。


“露伴老师的科普课都认真听了吧?”


“听了!”众人齐声回答。


“由于所属星区的缘故,大家都是对付生化人的熟手,面对光能者的机会不多,在小心谨慎的同时不要忘记还有虫族威胁。”


乔鲁诺顿了顿,凌厉地扫视全场。“第一,每个四人小组必须至少配备三种不同类型的防护战甲,不够的现在就去换;第二,每个机械师必须带REP80维修工具,不要只带一个医疗无人机,杜绝任何轻敌——”


队伍中一人打断:“舰长,你今天话好多哦。”


“话多你们也听不进去!”准将难得没有露出和善的眼神。“第三,不允许新兵参与本次战役……那几个人在哪里?”看了半天没找到父亲,乔鲁诺心头疑虑。


“报告,”虹村亿泰举手发言,“我刚才集合的时候路过他们房间,看见布兰度先生在给自己做美甲。”


乔鲁诺:“……喷上裕也,带新兵们去轮机室参观学习。”


轮机长领命下去了。乔鲁诺扬起眉头深呼吸,朗声号令——


“迪亚波罗组入舱。别告诉我他们又先跑了。”


“在这儿呢,啧。”粉色长发的男人带领三名组员,在战士们的憋笑中戴上头盔钻进绝地喷射舱。


“东方仗助组入舱,杰洛组准备……”


年轻的的舰长站在舷窗边,看着最后四枚“载人子弹”落下去,轻轻松了口气,朝舰桥走去。


舰桥气氛绷得像弦。舵手和联络员们都站了起来,捏着拳头瞪着场地最中央的人,雕像一般仿佛从十多分钟前就定格住:一位身穿白色礼服的官员站在舰长席前,身旁站着两个魁梧的手下,一人一边提着失去知觉的吉良吉影。官员扯着脸皮笑了一下,对乔鲁诺打了个手势,嗓子抹油地说:“请吧,乔巴拿准将。”


乔鲁诺耸耸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手套来得太快,但在还不至于措手不及,在刚才那一小段时间里他已经给乔纳森以个人名义发送了密报。


“米斯达,”在官员及其随员紧盯下走向舰梯的乔鲁诺回头嘱咐道,“‘黄金之心号’就拜托你们了。另外可能会有老朋友来,记得帮我接待。”


米斯达听得一头雾水,答应得不明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人被带走。但他相信乔鲁诺有自己的算盘,于是回头乖乖坐上舰长席。


今天的星舰食堂里只有寥寥几人,平日战斗员们吵吵闹闹的,突然静下来的气氛把简洁的白色金属墙衬得格外冷清,不过在座的后勤人员都已习惯。迪奥坐在米斯达对面,听大副一五一十把白天的事情讲完,然后沉默地放下了叉子。


虽然有军衔差距,但面前毕竟是乔鲁诺的父亲,一位与乔斯达元帅同辈的老干部,再怎么说米斯达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还是非常紧张。然而他无法克制自己把眼睛往对方指甲上瞄的冲动,迪奥的手指修长漂亮,涂成黑色的甲床圆润细腻,有种不似男人的妖冶性感。到底从哪里翻出来的指甲油?


丝绸般的嗓音缓缓流出:“你作为准将级星舰大副连自家舰长都保不住?”


“可是叔叔……呃,伯伯,”米斯达正襟危坐,“抗检等于坐实罪名啊!”


旁边普奇伸掌示意:“吃饭,吃饭。”


米斯达耳机内线滴滴响。“大副!”广濑康一声音急切。“检察官又来了!”


大副觉得自己小心脏使劲蹦跶,已然分不清是否忘记关心肺加速器。这次轮到谁被抓走?迪亚波罗在原地球,他们是抓不到的;剩下的只有迪亚哥了。星联检察官是直属联邦的独立部队,白手套的忠诚耳目。他们身穿白色礼服,驾驶白色飞船,幽灵般穿梭于黑手套的星舰间,所做一切只为给绝地潜兵制造压力,从而稳固白手套的绝对统治。


在这种关头把舰长被抓的事实告诉战士们绝不是明智之举,不论如何星舰还要运作,战争还要继续。米斯达小声说了句“失礼”便急匆匆抹嘴赶回去,留下两个不明就里的新兵。


后面炊事员敲着锅:“回来把饭给我吃干净!”


回到舰桥时两个白礼服的女人刚从舰梯里出来,为首的头戴贝雷帽,粉色的整齐短发看起来很有精神。她出示公务证件,利索地自我介绍:“我是星联检察官开普勒-62f总部长赫特·潘兹,这位是我的搭档露西·史提尔。”


“久仰大名。”对于这位赫特·潘兹,米斯达略知一二,有不输于绝地潜兵战士的传闻,散发着傲然的气场。米斯达伸出右手与她相握:“我是‘黄金之心号’代理舰长盖多·米斯达。”


“代理舰长?”赫特扬起眉。“贵舰长何在?”


米斯达摊手:“刚被您的人带走。”


“我们没有下达过此类指令,请不要无中生有。”露西·史提尔看起来像个烂漫少女,说话语气却如同人妇般带着些许成熟韵味。


赫特挥手制止搭档,看向代理舰长,希望得到解释。


“整个舰桥都可以作证,女士,”米斯达诚恳道,“他们直奔临时监狱刨出我舰战俘,然后以‘窝藏高度危险分子’的罪名要把舰长扭送回开普勒。”


赫特面上更为疑惑:“我们确有对‘黄金之心号’的调查任务,但不针对乔巴拿准将。事实上此次前来可谓假公济私……莫非有不轨之人以星联检察官的名义活动?”


“出示的证件不像有假。”米斯达摇摇头。


赫特抬起手腕打开通讯,还没接通连线就听到背后舰梯门开了,人没走出来,年轻的声音往外钻。“我闻到很熟悉的味道。出什么事情了?”


确实是熟悉的味道。


迪亚哥一抬眼就愣住了。女人回过头,身姿挺拔颈线优美,眼睛里燃烧着某些他不能懂的复杂感情。相隔太久,双方大概已经无法互相理解,酝酿过很多次,再相见却像个哑巴。


他看见女人嘴唇张开又合紧,看见她缓缓脱下白色手套,看见她朝自己走来。


“啪——”一声脆响,脸颊一阵烧疼。


“你这混蛋!”


这是他的女人在与他异地多年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TBC.

评论(10)
热度(19)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