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沉迷挣钱近期不更
承蒙抬爱不胜感激

【混部】Helldivers 18

谢谢你们。



十八、


小时候的特里休像森林里的小兽物一样。她很精,只对喜欢的人亲近,中意母亲多于父亲很多。她也曾主动对迪亚波罗示好,可父亲是个刺猬,敞开的心扉在一次又一次被扎疼之后,特里休便也终于伤了心。


迪亚波罗是个自私的人,同时在感情方面极为迟钝。他不知道爱为何物,更不懂得如何才叫爱人,连妻子都是组织上安排的。若特里休恨他,他是认的,自己不像个父亲,爱的感情于他而言太难。绝地潜兵是一群出生入死的人,一入伍就要准备好遗嘱,把每次任务都当成最后一次。“政府培养一名绝地潜兵不容易”——在人类的传承面前如何衡量个体的渺小?


但迪亚波罗好歹还时不时在特里休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一下,这个二十年杳无音信的迪奥先生与他相比好像更为过分些,在此之前他还以为Giogio是个野孩子——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孤儿多得不足为奇。一群人在运输船上相对无言,父子二十年未谋面显然尴尬,乔鲁诺一副满腔疑问但奈何下属在旁无法拉下脸来的憋屈样子,迪亚波罗摸摸女儿柔软的头发,瞬间觉得自己可能还算过得去,一有对比就开始五十步笑百步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米斯达思前想后,决定举手发言。“这艘运输船没法停靠在‘黄金之心号’里,且不论‘白金号’与我们的型号差异,是说没有多余的泊车位啊。”


“这好办,你们先回星舰,然后我和西撒把船开回‘白金号’就好。”乔瑟夫爽朗地提议。


“说得正巧,”普奇在驾驶舱回过头来,“空条承太郎要跟你亲口谈话。”说着便接起了通讯。


“这个不省心的糟老爷子!”


运输船内旋即响起中气十足的怒吼。


乔瑟夫很不服气:“你就不能直接承认你在担心我吗!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孙子!”


“谁担心你啊!花京院你不要笑!”


“……帮我跟乔纳森报声平安吧,我和西撒待会就把船送到你那儿去。”


“好歹叫声爷爷啊臭老头!”


“你叫我爷爷了吗你好意思说啊!”


旁边卡兹猖獗大笑。


乔鲁诺环顾四周。驾驶运输船的一个是自己星舰的军官多比欧,另一个神职人员打扮的想必就是劫持船只的恩里克·普奇。船上除了自己的舰员外还有一个近乎全裸被五花大绑席地而坐的金发亚洲人,还有一个长着大尾巴的疑似生化人。乔鲁诺全程暗暗保持警惕,而这个可疑人员正用鼻子凑在他身上拼命嗅,末了得出结论:“有股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香味。”


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味道……是说你到底哪位?


“我可爱的侄儿。”疑似生化人把乔鲁诺搂进冰凉的怀里。


乔鲁诺:“?!”


“迪亚哥你这家伙!”迪奥立刻不乐意了。“本DIO都没抱过他!”


“你以为你儿子的第一个拥抱是你DIO的吗?其实是我迪亚哥哒!”


“等一等。”乔鲁诺头痛地捂住太阳穴。“到底怎么回事?迪亚哥叔父……可以这样称呼吗?你投了敌?”


迪奥清清嗓子,刚想抓住时机从头开始长篇大论、顺便与儿子建立话题,一旁迪亚波罗毫不审时度势地接过话茬子:“他跟我一样,是被这位吉良吉影坑害了。”


迪奥回过头对迪亚波罗唇语:你个没眼色的!


迪亚波罗:?


“吉良吉影?”西撒闻言思索。“我听过这名字。他曾经是联邦的研究员,后来被白手套调走,就失踪了。”


“可算有个常识人了。”吉良冷哼一声。


乔鲁诺抓住了关键词。“被白手套调走?怎么回事?”他认真审视吉良,不打算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小动作。


“你从哪里听到我?”吉良扬着眉反问西撒。


“岸边露伴是你师弟吧?”


吉良扯了扯嘴角。“那个差点被我砍了手的小妖精。”


“身为阶下囚还敢这么猖狂,该说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迪奥斜睨着他。


“战友们,”一直沉默的瓦伦泰朗声发言,“是时候与各位坦诚相见了。”


“想必大家看过前些日子《地狱日报》的那篇社论。这一连串的变动该说是我精心策划的局也好,时事所趋的历史既定走向也罢,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个人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力。


“那个废除美盟总统制的公投是我与乔纳森·乔斯达元帅共同商讨完成的计划,不论公投数据如何我一定会下台。你们觉得黑白手套近几十年的各种矛盾不足为奇,但可能不知道白手套内部还有小圈子的窝里斗。联邦内部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散播谣言、控制舆论,我作为其中一员旁观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让人类提心吊胆的除了地外异星势力外还有什么?还有人类自己。某些高层不把人当人看,将模仿光能者族群行动方式而建立的‘公共场所思想监控’项目美其名曰师夷长技,还用金钱鼓励人民互相举报。他们为人类的对外殖民与反殖民起了各种好听的名字,‘让民本之风吹拂在银河系’。人类的确是卑鄙的,于是他们需要创造出更卑鄙的东西用以反衬——于是生化人诞生了。”


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卡兹点点头,平静地补充道:“准确来说,生化人是白手套用来制衡黑手套的产物。在虫族入侵原地球后,他们将这里作为生化人的温室,把一批批不知情的绝地潜兵输送进去,对志愿者进行肆意改造。为与绝地潜兵相对,他们给生化人起名为‘曙光战士’。”


乔鲁诺脑中浮现出生化人屠夫那臃肿的躯体和插满各种冷兵器的四肢,再对比这个名字,不由得一阵恶心。


“总部让空间站放弃原地球,原来是这么个意思。”乔瑟夫双眉深锁。


米斯达脑筋转得很快:“那么这位吉良吉影就是白手套的傀儡之一。”


“他说他是超级地球这一边的。”迪亚哥将吉良之前所述重复道。


“不管你们承不承认,”吉良耐心为自己解释,“我在为全人类的福祉做贡献。”


“靠收集生化人志愿者的脑复刻信息?”迪亚波罗扬眉问。


“绝地潜兵是一波一波往前线送命的消耗品。可如果克隆绝地潜兵呢?”


吉良说着露出一个微笑。


TBC.

评论(18)
热度(25)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