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爬墙挖坑不填
脑洞有病酌情食用
沉迷挣钱近期不更
承蒙抬爱不胜感激

【混部】Helldivers 17

爸爸!!!!!



十七、


“空间站的绝地喷射舱精准度没有星舰上的好,落地的时候只有我们俩,也完全无法联络其他人,我们只能就近找求救信标。”西撒解释道。


乔鲁诺汗颜。不愧是以艺高人胆大著称的乔瑟夫与西撒二人组,敢在只有两把武器的情况下孤零零站在音标旁抛头露面,似乎完全没把敌人的巡逻队放在眼里;之前听过传闻,他们是连卡兹都头疼的存在。不过既然碰了面就没什么问题,时间过去这么久,只需要等附近组员的运输船把他们捎上就好。不多时,耳机里开始有组员报告任务情况。


“杰洛组任务完毕,正在返回星舰。”


“玛莱娅组任务完毕,正在返回星舰。”


“伊鲁索组任——”“不要抢我频道!我才是组长好吗!”“我呸霍尔马吉欧你——”


乔鲁诺:“咳。”


频道里消停了一会儿。


“东方仗助组任务完毕,正在返回星舰。呃……乔鲁诺,我们接到的难民是几个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其中有个叫岸边露伴的,他是那个拿了什么医学奖的岸边露伴吗?”


乔鲁诺听见背景里有个人怒吼“你说谁是难民”,回忆了一下仗助的任务所在地与他们的位置,问了问却得到运输船已满员的消息。


一旁特里休沉默着听了半天,终于开口:“怎么没听到我爸汇报进度?”


“……”乔鲁诺顿了一下,调出头盔面罩上的舰员追踪GPS。“你不说我都忘了这茬儿。”


迪亚波罗组四个组员的图标凑在一起,正以超越人类的行进速度离开中心区。乔鲁诺皱着眉头呼叫星舰主舵手广濑康一:“迪亚波罗他们的通讯器到现在还没打开,叫了装甲车吗?”


“叫了,但装甲车已经失联,怕是报废了,”头盔里传回一阵滴滴滴的定位声,“现在正在追踪他们乘坐的工具……确认了,是隶属于‘白金号’的运输船!”


乔鲁诺:“?”


“黄金之心号”的舰员怎么会跑到“白金号”的运输船上?承太郎先生的星舰也在原地球吗?迪亚波罗他们在干什么,任务完成了吗,还是被谁劫持了?虽然知道那三个半疯子命硬得很,可毕竟是自己手底下的军官,作为舰长难免担心。


米斯达操作信标显示屏,向那艘可疑的运输船发送求救信号,然而完全没有应答。一方面广濑康一给乔鲁诺发了一张对话记录。


“我孙子说了什么?”乔瑟夫问。


“承太郎先生说他们的其中一搜运输船被恩里克·普奇神父抢走了……呃,原话。”乔鲁诺回答。


乔瑟夫一副很想笑但是这种事情好像不应该笑于是无法呼吸的样子,用手指对着信标显示屏一顿狂戳,给那艘可疑飞行器连发八条求救信号。


“他们这是劫机,你发再多也没用,”西撒说,“难不成还能指望劫机的人来救你吗?”


乔鲁诺对这个普奇神父是有所耳闻的,之前还在脸书上关注过他,从社交网络上看他是个温和稳重的人,除非这样的人还拥有隐藏的武力值,否则抢劫星舰运输船就是天方夜谭。乔鲁诺隐约觉得事情有蹊跷,迪亚波罗等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被普奇神父带走,要到哪里去?


“他们来了。”乔鲁诺盯着头盔面罩上的GPS,迪亚波罗组的四个光标离自己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听到遥远的空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一搜运输船从高楼林立的远方朝这里飞来,穿过灰烟,越过焦黑的树,最后悬停在水蓝色的激光柱旁边。


乔瑟夫打开了信标的无线电广播,兴趣盎然地对飞行器问:“上面是哪路英雄好汉?”


乔鲁诺又想严肃一点又哭笑不得,走过去追加发送了一条正式语音:“这里是乔鲁诺·乔巴拿准将!‘白金号’运输船请回答!”


运输船没有回答,轰鸣着放下了起落架,稳稳停在地面。舱门打开,门边站着一个手持机枪的金发高大男人。


乔鲁诺整个人一震。


乔纳森对他说过:“请记住这个你认为绝情的男人,总有一天你会回去找他。”这个“总有一天”来得太快太突然,他竟刚刚才产生自己身在原地球的实感,根本没有想过能以这种方式见到那个该被自己称为“父亲”的男人。面前的人一头与自己相似的金发,肩膀宽厚身姿挺拔,一双在照片上看了很久、早就熟悉的上挑眼有着浓密漂亮的下睫毛,嘴唇抿成一条缝,灰扑扑的衣服难掩轩昂气宇。


“初次见面,乔鲁诺·乔巴拿。”


出生二十年来从未谋面的父亲说话了,乔鲁诺唯一无法想象的是他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带着一点鼻音,圆滑而柔韧,有如上等丝绸掠过耳畔,再紧紧勒住咽喉,还没能分清到底是蛊惑还是压迫就已经沉进去。


儿子的沉默给迪奥非常大的压力。这是他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拥有子嗣,紧张之下竟萌生出一种莫名的腼腆情绪。儿子的脸让他久违地回忆起了那个清秀的日本女人,眼睛轮廓重合又分开,相像而疏离。儿子真厉害啊,打拼到了体面的头衔,获得了尊敬;而自己在他的二十年成长期间什么都没有为他做,也不知道受了怎样的教育,愚蠢的JOJO将他照顾得如何。在这种腼腆情绪的催化下迪奥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表情,只能愈发严肃,形成强烈的威压在两人之间来回逡巡。


眼看着气氛已经足以卷起风暴,卡兹走了出来。“有什么话不能上船再说,在地面上干瞪眼喝风?别忘了这是沦陷星球。”


“别担心,附近巡逻队都被我们干掉……哦,真巧啊,卡兹。”乔瑟夫不怀好意地笑着朝运输船走去。


看清来人的卡兹扭头往驾驶舱走:“关门,多比欧把电焊枪给我,我要把门焊死。”


多比欧:“?”


只有特里休清晰冷静,对处境稍作分析后绕过迪奥冲上运输船,找到了坐在墙角一脸怔愣的迪亚波罗。


她摘下头盔,蹲下来抱住男人,等了好一会儿,得到男人僵硬的回抱。


“我的,”乔鲁诺望着迪奥,眼睛里存着不愿被看出来的希冀,“我的本名叫汐华初流乃。”


不合格的父亲们终究是红了脸。


TBC.

评论(28)
热度(29)
© 四十八号阿渣 | Powered by LOFTER