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说好的闭关,天天在摸鱼

【混部】Helldivers 19

我竟然能写超过15章,想想都不可思议!

人生第一回!



十九、


乔鲁诺不敢出门。


他给自己房间的门禁上了三道锁,即便如此外面两个牛皮糖的声音还是孜孜不倦地钻进来。


年迈的老父亲许是在原地球寂寞太久没人说话,害羞劲儿过了以后就开始啰啰嗦嗦絮絮叨叨,偏偏声音充满磁性穿透力很强,讲故事还很有煽动性,一上星舰就成了山大王,军官们个个围过来听书。


比父亲小两岁的年迈叔父相比之下是个行动派,年龄并不能制约他的主观能动性,毫不生疏地与“曼哈顿号”原部下杰洛和乔尼唇枪舌战三百回合,在医疗队做全身检查的时候本能地使用吃奶力气挣扎并大喊“非礼”,洗了澡以后嫌穿裤子麻烦,便只穿着一件特里休送给他的睡裙、下体真空在生活区跑来跑去,仿佛人体改造实验把他的羞耻心也改没了。


一系列人事变动让乔鲁诺愁眉不展。首先是“新兵”空降的问题:回到星舰后他向乔纳森发了一封密信,把近两天的情况做了总结汇报,乔纳森答应悄悄给“黄金之心号”分配军衔名额,就像之前对瓦伦泰和卡兹做的秘密安排一样,于是几个人就得到了崭新的军礼服、战甲和下士的肩章。


迪亚哥的军衔在乔纳森的面子上被保留了,虽然有迪亚波罗这个“投敌”先例,但如今前者在外形上与普通人类有所差距,更容易引起关注;再加上兽化的改造闻所未闻,被改造者的人格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乔纳森决定让乔鲁诺对迪亚哥多观察几周再做定夺。


紧接着还要分配宿舍。吉良吉影被关在星舰的战俘临时监狱里,好吃好喝自在独居;多比欧搬进迪亚波罗的房间把自己的屋子腾出来,让给普奇和剩下的二人其中一个,乔鲁诺也开放了他的舰长室;于是迪奥和迪亚哥就谁与舰长同住闹得不可开交。


“在弟弟和儿子之间我选择没有弟弟!”


“迪奥你这个翻脸不认人的混蛋!”


迪奥把光屁股迪亚哥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乔鲁诺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不敢出声。


叮咚一声门铃响。“我是迪亚哥!”迪奥掐着嗓子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年轻一点——要不是乔鲁诺全程偷听战况,他就要信了。


“告诉我为什么你二十年不来找我,我就给你开门。”


迪奥噎了一下。“我无法放弃自由,初流乃。你理解自由吗?”


“自由就是我现在军衔比你高,可以自由地揍你。”


“Wry……”


最终还是迪奥妥协,让叔父得以住进侄子的房间。在经过一番细致观察之后,乔鲁诺发现迪亚哥不能穿上任何正常的内裤,于是开始挨门挨户问,最终在杰洛处借到了两件崭新的丁字裤。


让我们暂且忽略为什么杰洛和乔尼的房间里会窝藏丁字裤这回事。


普通内裤穿不上,普通外衣就更困难了。从X光片上可以清晰看到,那个形似恐龙长尾的东西从异常发达的尾椎骨出发,往后长出了人类所没有的、由粗到细像蛇一样的骨骼;而尾巴粗大末端的皮肉上缘甚至长到了背部底下。迪亚哥从原地球穿来的那套运动衫裤子上一个被迪奥剪出来的大洞,动作稍微大一点就要走光,像开裆裤一样,无益雅观。


然而现在迪亚哥没有资格上战场,每天只需要在星舰上无所事事地遛弯儿,虽然有衣冠整洁的纪律,但鉴于事情的特殊性,乔鲁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乔鲁诺如今对迪奥的感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怨他,一方面又想对他了解更多。早年听说东方仗助是乔瑟夫的私生子,与自己有非常相似的经历,于是曾去问过,也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建议——毕竟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父亲。


“你长得像你妈。”整理好铺盖的迪亚哥安定地坐下来,盯着乔鲁诺说。


这倒是个意料之外的话题。迪亚哥对他那没过门的嫂子印象深刻,那是位符合迪奥审美的纤细女性,大胆而精明。


“布兰度家的人长得都像妈妈。别看你爸现在这么有棱有角,他二十岁前可是个美貌度不输于我的翩翩少年。”


你这是在夸他还是在夸自己?以及有棱有角是什么……乔鲁诺有些无奈。


“你奶奶可好看了,所以你爸和你叔才能这么好看。”


乔鲁诺:“……”


“迪奥找了个漂亮女朋友,所以才有漂亮的你。”


“……谢谢。”


“我也找了个漂亮女朋友。可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迪亚哥看起来竟然真的有些落寞。乔鲁诺一度认为像父亲与叔父这样的男人不大会对女人负责,从此他开始对自己的以貌取人做深刻检讨。


“你女朋友是绝地潜兵吗?”乔鲁诺的兴致带着些许歉意。“说不定我认识,或者能帮你问到。”


一方面,那位被仗助救回来的“威尼斯一号”空间站科学家岸边露伴博士在甲板上为军官们上医学科普课。


“我虽然是REP80维修工具的发明者,但有很多实际应用上的问题我也不甚了解。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露伴一脸傲慢,言辞官腔,语气不友善。“提了我也不一定改。”他细如蚊呐地补充道。


REP80维修工具是露伴服役时发明的,当年每个绝地潜兵四人小组必须配备一名机械师和一名军医,露伴便是军医之一。这把维修工具被战士们称为“奶枪”,是因为它拥有机枪的形状,从枪口喷射出某种花一天时间也解释不完的射线,可以局部促进细胞活性,使伤口得以快速生长复原。这项发明让四人小组中的机械师也能够胜任军医的职位,从而多安排一名战斗员,由此绝地潜兵的小组战斗力大大提升,也为露伴带来了荣誉。但这把“奶枪”有个弱点,如果骨头都没有了,再怎么医治也没有用,只能回星舰酌情安装假肢。


这在某个人看来不成问题。“我有意见,”迪亚波罗举手道,“断肢生骨过程中使用奶枪会得骨质增生。”


这在某个跑出来旁听的类人生物看来是个问题。“我有意见,”迪亚哥举手道,“尾巴断了能长回来吗?”


露伴眼神和善地望着他们:“请特殊群体保持安静,谢谢配合。”


另一方面瓦伦泰与卡兹在房内严肃讨论。


“乔纳森回复说这次的原地球出兵行动没有参考白手套的意见,是直接与谢皮利总司令商讨的结果。”前总统向前上将分享情报。


卡兹摸着悄悄长出来的胡茬,眉头挤出一道很深的褶子。“以那群败类的速度,大概今天就能把纪检部队的人派过来。”


“内斗怕是无法避免了,”瓦伦泰长叹一声,“绝地潜兵迟早有一天要把武器对准同胞。”


普奇在后甲板舷窗前负手而立。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视野里闪过一片白色的光。


TBC.

评论(31)
热度(26)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